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的女性就業政策當然是為了帶動經濟成長,而非性別平權的實踐

安倍的女性就業政策當然是為了帶動經濟成長,而非性別平權的實踐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47年開始,就像在台灣一樣,日本的成年女性即擁有選舉權、被選舉權。經過了一甲子以上的時間,兩國女性在職場上的表現及整體社會的價值觀卻是如此不同。

在許多台灣人的印象裡,日本不是一個可以用「性別平等」來描述的國家。在到日本留學以前,我就很想知道這究竟是刻板印象,或實際上亦是如此。

三月底開始,我在東京住下來。很快的,六月就發生了東京都議會的起鬨事件。在就晚婚、晚育化對策質詢的環節裡,許多自民黨議員們紛紛譏諷女性議員未婚的身分、甚至嘲笑她「生不出小孩」。這個事件引起舉國譁然,事發後的幾天早上,NHK廣播都在報導這個新聞的後續。

cat couple

「男主外女主內」描述了傳統職場與家庭的職能劃分,也是日本社會的典型。男人在外工作,是家中的經濟來源;女人則照顧家庭、教養下一代,這樣的職能劃分深深印刻在每個世代的腦海裡。儘管是在給人印象自由、前衛的早稻田大學校園裡,也可以發現很多這樣思考的女孩。女孩們努力考上好的大學,為的不是找一份能夠施展所長的工作,而是藉由這份「好的工作」,尋覓一個「好的老公」。

更有趣的是,男孩們,或者說整個社會,都「知道」這件事。因此,企業不會讓女性擔當重要的職位,也不會給她們更多權力。整個社會都預期女性在結婚或有生育之後就會離職,因為對她們而言,比起就業,照顧家庭是女性更重要的天職。日本之所以給人「不平等」的印象,是因為這種「不平等」是表現在整體裡,甚至是部分女性自身也接受這樣的差異。

值得注意的是,安倍晉三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後提出了一連串的經濟政策,也就是所謂的「三支箭」。其中,2013年被提出的「女性政策」便是第三支箭。而在2014年開始,一些女性被任命為政要,因此部分日媒認為2014才是此政策被正式啟動的一年。為了更深入瞭解日本的政治經濟脈絡,我修了一門名為「日本經濟」的課。老師在學期中請來了政府官員,正好是為我們講解安倍的女性政策。

raise

演講的結構大概可以分為四大部分:

  1. 解析日本的職場性別比——當然是男多於女。
  2. 分析女性離開職場的原因——職場的推力大於拉力;家庭的拉力大於推力。
  3. 用數據證明女性出外工作可以帶動日本經濟成長。(整段演說的重點)
  4. 檢討什麼樣的政策能增加女性進入/重返職場的誘因。

推薦閱讀:

我很認真地聽完這場演說(也可能是整學期我最投入的一堂課),也在最後的時間提出了我的問題:「您好,雖然我不確定我解讀的對不對……這整場演說看起來,安倍想要推動女性政策,並不是真的想要提升女性在職場上的地位,而是為了日本的經濟成長?」

我多麼希望這是一個誤解,但台上的政府官員笑了笑,給我肯定的回答。班上的同學們也有些騷動,即便我無法確認他們的想法,但約莫是一種「對阿!這就是日本」的喟嘆。

也是,多麼傻的一個問題。我這才重新想起,「女性政策」是安倍經濟政策中的一部份,而且這堂課叫做日本「經濟」。毫無疑問的,安倍的女性政策是為了帶動經濟成長,而非性別平權的實踐。

政策目的是如此,但政策效果呢?關注性別平權的人,其實可以期待這系列政策的外溢效果。安倍新政的經濟效果可能如論者所言,只是短暫的花火,但「女性政策」若真的成功鼓勵更多女性進入職場,讓更多女性有機會在職場上有所表現,日本社會的價值觀也可能因為女性持續地參與就業市場、在職場上的表現而逐漸改變。這對於安倍來說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但對於職業女性,或是徘徊在自我實現與傳統限制的女性而言,可謂最佳的催化劑。

1947年開始,就像在台灣一樣,日本的成年女性即擁有選舉權、被選舉權。經過了一甲子以上的時間,兩國女性在職場上的表現及整體社會的價值觀卻是如此不同。那麼下一甲子呢?「女性政策」的成效會是值得關注的日本未來動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