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網查我啊,你這個王八蛋!——不想被敲竹槓?你需要「海豹好朋友」

上網查我啊,你這個王八蛋!——不想被敲竹槓?你需要「海豹好朋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海豹,我們這整個訓練裡會有伸展拉筋的練習嗎?」我問。他的兩道眉毛先往上揚,接著臉色瞬間往下沉。海豹朝我走了兩步,非常近地靠向我,我可以感覺到和聽到他鼻孔的呼吸聲。我想我侮辱到他的專業了。

文:傑西.伊茨勒

在參加一場二十四小時的極限馬拉松賽時,傑西見到了真人版的「神鬼戰士」、美國海豹特戰隊員:海豹。他被海豹在參賽時的堅強與專注所吸引,於是力邀對方前來紐約與自己同住,展開為期一個月的體能魔鬼訓練。而海豹只有一個條件:沒有任何限制,只能say YES。

去啊!上網查我啊!你這個王八蛋!

我不喜歡坐享其成。你最好努力點,不然咱們不會處得太好。

─海豹

我接到去康州的房子檢查蒸氣間磁磚的水管工人打來的電話。

「喂,是伊茨勒先生嗎?」

「我就是。」

「請告訴那位先生我沒有上網查你的資料,還有如果你住在南布朗克斯區的話,我就報同樣的價格給你。」

「你說什麼?」

「我不想惹麻煩,可是我想要告訴你我已經聯絡律師了。」

「什麼?」

「我給你打七折。」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好吧,打六折,真要命!你可以讓我賺點錢糊口嗎?我也是有家要養的人哪!」

「蛤?」是他掛電話前我只能說的。

原來是海豹對水管工人報的價格有意見,指控他事先上網調查過資料,弄清楚我們的身價和主要的住宅在哪裡,然後試圖根據這份資料對我們大敲竹槓。海豹向水管工人表達不悅的方式是用拳頭捶磁磚,捶到磁磚開始破裂,一面大吼:「你上網查過他們了!你查過他們了!好啊,那上網去查一查我吧,你這個王八蛋!」

「我不想惹麻煩。」水管工人在電話上說:「拜託拜託,我求求你了。」

訓練第九天:保持缺氧狀態

接受訓練,以應付不可預料的情況。

─海豹

才過一星期多一點......正確來說是九天,可是感覺海豹好像已經跟我共同生活了十五年之久。這話的意思不是說我們交換友情手鏈什麼的,但是我確實覺得自己對他有多一點點的了解。他晚上很多時候還是都待在房間裡,但是感覺有比較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了。

我今天醒來時全身酸痛,或者該說是僵硬才對。我從來不做伸展拉筋的動作,而且說老實話,我跑了這麼多年也從沒認真拉過筋,賽前不做,賽後也不做,我並不是排斥拉筋,只是這並非我的強項。可是今天我得搞清楚才行。我正處於狀似僵硬的緊繃狀態中,身體無法正常動彈。我想伸手去按嗶嗶響的鬧鐘,可是手臂根本無法呈九十度角彎曲,它卡在一個假想的臂懸帶裡了。

我的兩隻手得交纏在雙腿下方,用力把腿「丟」下床才有辦法起床,而且基本上我必須匯集足夠的動能,才能把兩條腿先甩到床邊,再放到地面。這兩條腿就是這麼僵硬。

救人啊!

在床上坐起來後,我彎下腰想要雙手觸地,但是雙手只勉強過膝,我因此意識到海豹從來不做任何伸展拉筋的動作。我們練身體時都是說跑就跑,開跑前沒有「熱身運動」,跑完也沒有做一些緩和的伸展運動。最後我勉強走出臥房,看到海豹在客廳往他的健身小日誌上寫什麼東西。

「海豹,我們這整個訓練裡會有伸展拉筋的練習嗎?」我問。

他的兩道眉毛先往上揚,接著臉色瞬間往下沉。海豹朝我走了兩步,非常近地靠向我,我可以感覺到和聽到他鼻孔的呼吸聲。我想我侮辱到他的專業了。

「你想要什麼,穿他媽的緊身衣嗎?告訴你,我們開跑,然後,媽勒個,就結束。這就是我們訓練的方式。」他說。

那......好吧。

於是今天早上〇六〇〇我們出發前往中央公園展開另一次跑步。沒有伸展拉筋。沒有準備動作。我的暖身動作就是穿上保暖衣物。

我明白了。

我紮紮實實跑了三英里之後,情況才有好轉,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一旦找到節奏出一身汗之後,我的兩條腿真的舒緩放鬆了。事實上,我從感覺像是一個硬邦邦的人變成一個在太陽馬戲團表演的人─好吧,這麼說或許有一點誇張,可是感覺很好就是了─而且是好極了。真是怪事一樁。於是跑步時我邊跑邊把這個感覺跟海豹說了,可是他只回答說:「傑西,我才不鳥你的感覺。」

快要跑完時,海豹找了一株有長長的樹枝延伸出來的樹,然後我們停下腳步。海豹跳起來做了二十五下引體向上。沒有身體前後甩動,也沒有靠兩條腿取得動能,

就是做二十五下完美的、全美最漂亮的引體向上動作。然後他下令我做十下。

「就算中間必須停下來也行。做完十下。」

我跑完六英里已經渾身濕透透,連續做了六下引體向上後就墜落地面,接著再回到上面做完最後四下,然後回家。

我在浴室泡熱水澡。熱水放滿澡盆時,我把整盒的瀉鹽倒進水裡,用手攪了攪。

不知道這個東西有沒有效,但是據說可以緩解肌肉酸痛。盒子上說每幾加侖的水加兩匙,可是現在我的肌肉太過僵硬,所以懶得去量,乾脆把整盒瀉鹽都倒進去,脫掉衣服慢慢爬進去適應水溫,然後拿了一本雜誌,把兩隻腳抬起來擱在浴缸上,放鬆!

