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事】我11歲切去了右腳,試學游泳改變了一切

【香港故事】我11歲切去了右腳,試學游泳改變了一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當初我沒有作出嘗試,必定沒有今天的成果。

我是小平,現職設計創作主任,亦是一個運動員。太太是聽障人士,我們有一個兩歲小朋友。我在鯉魚門三家村出生,家庭環境普通,有一個姊姊,父母需要外出工作。在我三歲時搬到紅磡,後來獲編配富山邨公屋。

一次交通意外

在六年班時遇到一次交通意外,令我失去了一隻右腳和失聰。

意外發生在剛剛考完升中試時,我與一班同學由富山邨步行往彩虹邨買魚蛋吃,在彩虹邨十字路口過馬路時被泥頭車撞倒,令我的右腳受到重創及當場昏迷,隨後立即被送往醫院急救。

媽媽跟我說最初兩天情況很危急,輸了很多血,因為傷勢非常嚴重,右腳需要截肢,手術後過了兩天才甦醒。當時只得11歲,所以還不懂得為未來擔心,只是覺得很疲累。

截肢後需要輸入大量抗生素,當時對抗生素的使用量沒有嚴格規管,但過量的抗生素影響了我的聽覺,而且發現得太遲,令我慢慢變成失聰,實在是雙重打擊。

在醫院住了一年才能夠康復,我亦需要繼續讀書,當時還有少許聽力,但右腳已經截肢,所以要到特殊教育學校上學,亦需要重讀六年班。

放棄學業

升中學時,入讀何文田官立中學,當時學校中一至中三,設有聽障人士班,老師會用口語和手語教學,到中四便需與普通學生一起學習,但升讀中四要符合要求,必須考取頭一、二名才可以升級,結果我考第四,只可以到聽障學校升讀中四,我亦不希望在原校重讀中三,最後選擇入讀工業學校。

自從意外後我的情緒一直很低落,亦缺乏自信心,當時思想還未成熟,所以不在乎讀書,只想盡快踏進社會工作。與家人商量後,便決定放棄學業,但我的傷殘程度根本不適宜太早出來工作。

我十分喜歡美術,在工餘時報讀了4年工商設計文憑,希望能成為美術設計師。後來我進入了設計行業,發覺美術設計是很著重設計師的名氣,工作了一段長時間後,對這個行業也有點失望。

學習游泳

爸爸於九十年代末,在東涌購置了居屋,一家人便搬往東涌居住。當時我已經失業了一段時間,因居住的地方接近海灘,我常常獨自前往海灘散步,忽然間我有學習游泳的念頭。

學習游泳期間我非常勤力,半年後得到教練賞識,挑選我成為游泳運動員,後來更獲選參加殘疾人士亞運會,雖然沒有拿到奬牌,但能夠參與其中我已經非常高興。

之後我接觸了划艇,很幸運,能夠成為划艇選手代表香港到外國比賽,亦曾經參加亞洲城市划艇大賽獲得銀牌。因為不想只局限於參加傷殘人士運動比賽,於2003年開始參加十公里長跑,慢慢地其他人也漸漸認識我,到現在已經13年。

結識太太

在2000年時失業,所以有很多空閒時間,我前往聽障中心當義工,在那裡結識了我的太太,她是中心的義工,亦很喜歡長跑,因為大家志同道合,我們慢慢發展成為情侶,並於2011年結婚。

我從來沒有想過當運動員,學習游泳也是抱著嘗試的心態,但如當初我沒有作出嘗試,必定沒有今天的成果。

本文章獲Hong Kong Stories(香港故事)授權轉載,原文請參看他們的Facebook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