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工作文化」把勞工變成「自願奴隸」,忙碌取代休閒成為「榮譽勳章」

「過度工作文化」把勞工變成「自願奴隸」,忙碌取代休閒成為「榮譽勳章」
Photo Credit: flik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交媒體可以跨越時空的限制,讓我們的社交生活更豐富,但它也悄悄地將工作偷渡進我們的自由時間。這本書點出了現代人忙得沒有覺察到的現實:就算科技再方便,資訊再容易取得,若你無法擁有時間的自主權,你終究得不到自由,甚至覺得時間被剝奪。

文:茱蒂・威吉曼 (Judy Wajcman)

陪孩子的時間

對有孩子的人來說,他們最想運用自由時間的方式就是陪兒女。我們想跟自己的小孩有足夠相處時間,也想要有「優質相聚時光」。比如,霍奇查爾德宣稱家庭時間被漫長的有薪工時擠掉了。事實上時間運用資料顯示,父母挪來陪孩子的時間比以往更長。各國資料雖有些差異,但整體來說就算工時更長,家長仍會花更多時間陪孩子。怎麼會這樣呢?

在《美國家庭生活改變的節奏》(Changing Rhythms of American Family Life)一書中,作者蘇珊.畢安奇(Suzanne Bianchi)、 約翰.羅賓森(John Robinson)和梅莉莎.米爾基(Melissa Milkie)談論了時間壓力矛盾的這一面:「儘管父母與孩子相聚的時間在多年來維持穩定,近半數美國父母仍覺得花在孩子身上的時間太少。」我們會看到,解答在於密集式養育(intensive parenting)的文化概念,外加緬懷傳說中昔日更多的美好相聚時間。不過,我在這裡先報告這些作者對時間感受廣泛調查而得的結果。

在職母親當中,近半數(百分之四十七)覺得自己花太少時間陪孩子,而無就業的母親僅有百分之十八持相同感受。在職母親也最有可能感覺到最多時間壓力,而且會持續一心多用。已婚父親感覺「永遠忙碌」的機會則低上許多。作者們發現父母感覺自己「時間太少」的比率有很大的不同;有這種感覺的已婚父親占百分之五十七,在職母親則占百分之七十五。而且已婚母親希望有更多時間跟丈夫獨處,已婚父親卻希望有更多時間陪小孩。

所以是父母保留了時間給孩子嗎?有個更常見的解釋是,大多家事都機械化了,我們會在第五章探討這個論點。我們在這邊只需曉得,花在家事上的時間其實看不出戲劇化的減少,但時間組成的確有顯著轉變,從例行家事(煮飯和打掃)轉到養育兒女、還有購物跟零工。但各類無酬勞家庭勞動的總時數,在二十世紀依舊維持恆定。

主要改變來自職場女性自身,她們投入勞動人口時就減少了在家做無薪工作的時間。但她們沒有間接比照領薪職的時間減少家事時數;儘管她們的男性伴侶提高了自己做家事的時間,這卻不足彌補女性減少的家事時數。於是結論是,雙薪家庭裡的無薪家庭勞動時數相當少——可是女性的職場工時與無薪家庭工時加總起來,居然比一般無工作女性的家庭勞動總時數高出許多,每周一般多出十九小時,也比一般父親多五小時。職場女性不論跟男同事或全職家庭主婦相比都忙碌許多。

甚至,會根據孩子數量和年紀調整工時的人,主要也是女性。女性就業時間會在第一個孩子誕生後降低,然後會在生下其他小孩時繼續削減工時。父親卻傾向(假如會的話)在孩子出生後增加就業工時。所以男女分配時間的決策不同,部分是依據自我選擇,部分則是出自體制力量和文化壓力。這些差異在近年來變少,但母親們調整作息的幅度仍持續多過父親們。於是母親身分仍帶有薪資懲罰——在幾乎每個已發展國家中,母親的工資都低於父親。

女性會讓自己融入家庭時間,這在她們對時間的應變中就可見一斑;已婚女性希望自己能有更多時間,因為她們已經配合待在孩子身邊。人們對父母職責的文化期望依然很高,母親也越來越常把孩子和家庭擺在優先、並犧牲自己的需求。整體來說,看來父母會為了養孩子而盡可能犧牲自己,就算他們的時間有其他需求、某些家庭的資源很有限也一樣。但這些家長仍然感覺自己做得不夠。

就像前面提過的,這些時間壓力感之所以存在,主要是當好父母的期望標準變了。在勞動階級和中產階級母親當中,好母親的定義是對孩子無限制投注時間跟資源。家庭變得越來越小時,孩子就成為中心焦點,並被認為需要勞力極度密集的照顧。文化中的理想母親就應當全心全意投入——女性被期望犧牲事業、休閒時間與其餘有必要的一切來讓孩子茁壯。

父親們被期望投入一樣多的努力養育兒女。在二十世紀下半,我們可以看見男人對於育兒、以及對更概括的男子氣概觀念有了戲劇化轉變。但儘管人們同意平等主義式的家庭關係,卻並未完全反映在男性行為上。比如,父親花在孩子身上的時間大幅增加,但周末的增幅是平日的三倍,這使得他們平日回去上班時,例行育兒責任就丟給配偶。此外父親沒有取代母親的時間——母親在父親照顧孩子的大多數時間也在場。雖然全家相聚的時間最值得珍惜,這卻導致休閒時間產生性別差異,我也會在後面指出這點。

最後,女性身為家庭負責人的角色,也使她們經常有更忙的感覺。她們得管理孩童生活和家庭這類複雜事務、就算離開家時也一樣,這「或許亦能解釋父親與母親在幾個方面存在的巨大性別差異——像是感覺自己需要更多時間、感覺忙碌、以及感覺得同時做超過一件事。」母親對時間壓力的主觀感受,有可能源自她們必須繼續安排家庭生活;時間運用日誌的線性資料很難捕捉到這種現實。

這些作者的論點是,我們得擺脫(有薪和無薪)工時的量化,以便討論時間意義和時間體驗更微妙的面向與性質。作者們提議,我們得探索時間如何安排和實踐,還有時間的生活體驗有多密集。我會在下面概述造成時間匱乏的三種不同機制。不過,我們先來更概括地探討文化中的忙碌意涵。

文化加速:忙碌人生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