這麼賣力的鍛鍊,感覺真好,可是我開始感覺到和看到身體支撐不住的蛛絲馬跡。現在早上下床的難度愈來愈高,儘管我確實比較喜歡我的床,尤其是看到那張木椅的時候。可是我知道我行的。

四小時後……

我在會議室開會。我們正在對一個稱為「條片」的新業務構想擬定初步策略。

「條片」是放在舌頭上的可溶解小條片(想一下李斯德霖的漱口水糖),含有咖啡因、維生素B12、以及其他維生素與營養素。我們希望這個產品有朝一日能與提神飲料「五小時能量飲」(5-hour Energy)或是其他市場上的能量產品競爭,甚至取而代之。這個產品相較於咖啡,在快速送貨系統及攜帶方便的包裝方面,更具獨到性與好處。

海豹也參加了這項會議。唔......海豹就坐在會議中,可是我不會認為他有積極參與。他是在聽沒錯,可是我看得出來有什麼事情令他不爽,因為他看著我的樣子就是一臉不爽。開會的這群人決定要休息十分鐘「看看有什麼電子郵件」時,海豹問他能不能跟我說一下話。

三十秒後,我們兩人在我的辦公室裡。

「今天早上不算完成,我少算了。」他說。

「什麼意思?」

「我們跑步,做了引體向上,可是沒有坐仰臥起坐,所以這個訓練不算完整。」

「可是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啊。」我說。

「這個嘛,現在我在跟你說的是我們做得不完整,現在我很不爽。所以我們現在要做仰臥起坐。」

「現在?我開會才開到一半。」

「不對,你現在是休息到一半。」

海豹要我屁股坐在地上,然後他踩在我的腳上。「平躺在地上。」他說。

然後他要我坐起來摸到他的膝蓋,於是我做了一百下。坐到約三十五下以後,我每做五下仰臥起坐就得平躺在地恢復元氣和力氣,才能接著再做五下。做完之後我全身飆汗。這個時候,齊許走進我的辦公室,告訴我要繼續開會了。

海豹和我走回會議室,每一個人都盯著我瞧,看著汗水像水籠頭沒關似地從我的額頭湧出。海豹看著大家,顯然意識到這種緊繃的氣氛。

「傑西有點事情沒有做完,」海豹說:「現在做完了。」

會議繼續進行。

18:00

晚餐。

20:00

淋浴。

我聽到海豹的房間有聲音,宛如一架直升機降落在他房間似的。我輕輕敲他的門,沒有人應門。我再敲大聲一點,還是沒有人應門。

我用力捶門。

「幹嘛?」

他打開門,地上有一個帳篷,不是疊好或收好的,而是已經架在那裡,好像他準備在我位於曼哈頓的公寓正中央升個營火,烤個棉花糖什麼的。帳篷用一條水管連接在某種發電機上,而發電機正在全速泵動,聲音很大。

「你在做啥?」我隨口問。

「蛤?」

「你在做什麼?」

「準備睡覺。」他說。

「啊,好。那是什麼東西?」

「什麼?」

我指著帳篷。

「帳篷。」

「喔ㄛㄛㄛ!那是個帳篷。」我說。

「是啊!」

「我知道那他媽的是個帳篷,可是要幹什麼用呢?」

「因為我今晚要睡在裡面。」

「你要睡在帳篷裡面?在臥室裡?在中央公園西大道?」

「對。」

「我可以問問為什麼嗎?」

「低氧。」

「蛤?」

「這個帳篷會讓人缺氧。」

海豹在帳篷裡拉上拉鍊,說:「我也在練身體啊。關燈。」

我後來知道這個東西叫做高空模擬帳篷,接上發電機之後,帳篷裡的氧氣就會被吸出去,使身體產生更多紅血球,心血管系統會像睡在珠穆朗瑪峰上時那樣的運作。

我敢打賭,我是紐約上西區唯一家裡有充氣式橡皮筏、低氧筒、帳篷、還有一個海豹特種部隊的人。我上床打開房間裡的窗戶,吸入流進我位於中央公園外的家的紐約市冷空氣,感覺真好。入睡時,我想到海豹的帳篷裡面缺氧,對自己說......我還真是有夠嬌生慣養的。

相關書摘 ►與海豹特種部隊挑戰24小時極限馬拉松,蛋蛋流血也要給他跑下去

書籍介紹

《和海豹特種部隊生活的31天:百萬企業家脫離舒適圈,突破體能極限,鍛鍊強韌心智的終極之旅》,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傑西.伊茨勒
譯者:錢基蓮

傑西是曾獲艾美獎的前嘻哈歌手,現今是百萬富翁的大企業老闆。對他來說,生活就是要勇於冒險。他曾大膽地假扮一名著名的嘻哈歌手,鋌而走險的結果,是讓自己簽到第一張唱片合約;他也說服一群事業有成的企業家投資一項史無前例的商業計畫,結果他成立了世上最大的飛機租賃公司馬奎斯飛機公司。他還誠懇地提出要求穿著Spanx塑身褲跑一百英里的賽跑,只為能讓這家公司的美女創辦人注意到他最後他也如願把這位美嬌娘娶回家。

宛如人生勝利組的傑西,卻發現自己正日復一日過著如自動導航般的規律生活,毫無進步。他決心要擺脫這個模式,大舉顛覆一成不變的生活方式。

時報-和海豹特戰隊一起生活的31天-立體書(有書腰)
Photo Credit: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