績效導向的「新南向」:能否在表面功夫外更注重實質成果?

績效導向的「新南向」:能否在表面功夫外更注重實質成果?
Photo Credit:linuts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應更審慎選擇,並貫徹執行有價值的政策,而非凡掛名「新南向」,便不分青紅皂白要求做出績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西進受阻,南向忽然變得熱門起來,從民間到政府,無不想努力做出點成績,幫自己也幫台灣謀求更多利益。

不過,有道是「商人逐利,永遠走在政府前面」,曾與一位在泰國經營已久的台商閒談,對方表示,能洞察先機早來卡位的人不勝枚舉,怎可能等政府一個口號,才跟著做一個動作?至於民間其他交流,其實也不乏長年默默耕耘團體,只是剛好搭上「新南向」政策列車,這些團體便突然成了焦點。更有甚者,由於政策很大幅度會主導資源(資金)分配,遂有不少新興組織,弄個跟東南亞相關企劃,或那些遊走兩地,「好像」認識許多「高層」的買辦與說客都紛紛跳出來,很積極地想做點事,或者乾脆說想藉此弄點錢。

其實能交流都是好事,新南向政策也確實在不同領域中彙整資訊、提出相關辦法,例如教育方面增設東南亞獎學金,外交部增錄取東南亞語人才,經濟部鼓勵南向投資、各類論壇、會議與工作坊,都是為促進雙邊認識及創造可能的合作機會。只要不是為了風潮上的一頭熱,能把這些用意良善的政策謹慎審核,細水長流執行下去,想信會對台灣長期的南向發展都有所助益。

然而,有時傳統思維卻限制執行的靈活度,尤其是僵化的制式要求,很多時候讓第一線人員,須花大量時間精力去處理必要性很低的任務。舉例來說,某位官員就曾私下表示,平常例行事務已夠繁鎖,台灣坐在衙門裡的高層們,卻又一天到晚要求多簽一點雙邊交流備忘錄(MOU),舉凡「促進文化交流」「增強政府間合作」「共同發展科技」之類等理想且空泛的題目,畢竟簽一份算一份業績,多多益善,相較追蹤是否有真正落實互惠與交流,台灣政府好像更喜歡「蒐集」一疊疊的MOU。

「有時對方政府部門會很奇怪,不久前才簽完一個,怎麼我又上門來提proposal了...」這位官員無奈表示,「不過這多少也有些附加好處,至少讓民間組織比較願意與台灣頻繁交流。」

他接著解釋,畢竟台灣有其國際政治上的敏感,很多時候東南亞的單位或組織,會考量若與台灣過多交往是否會觸怒中國,而為了台灣而失去中國市場是萬萬不值得的。但若我們能「蒐集」到這些官方的MOU,至少象徵性表示該國官方與台灣有來有往,既然官方互動都沒見中國施壓,那麼例如基金會、學校、社團與企業等民間交流,應該「比較」不敏感些。

「其實簽MOU這種東西,有時宣傳與政治效果的用意更大一些,所以我們跟法國、美國簽MOU,是很好的媒體標題與政治上的象徵意義,然而,與台灣簽的MOU其實沒太多好處,國內根本也不太會關心⋯⋯」某位官員,私下與筆者表示。

另一方面,媒體露出也是很被詬病的指標之一。沒錯,國際能見度與經營國家形象確實重要,若有更多新聞報導台灣,的確能讓更多東南亞人民了解台灣這塊土地。但新聞報導前提,是要有值得的報導內容,而不是把登上媒體當成最終目的。理論上來說,該花費的時間與資源,應是去「創造」有價值的事件,而非弄個低成本活動,除了宗旨不明、流程混亂、宣傳不足,還要積極尋找媒體曝光,到處拜託記者報導,然後按刊出的篇幅與報導數量,折算成「深耕東南亞」的業績。

「啊不然你以為,前陣子某台灣地方首長前往東南亞考察,一大票記者隨行是為了什麼?政府怎麼可能沒撥預算?別台我不知道啦,但我自己以前的同事,現在在x台,就告訴我根本都可事後憑單據請款⋯⋯大陣仗人馬來吃吃喝喝,台灣方面新聞是風風光光了一陣,但東南亞這邊,就幾乎沒什麼當地人在關心。」一位在曼谷任職當地媒體的朋友表示,「不信?我還有LINE截圖⋯⋯」他隨即加了一句。

RTX1E1EW

其實,無論從MOU到媒體曝光,不難發現這類指標多半還是以「數量」作為績效衡量,卻缺乏對「品質」的要求與長遠規劃。在有限人力與資源下,很多前線工作不見得可立即端出可量化成果,而一味要求「數據」與「形式」,不僅累死駐外人員,更往往忽略真正應深入經營的部分,不管是實質交流或經營人脈。

這就好比台灣高教對「論文發表數量」有鼓莫名著迷。我常納悶,一篇經年累月的曠世巨作,難道還比不上幾十篇言之無物的廉價論文嗎?而廉價論文就如舉辦活動、媒體報導、簽署協議。政府應更審慎選擇,並貫徹執行有價值的政策,而不是凡掛名「新南向」,便不分青紅皂白要求做出績效,逼迫交出那些短期可用來當選舉政績的表面成果。

「台灣能講一套漂亮話的人太多了,真正會做事的卻太少,或者更應該說,努力做事的往往拿不到該有的關注與資源⋯⋯」一名長年遊走在越南、泰國、新加坡的創投顧問,這麼看這陣子如火如荼的新南向,「而且政府提供資源雖用意良善,但拿得到補助的,似乎都是固定的幾組人馬,」他笑著說,「很多優秀的台灣新創團隊想往東南亞發展,台灣政府給個幾十萬還要百般刁難,反觀新加坡常大方地歡迎各方人馬前去開公司,政府不但效率極高,同樣是給十幾萬,但卻是美金。」

任何鼓勵台灣與世界接軌的政策,想必立意都是好的,但執行起來若不稟持初衷,往往很多善意會被扭曲,讓許多原本預期達成的效益大打折扣。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