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了《環時》笑劉曉波天真嗎?實情是中國不斷竊取西方價值

看懂了《環時》笑劉曉波天真嗎?實情是中國不斷竊取西方價值
Photo Credit: 美國之音Youtube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中國對待和議論劉曉波的態度,也等同國家級的「失禮」,這個國家一方面如此強調中國文化,強調禮教、不做蠻夷,另一方面標榜的卻是殘酷的弱肉強食觀,爭原始部落般的霸主氣焰,視強權等於定義了一切價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環球時報》等於說:劉曉波即使活著也意義不大

劉曉波昨晚病逝,中國毫不留情對國內外張牙舞爪,先警告外國不要借劉曉波事件說三道四,再有《環球時報》以官方社評譏諷劉曉波。《環時》在文首及中段提及劉曉波被裁定「有罪」,他的死只屬個人不幸,並指「肝癌使他早早離世,但即使他活得更久些,他的人生也會注定在一個小圈子裡消磨,歷史和現實邏輯都不會給他兌現西方開給他的影響力支票的機會。」

把這段說話詮釋為:其實劉曉波你再長命也意義不大,相信各位不會認為是過份解讀,因為《環時》亦在結尾一再強調,劉曉波其實被西方國家利用,他誤信了西方普世價值,即使有過善意,卻看錯了這是中國崛起的時代,才會落得如此下場。

為了尊重劉曉波「沒有仇恨」的精神,我們嘗試化悲憤為理據,不以高漲的情緒回應《環時》,反而轉換角度拆解這種「中國崛起、中國態度」的脈絡。

由於筆者早前已撰文略為說明劉曉波主張普世價值的意義,這裡不打算重提「普世價值」一點,我們就站在中國極崇尚的利益/效益立場,去回顧「中國崛起」是否等於擊敗了西方價值。

真人真事:江澤民在Paulson面前「失禮」,充滿政治隱喻

現在不妨從一個真實故事開始說起。早前述及美國前財長亨利.鮑爾森(Henry M. Paulson)如何看中國領導人,其實有一段是關於江澤民,他除了喋喋不休地跟Paulson提到自己很懂外國牌子波音、IBM等公司,亦強調很重視「美國會計標準」;接下來江澤民以肯定的語氣,向Paulson解說甚麼是資產負債表的概念,江說:「資產等於負債加所有者權益」,Paulson一聽努力忍住不爆笑出來,他作為財長自然知道,最基本是資產減去負債才等於所有者權益(Owners' Equity)。

不管這些中國領導人跟Paulson談甚麼話題,或如何失禮,有一句話江澤民當時用英語坦率表達:「中體西術」(Chinese Bodies, Foreign Technology),在Paulson眼中實際上是偷取西方的成果:

「中國依靠巨大的人力資源,體力的和腦力的,再配以從西方討來的、借來的、買來的乃至偷來的知識、創新和最好的實踐經驗。憑藉這個組合,中國成了一個非凡的巨人,擁有各大國增速最快的軍事力量和快速膨脹的GDP,有望在不遠的未來超越美國。」

如果筆者狠一點形容,自從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所謂「中體西術」的中體,猶如一隻寄生蟲在竊取西方價值,表面上,你可以說科技只是工具,它跟政治制度是不同的,即使現在的人工智能(AI)技術,也可以被改良用在中國將來的無人駕駛車,如果當年日本明治維新很聰明,使日本科技至今仍有巨大優勢,憑甚麼說中國利用西方的技術成果,就像寄生蟲?

