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會與明治維新:組團參展受衝擊,日本現代化的契機

世博會與明治維新:組團參展受衝擊,日本現代化的契機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顧過去,日本的博覽會只是強調文明開化和發展產業,但這次的大阪博覽會也呈現另一種意義——從生産時代蛻變到消費時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一八六八年,日本實施現代化,萬國博覽會扮演關鍵的角色。博覽會和歐洲的工業革命息息相關,從十八世紀末期以來,英法兩國為誇耀工業技術的成就,便經常舉辦國内博覽會,尤其是一七九八年,拿破崙為了對抗英國,特地舉辦「巴黎工業博覽會」。一八五一年英國在海德公園舉辦「水晶宮萬國博覽會」,幕府從荷蘭所發行的《巴達維亞新聞》得知這項消息。回顧過去,英國率先舉辦世博會,目的就是誇耀帝國的威風,驗收工業革命的成績,同時發揮教育的功能。對岸的法國爲了迎頭趕上,便於一八五五年和一八六七年分別舉辦兩次萬國博覽會。

日本率團參加巴黎世博會

一八六七年,拿破崙三世在位期間,舉辦第二屆巴黎萬國博覽會,其主題是「產業振興、社會教育、發揚法國文化」。面對此次的萬國博覽會,日本正式派團參加,但當時正值幕末,所以有兩團參加,一團是幕府代表團由大將軍德川慶喜的弟弟德川昭武領隊,成員有澀澤榮一田邊太一,而栗本鋤雲擔任翻譯,另一團是薩摩藩以「薩摩琉球諸島國」名義參展,由英國人葛蘭柏背後協助。展覽品則是布料、花瓶、和紙、和服、武士刀等。

20107107_254342778393948_553895632_o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就法國而言,一八五五年的巴黎世博會並不成功,十二年後,再度擴大舉辦世博會,地點則選在陸軍軍官學校的「練兵場」。過去拿破崙威震全歐州,曾經建造凱旋門以資紀念,而拿破崙三世則以練兵場的世博會館來呈現第二帝國的榮耀和經濟的蓬勃發展。在會館的空間規劃以橢圓形的排列,從而具體展現聖西門主義的精神。這種精神,首先以鐵路促進商品的流通和循環,接著以股份公司和銀行以強化金錢的流通,最後更以教育來提升思想知識的流通。這座大型會館無疑是展現商品的宇宙,也因此這種空間的安排,更影響日後百貨公司的内部規劃。

在會館内部,一些歷史悠久的名牌商品也利用這次機會,提高知名度。尤其大會結束前會頒發獎牌,以鼓勵各國業者。大家熟悉的名牌愛馬仕(Hermès)以皮包和絲巾參展,並榮獲銀牌獎。此外,法國更把自家的時尚產業呈現在大衆面前。例如,香水、手套、成衣、領帶、鞋子、雨傘、帽子一一亮相。如此一來,所謂「法國製造」的精品乃名聞遠近。

除了推展時尚外,拿破崙三世在第一次世博會把法國紅酒展現在世人面前,同時將法國紅酒分成五個等級,目前大家所宗奉的分級制度就此確立。而勃艮地的紅酒還得到金牌獎。顯然,拿破崙三世把法國紅酒當成「文化戰略」的商品來運作,在第二次世博會法國更推出舉世聞名的低溫殺菌法,不但可以運用在紅酒的釀造,甚至還延伸到牛奶的製造。看來法國文化再度揚威國際。

至於當時的滿清政府也在會場設立中國館,隨時提供綠茶,讓顧客品嘗一番,同時還搭了一個舞臺,演起京戲,讓觀衆親眼目睹東方戲劇的異彩。而土耳其會館也供應名聞百年的土耳其咖啡。

20107894_254342875060605_496779603_o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澀澤榮一的衝擊與收穫

當時,身處鎖國時代的澀澤榮一面對西洋文明的衝擊之後,便寫下《航西日記》 ,其中有許多感言。在這本書中,他指出,大城巴黎的設備十分齊全,舉凡鐵路、港口、道路都令人嘖嘖稱奇。當夜幕低垂時,瓦斯燈一點燃,大街小巷立即大放光明,而噴水池也處處可見。市内每棟建築物高達六、七層,貴族所居住的宅第更是富麗堂皇。在街上看到的女人,個個都是雪白的肌膚,日本女人實在無法跟她們相比。

顯然,日本代表團收穫不少,因爲這些代表日後成爲明治維新的功臣,並且讓日本成爲亞洲第一個實行現代化的國家。因此,博覽會無疑是日本現代化的窗口,同時直接影響到日本吸收西方文明。此後日本利用博覽會和歐洲各國從事技術交流。一八七三年,維也納舉辦世博會,日本更派遣二十四名職人,前往學習。日後更將西方先進的技術帶囘日本。

明治維新一開始,日本不但在各地設立工廠,而且開始鋪設鐵路網,東京也看到洋式建築物,而路上也出現汽車,夜晚一到,則點起瓦斯燈,以照亮整個街道。在西洋文明的巨大衝擊下,明治人展現驚人的創造力,一八八五年(明治十八年)開始實施專利制度,一年下來就批准了四百二十件,而隔年更增加到一千三百八十件。顯然,明治人不但保留江戶時代的木工技術,同時也從西歐學到現代化的科技,這一來,兩者加以融合而成爲明治維新之後的亮麗成績。

一八七七年,日本爲了展現西化的成果,便於在東京上野公園舉辦第一屆國内勸業博覽會。值得一提的是,在第四區有兩百十一部機械參展,其中包含縫紉機、 蒸汽機、棉紡機、水力織布機等。此後明治時代的頭十年,日本掀起一股博覽會的熱潮,各大城市都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博覽會。

20106963_254342871727272_1228417184_o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到了一九〇三年(明治三十六年),日本在大阪舉辦第五屆國内博覽會,除了展覽商品外,也開始凸顯消費和遊戲的特色,例如場内的遊園地,提供摩天輪、回轉木馬、小艇讓觀衆享受玩樂的快感。回顧過去,日本的博覽會只是強調文明開化和發展產業,但這次的大阪博覽會也呈現另一種意義——從生産時代蛻變到消費時代。至於知名的百貨公司如高島屋、松阪屋,往後也利用博覽會的大好時機在各地會場設立自己的展覽館,以拓展知名度。

一九三五年,台灣在日治時代也曾舉辦博覽會,第一會場在中山堂,包含產業館、林業館、日本歷史館、滿洲館、朝鮮館等;第二會場在新公園,包含國防館、船舶館等。至於其它兩個分場則在大稻埕和陽明山。顯然,台灣博覽會是日本為推動南進政策所做的宣傳,因此殖民和軍事色彩十分濃厚。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辜振豐』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