尼爾蓋曼《北歐眾神》:連鎖鏈都能破壞的洛基之子,竟然敗給了一條絲帶?

尼爾蓋曼《北歐眾神》:連鎖鏈都能破壞的洛基之子,竟然敗給了一條絲帶?
Photo Credit:John Bauer@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斯嘉眾神到約頓海姆帶回洛基的三個孩子,其中第三個孩子巨狼芬里爾令眾神都束手無策,原先想要以各種強韌的鎖鏈將之束縛,沒想到最後竟然是用一條絲帶捆住了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尼爾・蓋曼

洛基很英俊,這點他很清楚。人們想喜歡他,也想要相信他,但是,他說好聽是不可靠又自私,說難聽則是刻意傷人又邪惡。他娶了一位名叫西晶的女子為妻,當洛基向她求愛並迎娶她時,她既快樂又美麗,可是,如今她卻總一副在等壞消息的模樣。她替他生下一個兒子,取名納菲,很快又生下了第二個兒子,叫瓦利。

洛基偶爾會消失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家,那時,西晶便會露出一副像在等著接獲最悲慘的噩耗的模樣。不過,洛基會回到她身邊。他會賊頭賊腦、滿心罪惡感——但又好像真的很以自己為傲。

他三度離開,三度返回——他還是回來了。

「我做了一個夢,」睿智的獨眼神說道。「你有孩子。」

「我有個兒子叫做納菲,他是個好孩子,不過我得坦承他並非一直好好聽父親的話;我另一個兒子瓦利則順從乖巧,個性拘謹。」

「我說的不是他們。洛基,你還有另外三個孩子。你一直都偷溜去冰霜巨人的地盤,日日夜夜和女巨人安格玻莎廝混。她替你生下三個孩子。我在睡覺時以心靈之眼看見了他們,我看見他們將是眾神未來最大的敵人。」

洛基不發一語,試著露出羞愧的表情,但只成功露出洋洋得意的神色。

奧丁召喚眾神到他的跟前,以提爾和索爾為首,他告訴他們,他們將要遠行前往約頓海姆,去到巨人之地,將洛基的孩子帶回阿斯嘉。

眾神跋涉到巨人之地,對付一路遇到的重重險阻,終於抵達安格玻莎的城堡。她沒料到他們會來,將孩子留在大廳內玩耍。眾神看見洛基與安格玻莎所生下的孩子,不禁大吃一驚,但他們並未因此打消念頭。他們抓住這幾個孩子,綑綁起來,把最大的孩子綁在一根砍下來的松樹幹上,由眾神分別從兩側一起抬走;他們在第二個孩子的嘴巴套上柳樹做成的嘴套,並在牠的脖子上綁了一條繩子當牽繩;而第三個孩子走在他們旁邊;那孩子一臉陰沉,令人不安。

走在第三個孩子右邊的天神看見的是一名美麗的小女孩,而走在她左邊的天神則努力不去看,因為在他們眼中,看到與他們同行的是個死掉的女孩,皮膚與肉體已腐爛到發黑。

從冰霜巨人之地離開,在回程第三天時,索爾問提爾:「你有沒有注意到一些什麼?」他們晚上在一小塊空地紮營,提爾用大大的右手搔弄洛基第二個孩子毛茸茸的脖子。

「什麼?」

「巨人沒有跟在我們後面。甚至連這些傢伙的母親都沒有跟在我們後面。感覺像是他們正希望我們把洛基的孩子帶離約頓海姆。」

「你說的是什麼傻話?」提爾說,但就在他說這句話的同時,儘管火堆溫暖,他還是打了哆嗦。

他們又辛勤跋涉了兩天,回到奧丁的大殿。

「這些就是洛基的孩子。」提爾簡要地說。

洛基的第一個孩子被綁在一根松木上,牠現在的身長已超過這根樹幹。牠名為耶夢加得,是條大蛇。「我們把牠帶回來的這幾天內,牠又長長了很多。」提爾說。

索爾說:「小心點。牠會吐出灼熱的黑色毒液。牠之前就朝我吐過,不過我沒被噴到。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會把牠的頭綁在樹上。」

