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解決方案演變為代罪羔羊,G20誤入歧途的全球主義

從解決方案演變為代罪羔羊,G20誤入歧途的全球主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經濟學家在教授比較優勢原理和貿易的收益時,都會解釋自由貿易做大了國內經濟的蛋糕。我們做貿易,不是為了要給其他國家好處,而是為了增加本國公民的經濟機會。用樹立貿易壁壘的方式回應其他國家的保護主義,等於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Dani Rodrik(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著有《經濟規則》)

今年的G20漢堡峰會想必要比最近幾年的峰會都更加有趣。有趣的地方之一,是對多邊主義和國際合作持炫耀式蔑視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將第一次出席G20峰會。

來到漢堡以前,特朗普已經與去年峰會的一項關鍵承諾分道揚鑣——即「盡快」加入巴黎氣候協議。並且他對於這類會議習慣性的勸告——摒棄保護主義​​、加大難民援助等——都沒有什麼熱情。

此外,漢堡峰會之前的兩次G20年會都在極權國家舉行——2015年在土耳其,2016年在中國——在那些國家,示威可以被鎮壓。今年的峰會很有可能面對激烈的街頭示威,矛頭不但指向特朗普,也將指向土耳其的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和俄羅斯的普京

G20起源於兩個思想,其一意義重大,至關重要;其二則是錯誤的,讓人分心。意義重大、至關重要的思想是,發展中和新興市場經濟體,如巴西、印度、印尼、南非和中國等,已經強大到無法將它們排除在全球治理問題的討論之外。儘管G7仍然沒有被取代——其最新一次峰會於今年5月在西西里舉行——但G20會議才是擴大對話的場合。

G20成立於1999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一開始,發達國家將G20作為一個擴大的論壇,以便幫助發展中國經濟體將金融和貨幣管理水平提升到發達國家標準。隨著時間的推移,發展中國家發現,它們的聲音可以在影響G20集團日程方面起更大的作用。無論如何,源於美國的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及隨後的歐元區動盪,使得發達國家在這些問題上有很多有用的經驗可以傳授的觀點淪為笑柄。

第二個沒有什麼用的G20基本思想是,解決世界經濟所面臨的緊迫問題,需要日益緊密的合作和全球層次的協調。一個經常被人們引用的類比是世界經濟是一個「全球公地」:要麼所有國家一起承擔維護成本,要麼都承受後果。

這聽起來很正確,並且顯然在某些領域是恰當的。一個重要問題是氣候變化,解決這個問題確實需要集體行動。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確是一個全球公共品,因為每個國家,如果自行決定怎麼辦的話,都會更願意什麼都不幹,而去搭其他國家削減排放的便車。

類似地,跨境傳播的傳染病也需要早期預警系統、監控和預防方面的全球性投資。在這個問題上,個體國家也沒有什麼動力去進行這樣的投資,遠遠不如搭其他國家投資的便車方便。

稍稍更進一步,就可以用這些觀點看待G20的基本經濟問題——金融穩定、宏觀經濟管理、貿易政策、結構性改革。但全球公地邏輯在這些問題上基本無法自洽。

以漢堡峰會的每一位G20領導人都會提到的話題為例(當然,特朗普例外):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威脅。全球貿易警報(Global Trade Alert)的一份新報告警告說,G20沒能兌現此前在這個問題上的承諾。目前,特朗普的行為比反咬貿易還要糟糕。儘管如此,報告認為,目前美國對外出口仍然面臨數千項保護主義阻撓措施,這給了特朗普提高美國貿易壁壘的藉口。

但沒能保持開放的貿易政策其實並不是全球合作的失敗,或全球精神不足的結果。本質上,這是國內政策的失敗。

我們經濟學家在教授比較優勢原理和貿易的收益時,都會解釋自由貿易做大了國內經濟的蛋糕。我們做貿易,不是為了要給其他國家好處,而是為了增加本國公民的經濟機會。用樹立貿易壁壘的方式回應其他國家的保護主義,等於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誠然,貿易協定並沒有給許多美國人帶來好處;許多工人和社區還受到了傷害。但造成這些結果的有缺陷的、不平衡的貿易協議不是其他國家強加給美國的。它們是強大的美國公司和金融利益集團——也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們要求並得逞的。沒有補償輸家也不是因為全球合作不足;而是國內貿易政策有意為之。

金融監管、宏觀經濟穩定,或促增長的結構改革也是如此。當政府在這些領域做出不當的行為時,可能造成外溢到其他國家的消極影響。但付出最大代價的是它們自己的公民。G20峰會上的諄諄告誡無法解決這些問題中的任何一個。如果我們想避免錯誤的保護主義,或者從一般意義上的更好的經濟管理中獲得好處,首先需要管好我們自己的國家。

更糟糕的是,充斥著G20會議的本能式的全球主義催生了民粹主義敘事。特朗普和與他思想相近的領導人藉此將注意力從他們自己的政策中引開,將矛頭引向其他人。他們可以說,因為外國不遵守規則,利用了我們,所以我們的人民才蒙受損失。作為解決方案的全球主義很容易演變為作為替罪羊的全球主義。

如果凱撒活到現在,他肯定會說,現實是錯不在我們的貿易夥伴,而在我們自己。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G20的誤入歧途的全球主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