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風格、兩種溫度:談李真的雕塑

兩種風格、兩種溫度:談李真的雕塑
Photo Credit :李真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地緣的文化、思潮與藝術,在全球化的脈絡下,彼此就像毛細管一樣相互滲透,還看李真多年來的創作,實則體驗出藝術家獨特且具宗教思想的創作模式。

最近台北當代藝術館(Moca Taipei)展出台灣藝術家李真的個展「世:一場自願非願的遊浮」(下稱「世」),為藝術家繼2013年在台北展出「華人藝術紀:李真文獻展」以後,再次重返台灣本土展出的個展。是次展覽可稱得上藝術家一次較為完整的創作記錄,展出多件李真多年來涉獵不同範疇的雕塑立體作品,策展人吳洪亮將這次戶外與室內展覽劃分為成四部分,透過展覽梳理及歸納出藝術家一直以來的創作脈絡、物料運用等特色、轉化與議題。

李真之於國際藝術舞台以及為人所熟悉的創作風格,還說2007年第52屆威尼斯雙年展「虛空中的能量」,展示出一系列銅製雕塑,作品富極強的東方思想與視覺元素,運用中國墨色生漆手法製作成體積龐大、充滿圓潤比例身形的孩童(佛)造像,親切可愛的造型卻不失氣勢。繼後外型一脈相承的《大氣神遊》系列,帶有很強現代主義的氣息,表面處理亦相當細緻,神、佛造型更添人性,並與浮雲、牡丹等造型結合。

另一個著名的系列《青煙》,李真將無形的雲霧實體化,製作成介於抽象與具象間的人形雕塑,雕塑之重與造型上的輕構成強烈對比,也成為藝術家獨特的創作手勢。繼後2008年於中國北京798藝術區展出的「神魄」,金色圓潤的造像更幾近成為藝術家創作中標誌式的形象。在不少人眼中,這方面的創作或許充滿著東方主義的色彩,亦很容易指涉到佛教的閱讀脈絡裡,因此引來不少國際媒體的關注,同時既定了藝術家之於大眾心目中的創作風格,卻似乎忽略了李真另一系列作品中展現的原始氣息。

_李真
Photo Credit:李真提供
李真,《站立的靈魂》,2017,木材、鋼板,304.5×214×809.5cm。
2_09
Photo Credit:李真提供
李真,《何處》,2013,木材,43.9×32×70cm。

還原根本

直觀李真的作品,純粹觀察當中的物料、表面處理,以至肌理的表達方式,例如如何利用肌理與色澤對比營造出不同的視覺刺激與感覺,在形態與空間上如何構成輕盈之感與張力,再看他《不生不滅》與《凡夫》系列的作品,則由雕塑具功能性的基本步驟如泥塑、運用木頭骨架的過程化成創作及藝術表達的一部分,也可視為藝術家在將隱藏於創作過程背後的精神轉化,並彰顯到作品之上。

單看這些元素,足以察覺藝術家對雕塑、物料性質的熟悉程度極高,審美的視角傳統穩健卻不守舊,雕塑手藝與藝術家意念一致。誠然,李真創作的自覺意識很強,能將意念梳理成不同的系列的創作。如論者龔向華(Dimitri Bruyas)早就將李真不同面向與時期的創作,鉅細地歸納出李真在各創作階段中不同系列的特性,展現出各系列作品由入世到出世的觀念,那種觀念就如西方思維中現實(reality)到精神性(spirituality)的層面。

李真_組圖-01
Photo Credit :李真提供

(左)李真,《蒼生》,2012,黏土、木材,67×128×192cm。
(右)李真,《牡丹》,2013,銅,217×205×236cm。
《蒼生》陶泥的裂紋跟《牡丹》、《烟花》光滑的表面處理很不一樣

要是了解藝術家的創作意念,便不難發現「世」一展中有趣的地方:在面對遊人大街的戶外,展出的多是一些較為精神性的作品,如《牡丹》(2013)(《大氣神遊》系列作品)展示出脫離母體、對於「生」的想像,而室內則展出一些較為貼近現實層面的作品,如《蒼生》(2012)中毫不避諱展現出淘泥這種原始物料,陶泥柔韌的物性有利呈現凡夫的各種百態,並展示出當中乾裂的紋理。在室內特別設計下的燈光,更能準確地呈現雕塑肌理中的原始感;作品中痛苦的情緒,亦能從雕塑的視覺元素中展現出來。這種策展上造成的反差,似乎想將觀眾的眼光先帶到形而上的位置,再拉觀眾微觀人性百態。

《不生不滅》與《凡夫》這兩個系列的作品,跟藝術家一些帶強烈精神性的雕塑有著迥異的創作路徑,作品的媒材由銅轉為木頭、繩索、陶泥等脆弱的物料,將精緻的流線與光滑的表面抽起;取而代之的是雕塑的表面留下不少原始處理方法下,甚至是刻意的「傷痕」,例如強調陶泥乾裂的狀態,或是將雕塑中根本的骨架轉化成作品的外觀,並在氧化過程中展現出時間性,間接將情感強烈地表達於雕塑處理中。

故此,不難發現作品展現出人性的各種滄桑狀態,如「世」中一件戶外作品《橡皮人》(2012)(《凡夫》系列),對於近代雕塑而言也是一件非常可觀與上乘的作品,從外型上看似抽象且身形拉長、扭曲的人體造型,營造出不穩的狀態,作品中的「動」與體積的大構成強烈對比,運用彈性的素材與主題的配合,肌理上的參差不齊與裂痕予人一種存於俗世之感,與黑色生漆圓滑的銅像帶來截然不同的觀感。

1_38
Photo Credit :李真提供
李真,《橡皮人》,2012,矽利康、鋼板 ,408×188×396cm。
1_23
Photo Credit :李真提供
李真,《草民之二》,2012,複合媒材, 220×85×70cm。

銅製偏冷的溫度與木頭陶泥讓人感到溫暖,同理,圓滑流線中的純粹與粗糙裂紋予人的原始感覺,除了視覺對比外,物料予人的感覺與溫度也不盡相同,讓觀眾切身的觀感中產生出不同的距離感,這種微妙的變化就像你面對神像與日常物件一樣。當你站在《大氣神遊》系列中銅像,就算是造型可親,仍存在著人與藝術間的距離感;然而放到玻璃箱中的《草民之二》(2012),這作品由混合媒介製成的人骨,當觀眾凝視著作品時,就算隔著玻璃箱亦會產生通感。

我們觀看、感受李真的作品時,很容易將李真的藝術實踐與創作概念約化成東西兩方思維的互涉,但是這種論述仍舊過於概括。例如東方的哲學思潮其實相當多元,儒釋道三家對於精神性的理解,以及其各自如何影響藝術發展也不盡相同。同理,在亞洲的當代藝術的發展與論述中,早就希望脫離從屬於西方藝術的認知架構,讓論述回歸到自身的文化本位。自1990年代以後,就算是西方的學者也意識到藝術所呈現的現代性不一定以西方為中心,每一個地緣都傳承了自己的藝術與思想,而不同地緣的文化、思潮與藝術,在全球化的脈絡下,彼此就像毛細管一樣相互滲透,還看李真多年來的創作,實則體驗出藝術家獨特且具宗教思想的創作模式。

展覽資訊

名稱:「世」一場自願非願的遊浮:李真個展
時間:2017/07/01-2017/08/27
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市大同區長安西路39號)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