「牠只是個孩子,」奧丁說。「而且還在繼續長大。我們要把牠送到無法傷到人的地方。」

奧丁把大蛇帶到一切陸地之外,到圍繞米德嘉的海邊,他在那裡放走了耶夢加得,看著牠蜿蜒滑入海浪之下,蜷曲繞圈再游開。

奧丁的獨眼看著牠逐漸消失在地平線外,心中暗暗懷疑自己做的到底對不對。而他真心不曉得。他依照夢境預示去做,然而,即便是對最有智慧的天神,夢境知曉的遠比透露的要多。

大蛇將會在世界海洋的灰色水域下不斷成長,大到身體繞地球一圈。人們會稱耶夢加得為「米德嘉巨蛇」。

奧丁回到大殿,命令洛基的女兒站出來。

他仔細看著女孩:女孩的右側臉蛋粉嫩白晰,眼睛顏色承襲洛基的翠綠,嘴脣飽滿紅潤;女孩的左臉皮膚坑坑巴巴,又有細紋,因是死屍,所以瘀血而腫脹,盲眼腐爛蒼白,無脣的嘴乾乾癟癟,蓋在深褐色的牙齒上。

「丫頭,他們怎麼叫妳?」眾神之父問道。

她說:「眾神之父,若您不見怪,他們叫我海爾。」

「妳這孩子很有禮貌,」奧丁說。「的確是彬彬有禮。」

海爾沒說話,只用她的一隻綠眼看著他,那眼如碎冰般銳利;另一隻蒼白的眼睛則了無生氣、崩壞死寂。他在她身上看不見恐懼。

「妳是活人?」他問女孩。「還是屍體?」

「我只是我,是海爾,是安格玻莎和洛基的女兒,」她說。「我最喜歡死人。他們很單純,對我說話必恭必敬。活人一看到我就厭惡。」

奧丁仔細考慮該怎麼處置這名女孩,他記起自己的夢境,然後說:「這個孩子將掌管黑暗世界最深處,統治九個世界的亡者。若統領未英勇戰死、因疾病或老年而亡,因意外或早夭而死之人,她會成為他們的女王。打仗時身亡的戰士永遠都會來到英靈殿瓦爾哈拉,但因其他緣由殞命的亡者將成為她的臣民,在黑暗中服侍她。」

自從她被天神從母親身邊帶走,名叫海爾的女孩第一次以一半的嘴巴露出笑容。

奧丁帶著海爾往下,去到沒有光的世界;他領她參觀未來接見臣民的廣大殿堂,看著她替自己的東西命名。「我會將我的碗稱作『飢餓』,」海爾說。她拿起一把刀。「這是『饑荒』。我的床將叫做病床。」

現在,奧丁替洛基與安格玻莎所生的兩個孩子做好安排。一個在海洋,一個在大地底下的黑暗之處。但第三個孩子要怎麼辦?

他們把洛基第三個、也是最小的孩子從巨人之地帶回來時,牠的體型還只是幼犬那麼大,提爾會搔弄牠的脖子和頭,和牠玩在一起,並暫且將牠的柳樹嘴套拿下來。牠是一隻幼狼,有著灰黑色的獸毛,雙眼呈現深黃色。

wolf
Photo Credit: MIKI Yoshihito@Flickr CC BY 2.0

幼狼吃生肉,但牠像人一樣說話,說的是人類和天神使用的語言。牠對自己很自豪。這隻小野獸名叫芬里爾。

牠也一樣發育迅速。前一天的體型還是一匹狼,隔天就長成穴熊大小,接著就變得像大麋鹿一樣大。

除了提爾之外,所有天神都很怕牠。提爾依舊和牠一起玩耍打鬧,他一個人天天餵狼吃肉,野獸的食量一天比一天大,每天都在成長,變得更凶猛、更健壯。

奧丁心中有著不祥的預感,一日日看著狼孩子長大。因為在他的夢裡,狼就出現在世界末日之際。在他所有關於未來的夢境裡,最後看見的都是芬里爾之狼澄黃色的雙眼與尖銳的白牙。

