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動物傳心師」辯護的幾個說法,為何都難以成立?

替「動物傳心師」辯護的幾個說法,為何都難以成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動物傳心辯護的說法真的是五花八門、層出不窮︰有些人接受《刺針》的測試,但仍相信動物傳心是專業領域,認為是節目訪問的傳心師有問題。有些更加固執,堅持是節目的問題,堅持受訪傳心師都沒有問題。

《新聞刺針》(簡稱《刺針》)最近有一集報導動物傳心,記者稱自己的寵物烏龜布歐走失,向五個專業傳心師諮詢,五個專業傳心師(按:或名讀心師)將布歐的心理講得繪聲繪影,最後記者告訴他們︰布歐是玩具龜。

專業傳心師的反應固然有趣,為傳心師辯護的說辭更是趣上加趣,令我想討論其中幾種辯辭。

以玩具龜測試並不公平?

最常見的回應是反過來攻擊節目,指責《刺針》以玩具龜試傳心師並不公平。這個回應的人通常喜歡將幾種批評綁在起。先說第一種批評︰

《刺針》的測試手法在學理上有甚麼問題?辯護者通常都無辦法進一步解釋,所以我只能猜想他們背後的理據,而我想到最強的理據,是將其他我們已經接受的專業領域拖下水︰

(P1)用類似手法測試醫生、古物鑑賞師(等),他們會出一樣的醜
(P2)醫學、古物鑑賞(等)是可靠的專業領域
因此,動物傳心師出糗不代表動物傳心不是可靠的專業領域

第二個前提(P2)似乎可以接受。第一個前提(P1)亦不是無的放矢。不少人都試過領「假診斷證明」,例如大學生忘記去考試,隨便找了間診所,稱自己肚痛、頭暈、不舒服,便騙到張診斷證明,再無恥地拿去申請補考。甚至有大學生知道自己不能夠準時畢業,找了個醫生,將自己在維基百科看到的憂鬱症病徵背出來,就拿到一張證明,用來申請延畢。古物鑑賞師同樣不是百分之一百準確,會有出錯的情況。按此看來,動物傳心師的犯錯也是再自然不過。

我們當然可以區分「專業領域」和「專業人士」,正如醫學是專業領域,醫生是專業人士。我們也可以區分「理論」和「理論的應用」,正如醫學這個專業領域是由一堆理論組成,作為專業人士的醫生則要懂得應用這些理論。專業人士犯錯不會馬上就表示整個專業領域都錯,但同樣不代表我們可以無視專業人士的錯。

事實上,有兩個因素不可不察︰一,犯錯的頻率;二,犯錯的嚴重程度。假如醫生在診症時,十之八九是誤診,這便已是一個好理由讓我們質疑醫學的可靠性(例如「是醫學理論出錯,還是醫學體系的訓練手法出錯?」)。假如古物鑑賞師十之八九都將超級市場買到的瓷製餐具當成珍貴古董,我們懷疑古物鑑賞這個領域也是合情合理。同樣地,即使醫生犯錯的頻率不高,但若果他們運用所學的醫學理論,會告訴你一條死了超過一年的屍體正患上心房纖顫,你就該思考他們所依靠的理論是不是出了甚麼問題。就算古物鑑賞師的判斷通常準確,但假如他們會跟你說你手上的塑膠模型是宋朝達官貴人的珍玩,若果你此時對古物鑑賞這個「專業」絲毫沒有動搖,那你就該問問自己是不是出了甚麼問題。

《刺針》的測試不足以指出傳心師犯錯的頻率高,畢竟他們只有五個樣本,但卻要指出五個傳心師可以五個一齊犯極其嚴重的錯誤︰他們連對方有沒有心也不知道,傳個屁?這種錯誤就像一個人宣稱他是「德國文學欣賞師」,可以準確地判斷一篇德文文章的優雅指數,你給他一篇純中文的文章,他竟然告訴你︰「這篇文章的德文十分優雅,優雅指數有九分!」連是不是德文也分不出來,你相信他能判斷德文文章有多優雅?「判斷對方有沒有心」是「動物傳心」的必要條件,若果看到五個專業傳心師全部一致地違反這個必要條件,仍然絲毫沒有動搖你對動物傳心以及動物傳心師的信心,你確實是出了一些問題。

回頭來看(P1)和(P2)。如果(P1)說的「出一樣的醜」是指犯同樣嚴重的錯誤,那麼(P2)就不見得是真的,因為,如果有一定數量的醫生和古物鑑賞師會犯極其根本、嚴重的錯誤,那我們就好理由質疑這些領域的可靠性。換言之,即使我們不知道(P1)對不對 ── 不知道醫生和鑑賞師會不會犯同樣的錯 ── 我們至少也可以說︰這種回應的兩個前提(P1)和(P2)其實有衝突,兩個前提難以一齊成立,自然就無法同時基於(P1)和(P2)來為批評《刺針》。

沒報導成功傳心?

第二種批評是批《刺針》的報導有偏頗︰

2. 《刺針》有立場偏差,因為它沒有報導坊間成功傳心的案例,只報導傳心失敗的情況。

如果《刺針》應該要全面地報導動物傳心各種例子,那個短短五分鐘的影片當然有問題。但如果《刺針》只是要指出動物傳心有可疑,那麼它自然不必花時間講一堆坊間的所謂的「成功案例」。認為《刺針》應該要報導「成功案例」的人反而有責任說明︰一,為甚麼有這麼鮮明的異例(anomaly),他們還應該要花時間在一個短片提一堆「成功案例」?二,為甚麼你認為有「成功案例」?

如果所謂的「成功案例」是指顧客真是感知到傳心師和動物在傳心,那便該連一個「成功案例」都沒有,因為如果顧客可以感知到其他生物在傳心,他應該比傳心師還要厲害 ── 傳心師也只是感知到其他生物的「心」,你卻連「傳」也感知得到!如果所謂的「成功案例」不過是在傳心師講完,顧客覺得他的寵物真的變乖變好,那麼這種「成功案例」或者有不少,但完全沒辦法排除傳心以外的因素,例如安慰劑效應(placebo effect)和驗證偏差(confirmation bias)。再者,有些人所謂的證據,根本是動物訓練師做到的事情,而不需要動物傳心這麼誇張的宣稱。最後,再荒謬的事情也有不少這類「成功案例」,因為再荒謬的事情都有不少人相信,並且自詡是人證。

記者有不當意圖?

第三種批評是針對製成人員的動機︰

3. 《刺針》的製作人員有不當意圖,因為他們故意用假龜令傳心師出糗。

有別於前兩個批評,這不是學理方面的批評,而是道德批判,指責《刺針》製作人員有道德問題。可是,第一點要注意的是,傳心師出糗,不代表是製作人員故意令他們出糗。你想讓你朋友在心儀的人面前威風威風,故意出題目讓他答,殊不知他竟然出糗,這種事也是有的。《刺針》確實在試傳心師,但不代表是故意令他們出糗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