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的告別式上居然是「臨演」?看中國藝術家怎麼紀念他

劉曉波的告別式上居然是「臨演」?看中國藝術家怎麼紀念他
Photo Credit:中國瀋陽市政府新聞辦圖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劉曉波告別式在瀋陽南郊一間殯儀館舉行,上方掛置著黑底白字的「劉曉波遺體告別式」布條,布條下放著劉曉波的黑白照片,周圍有親友致送的花圈和挽聯,並播放莫扎特安魂曲。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於13日逝世,中國當局趕在今(15)日將遺體火化,並在隨後舉辦簡易告別式。但劉曉波友人莫之許卻踢爆,告別式中所謂的「親友」,根本沒有半個是劉曉波或劉霞的朋友。

香港01報導,今早劉曉波告別式在瀋陽渾南區舉行,並在官方發布的新聞稿中稱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大哥劉曉光等親屬和生前好友參加了告別式。然而諸多為人所熟知的劉曉波好友,如野渡、莫之許、溫克堅等人則仍被軟禁,並親口向記者證實肅立者中,並無他們所知的任何「劉曉波生前好友」

官方通告稱,殯儀館按照瀋陽當地習俗,對舉行告別式的永安廳進行了布置。告別廳上方,懸掛着黑底白字的「劉曉波先生遺體告別式」橫幅。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首先來到遺體前,凝視許久,喃喃地向自己的丈夫作最後的告別,由於剛剛失去親人,劉霞情緒低落,在弟弟的攙扶下走到遺體右側,和劉曉波的大哥劉曉光夫婦、四弟劉曉暄夫婦、以及劉霞弟弟劉暉等親屬站成一排。

官方通報其後稱,在劉曉波生前好友與劉霞等劉曉波親屬握手慰問後,劉霞等劉曉波親屬再次向遺體三鞠躬。

劉曉波
Photo Credit: 中國瀋陽市政府新聞辦圖片

但是,如野渡、莫之許、溫克堅等劉曉波為外界所熟知的生前好友皆沒出席告別式,更稱根本不認識任何出席的朋友,更懷疑其中某些人為曾經專門控制劉曉波和劉霞的國安人員。

莫之許15日在推特說:「這些人不是曉波劉霞好友不用說了,也不是劉家的後輩,有不在瀋陽的家屬說了:“一個都不認識”!」

莫之許更進一步表示:「在長達一天以上的封閉之後,黨國終於逼迫劉家答應了不邀請曉波生前友好進行遺體告別,這張圖片裡,沒有一個是曉波劉霞的朋友,黨國現在是連演戲都懶得敷衍了,好自信啊!」

明鏡集團總編輯陳小平則說,其中一位參與劉曉波告別式的「親屬」可能就是國安人員。

法新社駐北京記者戴維斯(Rebecca Davis)也說:「告別式的照片很古怪,大家不覺得看起來像是一邊是家屬,一邊是國安人員嗎?」

BBC中文網報導,劉曉波的長兄劉曉光15日下午在官方安排的記者會上表示,他從劉曉波病重到處理後事都有參與其中,也多次感謝共產黨和中國官方的安排,認為安排體現了國家對劉氏家族的「人文關懷」。

劉曉光花了數分鐘詳細解釋為劉曉波安排海葬的原因。他表示,數年前她的妹妹去世後也是海葬,自己去世亦希望可以海葬,認為土葬「佔用國家土地資源」,違背「二十一世紀的政策方針」,強調官方並無強迫他們作此決定。劉曉波妻子劉霞並沒有出席記者會,劉曉光指這是因為她身體衰弱,未能出席。

蘋果報導,遼寧瀋陽當局今天也發佈劉霞影片,片中她坐在一個房間、拿著紙杯,稱:「曉波後事就是海葬,火化,簡單,從簡」,「然後花都要白色的」,「好像(我想的)就比較具體」。

官方公佈的影片一如以往有中英文字幕,但劉霞影片的拍攝品質相當差。

不過,劉曉波好友廖亦武卻在推特說:「劉曉波夫婦家人14日深夜剛傳出資訊:『他們在逼我們表態,同意他們的處理,不留一絲痕跡』……信號就中斷了,從昨天到今天,國內的朋友們再也聯繫不上他們。劉霞在哪兒,劉霞還在做最後的抵抗,抑鬱症,心臟病,為了帶走愛人的骨灰,她撐了這麼久。」

(中央社)劉曉波遺體遭火化的消息傳出後,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隨後表示,當局不讓劉霞等瀋陽親屬同外界通訊,是因為家屬想將劉曉波遺體存放7天過了「頭七」再火化,但當局以各種理由逼家屬同意在今早匆匆火化。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指出,中國當局為了不讓全世界有劉曉波的墓地,家屬目前有可能被逼迫同意將劉曉波的骨灰進行海葬。信息中心緊急呼籲政府,團體向中國施壓,讓家屬保存骨灰。

劉曉波律師:營救劉霞,要快!

路透社報導,劉霞自從劉曉波2010年獲得諾貝爾獎後,就遭到嚴密居家軟禁,但約1個月可至獄中探視劉曉波1次。

瀋陽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張清洋表示,依照家屬意願與當地習俗,劉曉波已經於今天早上火化。他在瀋陽舉行的記者會中說,火化當時劉霞也在場,並收下骨灰。

法新社報導,張清洋表示:「就我所知,劉霞處於自由狀態。」但他未透露劉霞人在何處,她是否獲釋,外界也不清楚。「我們要幫劉霞避免麻煩」,「我相信相關單位會依法保障劉霞權利。」

張清洋還指出,「在適當的時機」,當局會公布劉曉波的骨灰放在那裡。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則引述劉霞家人的話反駁,家人至今仍無法聯絡劉霞,而家屬絕對贊成保留劉曉波骨灰,反對海葬。

劉曉波的代表律師、美國律師甘瑟(Jared Genser)指劉霞在劉曉波死後,已遭「單獨監禁」,並說她從未因任何罪名遭到起訴。甘瑟在聲明中表示:「世界各國應動員營救她,且要快。」

甘瑟說,世界須關注劉霞的狀況、救救她,他指出,劉霞沒有受任何法律限制,她應立即得到與外界溝通聯繫的自由,而如何辦理劉曉波後事及她與家人的遷徙自由,應得到充分尊重。

甘瑟還說,世界不應忘記劉曉波及他所捍衛的價值,美國作為愛好自由國家的一員,應從自身做起,他呼籲,應更改中國駐美大使館所在地路名為「劉曉波路」。

中國駐美大使館位於華府東北區的「國際路」(International Place),甘瑟說,中國從網路、社群媒體到輿論高壓管控,抹除一切有關劉曉波的消息,希望他在中國消失,那世界就該想辦法讓中國政府永遠記住劉曉波。

中國藝術家用創意方式紀念劉曉波

雖然如今在中國社群媒體微博搜尋「劉曉波」,頁面也依舊顯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劉曉波』搜索結果未予顯示」。而且其他還有「諾貝爾」「蠟燭」「RIP」都成了今日禁字。

甚至,劉曉波死後,在微博發文無法放具悼念意義的蠟燭表情符號。有網友使用蠟燭的圖樣,竟然收到刪除通知。

儘管如此,劉曉波的崇拜者還是用各種富於創意的方式繞過審查,表達對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敬意。

劉曉波與妻子劉霞之間的愛情,後者一直身處軟禁之下。兩人的一張照片在他們的活動人士朋友之間傳播,得到了很多人的共鳴。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