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游泳協會回應丁聖祐:女子選手未達標準,不可參加個人項目

(更新)游泳協會回應丁聖祐:女子選手未達標準,不可參加個人項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我沒有一個有力的教練,或一個有利的關係人,可以去遊說那些『圈內人才知道是誰』的遴選人士,我不是這些遴選人或是協會們『喜歡的人』,也不是對利益有貢獻的人」

2017年台北世大運將在8月19日起盛大舉行,體育署前天公布台灣國手群陣容,台大泳后、外號「丁妹」的游泳選手丁聖祐未被列入,她拍攝影片向大家解釋,自己為何不在參賽名單內,認為國手遴選的方式一直都是「黑箱作業」。

(2017.7.16. 23:00 更新)

體育署15日回應表示,因為本屆世大運在我國主辦,因此各單項運動團體、教練,甚至於立法委員都很關心並希望能讓具潛力優秀選手有參賽機會。游泳協會基於此原因,亦推薦多位具潛力優秀選手名單,送大專體總完成審議程序。經瞭解游泳協會其推薦原則為:

  1. 達世大運培訓標準選手6人(5男1女)
  2. 具發展潛力優秀青年選手4人
  3. 配合組成接力團隊選手8人(2男6女),推薦原則係參考選手於全大運及全中運100m各式(混合)或200m自由式成績(4*200m自由式)

16日,體育署再次發出新聞稿,李澄峯教練表示,針對丁聖祐選手所質疑女子蝶式選手選拔依據,李澄峯進一步說明,之所以提出組成女子4x100公尺混合接力隊及4x200公尺自由式接力隊,係考量各參賽國於接力項目僅能報名1隊,且我國於接力項目整體競爭實力優於個人項目,而其中女子4x100公尺混合接力的代表隊選手,以106全大運女子100公尺各式金牌選手為推薦名單,因此蝶式部分以女子100m蝶式金牌選手黃渼茜為推薦名單,丁聖祐選手為該項目銀牌選手而未獲推薦。

大專體總也針對近日引起民眾討論的高三學生參與世大運資格認定提出說明,大專體總澄清,依據國際大學運動總會(FISU)規定,只要同時符合國籍限制(須為我國國民且持有我國有效護照)、年齡規定(介於1989年1月1日至1999年12月31日出生)及學歷資格(現已或即將就讀大學,且經各該學校或學術機構承認在學生,或畢業1年內的大學畢業生)等3項條件。因此高三應屆畢業選手在取得大學入學資格且經各該學校承認文件,並經選拔為代表隊選手後,即可代表參加本屆台北世大運。

蘋果報導,有感於丁聖祐質疑黃渼茜以100蝶入選接力隊,但卻報名個人50蝶比賽,李澄峯說:「本來報名項目是在19日提報,目前也還沒完全確定要參加什麼項目,不懂得丁聖祐是從哪裡知道黃渼茜要參加世大運50蝶,但如今為了平息外界的爭議,未來要報名的參賽項目中,女子隊除了達培訓標的廖曼汶外,其他6人都將只參加接力賽不報名個人項目,讓她們可以專心的在參加接力賽事。」

李澄峯無奈的表示,台灣游泳自從1988年曼谷亞運蔡淑敏奪金後,一直到程琬容到現在,女子隊成績都一直在下滑中,但為了不希望台灣女子游泳出現斷層,不放棄爭取讓她們參加世大運的機會,但如今外界出現這些爭議,讓他也覺得非常無奈。

雖然對於丁聖祐積極爭取想參加世大運,體育署副署長林哲宏表示,基於遊戲規則下,會後會再跟泳協討論訮議,是不是有可能破格徵召丁聖祐加入世大運游泳隊的機會。

丁聖祐也回應,「可是,長官們,我並不想要被『破格徵召』加入世大運游泳隊!我也不想要影響其他選手的參賽權!」

「我這次提出這些問題與質疑,是想要一個公正、透明的遴選制度,讓所有選手都能在公平的環境下競賽。請你們不要因為我而剝奪選手的參賽權,請你們不要再傷害其他選手!選手要的不多,請給我們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遴選標準!」

體育改革聯會馬上回應,丁聖祐提出這些問題,卻得到「破格徵召」、「取消其他選手參賽資格」的回應,這些做法根本是陷丁妹於不義?

「泳協一剛開始公佈的參賽標準和培訓標準中,男子組50公尺自由式參賽標準為22.85,泳協表示這是上屆世大運的第六名,但對照比賽歷史資料,根本不是!上屆世大運第六名的成績是22.38」所以,這個體育署和泳協訂出來的標準,根本不知從何而來。

「還有,泳協原本說女子全部沒人達標,今天又說有一個,怎麼兩天內資訊完全不同?到底是怎麼回事?」


丁聖祐在個人YouTube頻道上傳影片,她說,一直有人問她,有沒有要代表台灣參加世大運,直到前天名單公布,她才確定名單沒有她。她認為不只世大運,非常非常多國際賽事都是這樣,連奧運名單都有內幕。

丁聖祐提到,世大運參賽標準甚至比奧運標準還難,台灣只有一個個人項目、一組接力團隊達到標準,等於全台灣只有5人能參賽。

丁聖祐透露,有關於這次世大運名單,她曾看過教練手機流傳的代表名單,最後公布後,人選就是流傳名單裡的「某些人」,以及新加入的高中生。她認為,這些遴選標準「毫無規則及根據可言」,像是男子蛙式就派了三名選手,但女子仰式、蝶式僅派一名,甚至還有些項目沒有人參加,「這些選手到底是用什麼標準選出來的?為什麼更優秀的沒有去參加比賽呢?」

丁聖祐強調,有些大學生游得比名單內的高中生還快,卻不在名單裡,她說,因為一號高中生的爸爸是國內游泳教練,二號高中生的爸爸是國家隊教練的好朋友,所以他們能參加比賽。但是這次明明是世界「大學」運動會。

丁聖祐還說,台灣選拔從沒有固定遴選標準,「永遠都是黑箱作業,有權利選訓的選訓委員或是協會,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操控遴選規則或根本就不公布遴選規則,讓台灣選手永遠處在『不確定』或『不知情』的情況之下。」

最後,對於在今年的全大運拿下50蝶金牌破大會紀錄、100蝶銀牌的自己,為何不在世大運名單內?她指出:「因為我沒有一個有力的教練,或一個有利的關係人,可以去遊說那些『圈內人才知道是誰』的遴選人士,因為我不是這些遴選人或是協會們『喜歡的人』,也不是對利益有貢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