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數學家時代濫觴──伊朗女數學家米爾札哈尼癌症辭世

女性數學家時代濫觴──伊朗女數學家米爾札哈尼癌症辭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米爾札哈尼走得太早了,但她的影響力會留存在這世上,會持續影響受她啟發而立志探索數學和科學的成千上萬女性。

(中央社)

伊朗出生的天才女數學家米爾札哈尼(Maryam Mirzakhani)美國時間上週六因乳癌於美國一家醫院病逝,享年40歲。她是獲數學界諾貝爾獎「菲爾茲獎」(Fields Medal)的首位也是唯一女性。

米爾札哈尼的友人納德瑞(Firouz Naderi)今天在Instagram宣布她的死訊,她在伊朗的親人向梅爾通訊社(Mehr)證實她已辭世。

曾任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太陽系探索任務主任的納德瑞寫道,「一盞明燈熄滅了,傷透了我的心,走得太早了。」

A light was turned off today. It breaks my heart ..... gone far too soon.

Firouz Naderi(@firouz_michael_naderi)分享的貼文 於 2017 年 7月 月 15 12:32上午 PDT 張貼

他隨後又貼文表示,「一位天才?是的。但也是一位女兒、母親和妻子。」

A genius? Yes. But also a daughter, a mother and a wife.

Firouz Naderi(@firouz_michael_naderi)分享的貼文 於 2017 年 7月 月 15 1:36上午 PDT 張貼

伊朗媒體報導,這位美國加州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教授與擴散至骨髓的癌症搏鬥四年後撒手人寰。

米爾札哈尼於2014年獲頒被視為數學界諾貝爾獎的菲爾茲獎,肯定她對幾何學及動力系統(dynamical system)領域的精密且高度原創性貢獻,尤其是在理解諸如球形等曲面的對稱性方面。

米爾札哈尼1977年生於德黑蘭,原本夢想成為一位作家,但唸高中時喜好解答和證明數學問題改變了她的志向。她於2008年成為史丹福大學數學教授,身後留下丈夫和一名年幼女兒。她的先生Jan Vondrák同時也是史丹福大學數學系助理教授。

國營媒體報導,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表示,米爾札哈尼的「悲傷離世」引發「極大哀痛」。

菲爾茲獎是以已故的加拿大數學家菲爾茲(John Charles Fields)命名,每四年頒獎一次,選出二至四名未滿40歲的年輕數學家,表揚他們的貢獻。此獎由菲爾茲的遺囑為依據,捐出部分遺產作為獎項的基金。最近一次頒獎是在2014年,米爾札哈尼就是在該年以37歲之齡獲獎。

史丹福大學校長:米爾札哈尼鼓舞成千上萬的女性踏入數學領域

BBC報導,史丹福大學校長拉維涅(Marc Tessier-Lavigne)形容米爾札哈尼是「傑出的數學理論家,同時也是一個謙虛的人,她接受榮譽只是希望能藉此鼓勵其他人走和她一樣的路。」

「米爾札哈尼走得太早了,但她的影響力會留存在這世上,會持續影響受她啟發而立志探索數學和科學的成千上萬女性。」

「她做為學者和模範人物兩個角色都很傑出,她會在史丹福被深深懷念,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也一樣。」拉維涅說。

菲爾茲獎遴選委員會成員之一、牛津大學教授柯文(Dame Frances Kirwan)在2014年頒獎當時表示:「我希望這個獎可以啟發許多在這個國家及世界其他地方的女孩及年輕女性,相信自己的能力,在未來以拿菲爾茲獎為目標努力。」

Maryam Mirzakhani
首位獲菲爾茲獎的女數學家Maryam Mirzakhani。哈佛大學影片截圖。

史丹福大學通訊社報導,米爾札哈尼就讀德黑蘭一所女子高中,當時她代表伊朗參加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在此之前從未有女性代表伊朗國家出席這場比賽。她先後於1994、1995年兩度奪得該競賽金牌,1995年更是以滿分成績奪冠。

自伊朗的謝里夫理工學院(Sharif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畢業後,米爾札哈尼前往美國攻讀學位,於2004年在另一名菲爾茲獎得主麥克馬倫(Curtis T. McMullen)的指導下,獲得數學博士學位。

「她的論文是傑作,而她本人充滿著『無畏的雄心』。」指導教授麥可馬倫如此形容米爾札哈尼。

泰晤士高等教育報導,以「對的女性,對的時間點」為題,報導米爾札哈尼在2004年從國際數學聯合會第一位女性會長、以及南韓首位女性總統手中獲頒「菲爾茲獎」,對於數學界女性研究者的意義非凡。過去女性要進入數學、科學領域,會因性別、教育機會的不平等而困難重重。這樣的情況到二次大戰後開始改變,戰後第一代出生的女性,正好趕上這波變革。

米爾札哈尼在這樣的氛圍下,靠著自身的天賦,得到男性論文指導教授的肯定、男性同僚也無人懷疑她的成就。她能夠成為首位獲得數學界諾貝爾奬的女性數學家,就是天時地利人和,也宣示著數學界板塊改變的濫觴,女性數學家終於有一席之地、能成一方之言。

官方表達哀悼,卻用戴頭巾照片惹議

自由報導,除了伊朗總統,伊朗外交部長也稱米爾札哈尼的死亡是所有伊朗人的損失。不過有批評指出,伊朗官方媒體和政界人士在社交媒體上哀悼時,使用米爾札哈尼以前包覆頭巾的照片,而非她的全貌。

BBC報導,依據對伊斯蘭法律對謙虛的嚴格詮釋,伊朗女性必需遮住頭髮。伊朗官方媒體及政界人士在社交網站上發佈她的舊照以表哀悼,照片中她的頭髮是被遮住的。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