眾神召開會議,決定將芬里爾綁起來。

他們在天神的冶煉房裡打造沉重的鎖鍊和鐐銬,將做好的東西帶去找芬里爾。

「你看!」天神說,語氣像在提議玩什麼新遊戲。「芬里爾,你長得真快。現在該來測試你的力量了。我們有最堅固的鎖鍊和鐐銬。你認為你可以打斷它們嗎?」

「我想我可以,」芬里爾說。「把我綁起來吧。」

諸神將粗大的鎖鍊繞在芬里爾身上,並用鐐銬銬住牠的腳掌。在他們忙碌的同時,牠一動也不動地等著。天神將巨狼綁起來時彼此相視而笑。

芬里爾掙扎著,伸展四肢筋骨,鎖鍊如枯樹枝般「啪」一聲折斷。

巨狼對著月亮嚎叫,聲音中充滿成功與喜悅。「我打斷了你們的鎖鍊,」牠說。「別忘記這件事。」

「我們不會忘記。」眾神說。

隔天,提爾帶肉去給狼吃。「我弄斷了鐐銬,」芬里爾說。「我輕輕鬆鬆就弄斷了。」

「你的確如此。」提爾說。

「你想他們會再次考驗我嗎?我長大了,而且一天一天變得越來越強壯。」

「他們會再度考驗你。我願意用我的右手打賭。」提爾說。

狼還在長大,諸神待在打鐵間鑄造一組新鎖鍊。對普通人而言,就連鎖鍊的每一環都重得拿不起來。天神以他們所能找到最堅硬的金屬打造這條鎖鍊:那是大地的鐵,混合從天落下的鐵。他們將這條鎖鍊命名為卓洛米。

天神拖著這條鎖鍊去芬里爾睡覺的地方。

狼睜開眼睛。

「又來?」

天神說:「假如你能掙脫這些鎖鍊的桎梏,每一個世界都將知道你的名望和力量,你將獲得榮耀。假如這樣的鎖鍊都綁不住你,那麼,你的力量將遠勝任何一位天神或巨人。」

芬里爾對此點頭同意,牠看著這條名為卓洛米、前所未有最堅固的鎖鍊。「沒有危險就沒有榮耀。」狼過了一會兒說:「我相信我能打斷鎖鍊。把我用鍊子捆起來。」

他們用鍊子捆住牠。

巨狼伸展身體掙扎,但鎖鍊仍紋風不動。諸神互視,眼裡露出大事已成的光芒,但巨狼開始不停扭動翻滾、四肢亂踢,伸展每一吋肌肉和肌腱。牠閃爍著雙眼,露出牙齒,嘴邊冒出泡沫。

牠一邊扭動,一邊怒吼。牠用盡全身力氣掙扎。

眾神不自覺往後退,這是正確的選擇,因為鎖鍊開始斷裂,然後猛一瞬間整條斷掉,碎片四散空中。在未來的歲月裡,天神會在山邊或樹幹邊上發現插在裡面的鐐銬碎片。

「呀哈!」芬里爾大喊,像狼又像人一樣勝利嚎叫。

狼觀察到,那些看牠掙扎的諸神並不樂見牠的勝利。就連提爾也不高興。洛基之子芬里爾不禁思索起這件事,以及其他事。

而巨狼芬里爾一天比一天更感到飢餓。

奧丁沉思、反覆琢磨。密米爾之井的智慧歸他所有,還有奉上自己吊掛在世界樹上得到的許多知識。最後,他喚來弗雷的使者,光之精靈史基尼珥,他描述了一條稱為葛雷普尼爾的鎖鍊。史基尼珥騎馬穿過彩虹橋來到史瓦托海姆,帶著要給矮人的指令——關於如何製作一條前所未有的鎖鍊。

矮人聆聽史基尼珥說明委託內容,全身顫抖地開出價碼。儘管矮人開出的價格不斐,但由於這是奉奧丁指示進行,史基尼珥答應下來。矮人收集了他們需要用來製造葛雷普尼爾的材料。

以下是矮人收集的六樣東西:

第一是貓的腳步。
第二是女人的鬍子。
第三是山根。
第四是熊的肌腱。
第五是魚的氣息。
第六,也是最後一項,鳥的唾液。

這裡所說的每樣東西都是要用來製作葛雷普尼爾的。(什麼?你說你沒看過這些東西?你當然沒看過。這些是矮人專門拿來製作工藝的。)

