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歐」打假,打中了甚麼?

「布歐」打假,打中了甚麼?
作者的過世愛犬Mudky(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布歐」打假,究竟打中了這個時代的哪種特質?我猜想就是我們的虛無反抗主義。許多人將宗教、神話、靈性、文化、神秘主義、偽科學、未知領域,甚至情感、好奇心、意識形態、陰謀論、迷幻經驗通通混為一談。

作者︰黃津珏

《有線電視》記者以假龜「布歐」令五名動物傳心師「搭錯線」,但好戲在後頭,牽起的討論令事件更有趣。我以為騙局被揭穿,大家會一起聲討騙子,或對只透過相片就可以與所有動物溝通的能力存疑。殊不知更多人去罵有線報導手法偏頗,用假龜去「呃人」就不對;又有人說五個假的不代表這套技術就不存在。

也有道理,如果我是正牌動物傳心師,當下必然挺身而出,為同行之中出現如此敗類而痛心,然後用行動證明動物傳心貨真價實,為傳心界挽回聲譽。又或者兩名正宗傳心師可以携手站出來,看過對方的照片後,隔空傳話。畢竟這樣的能力是能改變人類文明的偉大發現,日後我們連電話、電郵、甚至語言也可以廢除。至少對量子力學頗有研究的物理學家霍金不用再依賴電腦發聲了,只用來尋龜未免太可惜。

擬人論的錯誤

人類天性對大自然與其他物種好奇,可以很正面。尤其在廿一世紀,我們手執毀滅性的科技知識之時,與動物溝通的渴望代表著人類的謙卑。Jane Goodall博士就是最佳例子︰小時候迷上《The Story of Dr. Dolittle》與泰山系列小說(主角都是能與動物溝通),然後用了五十多年時間研究黑猩猩的行為與家庭結構,精通牠們的表達方式(不是語言),是多年的動物權益運動份子。儘管黑猩猩的DNA結構與人類的只存約1.5%不同,Goodall也曾被評擊研究方法不專業,因為犯了擬人論(Anthropomorphism)的毛病──就是誤把人類的形態、外觀、特徵、情感、性格特質套用到非人類的生物之中。Goodall在研究時沒有按常規用數字標籤黑猩猩而給牠們不同的名字,也因為餵食而改變了其行為模式,引發爭議。

AP_97120601977
Photo Credit: Jean-Marc Bouj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Jane Goodall與三隻黑猩猩。

把人類自身的情感、性格加於各類動物身上,大概是動物馴化過程當中少不免的事,為何會是錯誤?原因是擬人論不能夠幫助人類了解動物,正正相反,它會阻礙我們對動物的認知。

舉例說,我們看到動物嘴角向上,好容易就覺得動物是在「笑」,所以牠們是「開心」。因此我們總覺得海豚友善親切,常常在笑。就算是在紀錄片《海豚灣》出現的海豚大屠殺,在一片血海當中,牠們都像在微笑。又例如,早年一時興起的飼養懶猴潮流,好多人喜歡在牠們的胸膛騷癢,懶猴會舉高雙手,狀甚享受。後來專家解釋懶猴是夜行動物,照明會刺傷牠們雙目;而騷癢的反應是基於極度恐慌,舉手是為儲起毒液自保,望人們停止把懶猴當寵物。

在萬物當寵物的年代,動物傳心說法當然能夠大行其道。畢竟要花五十多年時間去研究一種動物太困難。如果有可以跨物種、短時間就能掌握目標在想甚麼(不是在表達甚麼)的技術,沒有人想拒絕吧。

不可證偽可以令人遠離真實

新聞片段中的Thomas聰明,說學生都比厲害,因此他不用冒「傳不到」的險,人們只為教學才找他。學不學得懂,是你自己才能問題。但他又不夠聰明,因為有些東西是可以自圓其說、屹立不倒的︰譬如他不應搬量子物理學出來胡說八道,應該說是關公顯靈、耶穌報夢等方法獲得能力;又譬如︰當他手執假龜「布歐」時,他可以說「除了動物傳心,我更自豪的是死物傳心。現在布歐告訴我,牠很喜歡說謊,之前五次傳心師都被牠騙了呵呵」之類,記者就耐他不何,同時挽救了五名傳心師的聲譽。

為甚麼這樣就不能夠被打倒?因為只要理論不能夠被證明是假的話,我們就只有信與不信的選擇。舉例說,有人聲言「是上帝叫我來參選的」,我們除了直接問上帝之外,是沒辦法證明她在說謊的(其實可能是北京傳心師叫她選)。這個就是所謂的「不可證偽」,意即我們無法用經驗(empirical)觀察偽證。不可證偽是不是就等於不良,等於是騙局呢?又不是。宗教、哲學與數學都是經驗上不可證偽地存在。哲學數學依賴邏輯上的分析、反駁或論證;而宗教神話,以榮格所言,更是人類心靈的一部份,是象徵意義與文化歷史的寶藏。

所以倒過來說,這個意義底下傳心可以是宗教神話的一種。我們可以相信有死後世界,亡者能隨時隨地召喚來與我們對話,世上許多不同民族都有類似的通靈儀式,有它的文化存在意義;我們也可以籍著禱告,向無形的神明傳話。甚至我們可以願意相信能夠向另一個世界「傳物」,每年的祭祀,對在世的人有著重大的心靈意義。我們可以從不知真偽的事情,逐漸探索出「真實」,大概這個就是所謂的靈性追求。

但由於不可證偽,因此如果不是以邏輯分析為依歸,這種「相信」可以是危險的,那就是廣義上的迷信。邏輯上沒有一種宗教神話能凌駕否定其他,成為單一事實,宗教間還是會發動戰爭;有人會透過詮釋教義來達到目的,例如恐同的信徒;有更多的人,籍靠他人的信念,賺錢致富。要分辨信仰與迷信,關鍵還是邏輯、反駁與論證。如果信仰是對「真實」的追求,那麼迷信就是倒過來,認定一件不知真偽的事情為「真」,卻更遠離真實。

神棍太多

大約20年前,香港錫安教會曾鼓勵信眾飲雙氧水治病(理由大概是有兩個氧氣原子所以對身體好)。因為「飲雙氧水可以治病」能夠證偽,我們便可以證明是否真有其事。而打假行為,並不等於否定宗教靈性。像美國作為基督教大國,同時擁有最頂尖的醫學科技,靈性驅病卻是相當受歡迎。「宗教」主持(通常是男性),會對著病人,很戲劇性地喊「魔鬼走呀咿咿呀呀呀呀」,然後推倒病人,就說病治好了,感謝主哈利路亞。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