別以為「中體西用」只是借用科技,日本人戰後跟西方世界互相尊重

首先,必須搞清楚一個基本事實,自從冷戰結束以後,歐美資本主義經濟飛躍,當中自由市場的發展、創新效益,跟保障言論自由、產權等權利觀念密不可分,民主觀念也間接推動了多元價值,有利激發創意,亦令社會總體上尊重知識產權和專利發明等等。近現代歐美工業及電腦技術的突破,背後的土壤不能跟自由開放的精神割裂,歐美不可能在北韓那種封閉型社會發展出數十年燦爛的技術成果,更何談被中國取用。中國急速成長,在最頂尖的創新方面依然只能看歐美的頭,只是一旦歐美有好東西出現,「抄襲」是最快的,從而產生出一種假象:中國的整體實力不輸歐美。

那怎樣解釋日本明治維新也是一種抄襲?不好意思,日本的情況有別於中國,因為嚴格上戰後的日本政府並無敵視西方文明,反而保存天皇的象徵之下,「有機地」揉合了民主代議政治,不只是形式也兼具其精神,至於經濟結構既有日本文化特色,亦不遮不掩地包含資本主義在內,更甚,日本人數十年以來並非持續抄襲歐美的技術,而是自己開發,在智能技術和其他科研上,日本自有其獨特的建樹,也有屹立國際的大品牌。

基本上,即使日本人尚有強烈的民族主義色彩,卻依然稱得上「尊重」西方價值,正面肯定西方制度和文化的一些優點。另外,更別說德國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跟美國敵對,戰爭結束後,政府依然有條理地融合三權分立和多黨制的民主架構,沒有因為歷史背景不同,又有過戰爭衝突,生生世世感覺被「美帝迫害」,也肯定了美國的優點,互相尊重。

可見,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實際上是不斷竊取西方的技術成果,一方面不接受「基本」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亦認為中國各方面的實力足以傲視全球。

中國崛起的真相並不那麼光榮偉大

事實是怎樣?用最簡單的一句話來說,是中國走向已發展國家的時代步伐慢了,竟然不是二戰後就開始急速發展,到70年代末改革開放才算正式起步,只是一起步就抄得極快。根本對於任何一開始貧窮又百廢待興的國家,GDP增長大有可為是常態,經已有雄厚根基的歐美世界,不可能長年保持極高GDP增長率。

這就是「中國崛起」身陷的連環假象,她的強大高度倚賴其他國家的貢獻,沒多少僅僅屬於中國的特殊榮耀。的確,美國現在有些學者正在研究中國模式,它確實在冷戰結束後,開啟了怪異的第三條權力道路:行政模式逐漸朝新加坡的格局走,經濟只作局部開放,又脫不掉那種「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黨風。

由於中國正在急速成長,比較之下,歐美當前的經濟狀況又「看來」給予人們多黨政治拖後腿、福利開支過大的觀感,歐盟、日本、美國經常負債,歐盟的福利開支近50%,多年來被人質疑過分。若過於著眼在經濟數據,便忽略了歐美較完善的秩序和文明的價值,像生活幸福感、身心健康、自然環境等,而大企業亦在慈善救濟與知識創新有不少貢獻;這些都不是滿足經濟私慾可以徹底衡量的,民主自由附帶的效益亦非一人一票可以簡單概括。

是故,從中國對待和議論劉曉波的態度,也等同國家級的「失禮」,這個國家一方面如此強調中國文化,強調禮教、不做蠻夷,另一方面標榜的卻是殘酷的弱肉強食觀,爭原始部落般的霸主氣焰,視強權等於定義了一切價值。

最後,以劉曉波在〈獨裁崛起對世界民主化的負面效應〉中一段作結:

「獨裁中共已經完全不同於傳統的極權蘇共,中共不再固守意識形態及其軍事的抗對,轉而致力於發展經濟和拋棄意識形態的廣交朋友,既在經濟上進行市場化改革並力求融入全球化,又在政治上固守獨裁體制,全力防止西方的和平演變。所以,中共固守的跛足改革並沒有給中國帶來政治進步,反而是獨裁政權用金錢外交來腐蝕世界文明。」

延伸閱讀:

  1. 〈美國前財長Henry Paulson:習近平試圖改進鄧小平路線..不容忍挑戰力量長久存〉
  2. 〈港人從劉曉波應得之覺悟〉
  3. 〈只有中美之爭?中國向德國學習才有前途〉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