矮人完工後,交給史基尼珥一個木盒。盒裡擺著一條看起來像長絲帶、摸起來光滑柔軟的東西。簡直像透明的一樣,幾乎沒有重量。

史基尼珥將盒子帶在身邊,回到阿斯嘉。他很晚才到,太陽那時早就下山了。他向眾神展示從矮人作坊裡帶回的東西,眾神看了,嘖嘖稱奇。

眾神一起前去黑湖的岸邊,他們呼喚芬里爾的名字,牠便跑來,就像一隻狗在名字被叫喚的時候一樣。眾神看到牠時,立時讚嘆牠是多麼魁梧、多麼強健有力。

「有什麼事嗎?」狼問道。

「我們得到一條最堅韌的繩子,」他們告訴牠。「就連你都弄不斷。」

狼信心滿滿。「我可以打斷任何鎖鍊。」牠驕傲地對他們說。

奧丁張開掌心,秀出葛雷普尼爾。它在月光之下閃閃發亮。

「那個?」狼說。「根本不算什麼。」

眾神拉扯這條帶子,對牠展示這條帶子有多麼強韌。「我們弄不斷。」他們對牠說。

狼瞇眼細看他們所拿的絲帶。帶子閃耀得像蝸牛走過的痕跡,或映照在波浪上的月光。牠轉過身去,沒有一點興趣。

「不行,」牠說。「拿真正的鎖鍊來給我。真正的鐐銬,要重的、大的,讓我可以展示真正的力氣。」

「這是葛雷普尼爾,」奧丁說。「這比任何鎖鍊或鐐銬都更堅固。芬里爾,你害怕嗎?」

「害怕?我一點都不怕。但是,要是我弄斷這種帶子的話會怎樣?你認為我會變得舉世聞名嗎?人們會聚在一起說:『你知道芬里爾狼有多麼強而有力嗎?牠的力氣無與倫比——牠弄斷了一條絲帶!』對我而言,弄斷葛雷普尼爾沒有榮耀可言。」

「你害怕了。」奧丁說。

巨獸嗅嗅空氣。「我認為這當中有陰險奸計,」狼說。牠的琥珀色眼睛在月光下發亮。「雖然我認為你的葛雷普尼爾可能只不過是條絲帶,但我不會同意你在我身上綁這條帶子。」

「你不同意?那個打斷有史以來最堅固、最粗大的鎖鍊的你?你怕這條帶子?」索爾說。

「我什麼都不怕,」狼咆哮。「 在我看來,是你們這些渺小的動物怕我。」

奧丁搔搔他的長鬍子下巴。「芬里爾,你不笨。但我們沒有陰謀詭計。不過我了解你為何遲疑,只有勇敢的戰士才會同意被綁上一條自己弄不斷的帶子。身為眾神之父,我向你保證,假如你弄不斷這帶子——這就像你說的,名符其實只是條絲帶——那麼我們天神就沒有理由怕你。我們會釋放你,讓你走你自己的路。」

狼發出一聲長長的怒吼。「眾神之父,你說謊。你說謊就像人呼吸一樣自然。如果你打算要用我掙不斷的帶子把我綁起來,我就不相信你會放我自由。我認為你要把我留在這裡,我認為,你打算拋棄我、背叛我。我不同意在我身上綁上那條絲帶。」

「勇敢又漂亮的大話你倒是說得好聽,」奧丁說。「巨狼芬里爾,你用這些話來掩飾你有多麼怕被證實是懦夫。你害怕被綁上這條絲帶。現在不必再多做解釋。」

狼吐出舌頭,放聲大笑,露出鋒利的牙齒。每根都像人的手臂一樣長。「不要質疑我的勇氣,至於這當中沒有陰謀,我要向你發出挑戰。假如你們有人願意把手放入我的嘴裡,你們就能把我綁起來。我會輕輕用牙齒含住手,但不會咬下去。假如沒有陰謀,當我掙脫絲帶的束縛,或你們釋放我,我就會張開嘴巴,這個人的手就不會受傷。就這樣。我發誓,假如有人願意把手放在我嘴裡,你們就能用那條絲帶把我綁起來。好了,誰的手要放進來?」

眾神彼此面面相覷。巴德爾看看索爾,海姆達爾看看奧丁,海尼邇看著弗雷,但沒有人動。然後,奧丁的兒子提爾嘆口氣,往前站,舉起右手。

「芬里爾,我會把我的手放進你嘴裡。」提爾說。

芬里爾躺趴在他旁邊,提爾把右手放進芬里爾的嘴裡,就像他以前在芬里爾還像小狗、兩人玩在一起時那樣。芬里爾輕輕用牙齒含住提爾的手腕,沒有傷到他一絲皮膚,他閉上眼。

天神用葛雷普尼爾把牠綁起來,像是一道發亮的蝸牛爬行痕跡繞住巨狼,綁住牠的腿,使牠動彈不得。

「好了,」奧丁說。「現在,巨狼芬里爾,弄斷綁住你的帶子。向我們展示你的力氣有多大。」

巨狼伸展身體,掙扎亂動;牠推著、拉緊每條神經和肌肉,拉扯綁住自己的絲帶。但每掙扎一次,這個任務似乎就變得更加困難。每拉扯一次,那閃閃發亮的絲帶就變得更緊。

眾神起先竊笑,接著咯咯笑出來。最後,當他們確定這頭野獸已經動彈不得,他們沒有危險,便放聲哈哈大笑。

只有提爾沉默不語。他沒有笑。他感到巨狼芬里爾鋒利的牙齒頂著他的手腕,感到牠的舌頭頂著他的掌心,感到手指上的溼潤及溫暖。

芬里爾停止掙扎。牠趴在那裡不動。假如天神要釋放牠,現在早就動手了。

但天神只是笑得越來越大聲。索爾聲如洪鐘地狂笑,每次都比雷聲還更大,其中也夾雜了奧丁的乾笑,還有巴德爾銀鈴般的笑聲......

芬里爾看著提爾,提爾勇敢地看著牠,然後閉上眼睛,點點頭。「咬吧。」他輕聲說。

芬里爾咬下提爾的手腕。

提爾沒有發出聲音,只是用左手握住右手被咬斷的地方,盡可能用力緊握,減緩血滲出的速度。

芬里爾看著眾神拿著葛雷普尼爾的一端,穿過一塊和山一樣巨大的石頭,綁在地底下;接著看著他們拿起另一塊岩石,將石頭敲入比最深的海洋還深的地底。

「奸詐的奧丁!」巨狼大叫。「假如你沒有欺騙我,我會成為眾神的朋友。但你的恐懼背叛了你,眾神之父,我會殺了你,我會等到世界毀滅之際,那時我會吃掉太陽、吞噬月亮。但殺你會讓我享受到最大的樂趣。」

天神小心翼翼不要接近芬里爾的腳掌範圍,但當他們將石頭敲得更深,芬里爾扭過頭朝天神猛咬,最靠近他的天神鎮定又沉著,將劍扔進巨狼芬里爾的上顎,劍柄卡在巨狼的下顎,撐開牠的下巴,防止嘴巴闔上。

他們聽不清巨狼的怒吼,口水從牠嘴裡傾瀉流出,形成一條河。假如你不知道那是一匹狼,可能會以為是一座小山,有條小河從洞穴口流出。

天神離開唾液之河往下流進漆黑湖泊的地方,他們沒有說話,但等到他們到了相當遠的距離,又是一陣大笑。他們相互拍拍背,露出大大的笑容——是那種認為自己的確做了一件很聰明的事才會有的笑。

提爾既沒微笑,也沒大笑。他用一塊布緊緊包住手腕被咬斷的地方,與眾神一起回到阿斯嘉,沒有把內心的想法告訴別人。

以上就是洛基的孩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北歐眾神》,木馬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尼爾・蓋曼(Neil Gaiman)
譯者:沈曉鈺

知名作家尼爾・蓋曼出道二十餘年,在出版無數暢銷作後,回歸創作初衷,化身說書人,對讀者重述影響他最深的靈感來源――北歐神話。尼爾・蓋曼從大地仍一片荒蕪、萬事萬物仍不存在的時刻說起。他描述奧丁與其手足的出生,以及他們為了擁有宇宙、生命與未來,殺死困住自己的巨人;他寫到奧丁創造人類,並創造供人類居住的米德嘉世界,並為求取智慧獻上一眼。蓋曼寫下索爾每一次勇敢的冒險,每一個魯莽的決定,還有那柄得心應手的戰鎚從何而來。當然,他也沒有忘了洛基――謊言之神、詭辯之神。假使洛基決定與你結盟,你將感到幸運;若你不幸與他為敵,你將後悔萬分。

跟隨蓋曼的文字,你會感到自己彷彿順著世界樹的樹根,造訪北歐神話中的九個世界;你可以感受阿斯嘉震懾神與人的氣勢,畏懼行走於約頓海姆間的冰霜巨人,讚嘆居住在奧弗海姆的光明精靈的美貌,或因不敢直視地底的亡者國度而別開眼神。最後,當諸神的守護者海姆達爾吹響號角,「諸神黃昏」――世界終結之時即將來臨。無論眾神身在何處、無論他們睡得有多沉,一定會醒來,整裝前去參與這最後的一戰。眾神注定一死,然而,唯有死亡使所有生命變得可能。這就是結束。但新時代也將在結束之後來臨。

北歐眾神
Photo Credit: 木馬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彭振宣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