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與《零八憲章》的「罪狀」(上):中國盛世深處的亡國引信

劉曉波與《零八憲章》的「罪狀」(上):中國盛世深處的亡國引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集中制」只是讓爭權的壓力成本「外部化」。這一連串危險的引信,本來是劉曉波與《零八憲章》希望能替中國解決的問題。而今劉曉波逝世,中國這個最深層的隱憂,解決之日也將遙遙無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中國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中國官方大動作的封鎖網路上所有可能出現的敏感詞彙。更以「需要當事人邀請」這種荒唐的理由,拒絕諾貝爾獎委員會主席申請簽證赴中國參加劉曉波的葬禮。

持平而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殊榮的劉曉波,並非是一位擁有複雜理論的思想家。然而劉曉波的偉大之處,在於他是一個勇於實踐的行動者。

而劉曉波被中國長期監禁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在2008年的時候與張祖樺一同起草並由303位各界人士共同簽署的《零八憲章》。其實這篇憲章內容並不複雜,從內文來看,《零八憲章》追求的只是在歐美各國,乃至台灣都相當普通的自由、民主以及人權改革。

而從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所公布的劉曉波案《一審判決書》中,我們可以看到《零八憲章》最讓中共忌憚的內容是:「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這兩點。在判決書中,控方便依據這兩項主張指控劉曉波犯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對劉曉波進行起訴:

2008年9月至12月間,被告人劉曉波還夥同他人起草、炮製了《零八憲章》,提出「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等多項主張,試圖煽動顛覆現政權。劉曉波在徵集300餘人簽名後,將《零八憲章》及簽名用電子郵件發給境外網站,在「民主中國」、「獨立中文筆會」等境外網站上公開發表。

被告人劉曉波作案後被查獲歸案。

從判決書的內容來看,《零八憲章》中被中共拿來作為逮補劉曉波的「罪狀」,應該是「我們的基本主張」中的這兩點:

修改憲法:根據前述價值理念修改憲法,刪除現行憲法中不符合主權在民原則的條文,使憲法正成為人權的保證書和公共權力的許可狀,成為任何個人、團體和黨派不得違反的可以實施的最高法律,為中國民主化奠定法權基礎。

聯邦共和:以平等、公正的態度參與維持地區和平與發展,塑造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形象。維護香港、澳門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過平等談判與合作互動的方式尋求海峽兩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榮的可能途徑和制度設計,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

站在台灣人的角度看中國,劉曉波所推動的這兩點,根本談不上犯罪。其中修改憲法的部分,說穿了只是溫和的民主憲政改革。而聯邦共和的部分,只是重談「一國兩制」的基調,甚至站在台獨的角度,會認為劉曉波的主張只是附和中國支持統一的主流民意,毫無新意。然而當我們從《人民日報海外版》這篇〈劉曉波其人其事〉中的內文,就能知道中共如何評價劉曉波所推動的兩項主張:

劉曉波的主張違反中國現行憲法和法律,宣揚徹底否定黨的領導和現行政體,以修憲為突破口推行西方政治制度,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擾亂群眾思想,並且鼓吹「暴力革命」的思想。從根本上看,其終極目標就是推翻黨的領導、顛覆現行政權。這不但會使中國淪為西方的附庸,而且中國社會的進步與人民的福祉也將不復存在。

站在中共的角度《零八憲章》是境外反中勢力顛覆中國的先鋒。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也撰文攻擊〈劉曉波是被西方帶入歧途的犧牲品〉。但客觀來說,《零八憲章》若是實施,真的會損害中國的利益嗎?接下來我們就針對「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這兩大重點來分別分析。

RTXVM0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

在劉曉波逝世的消息傳出後,引發了網路上的許多討論。在這些討論中,有一位網友的留言特別讓我印象深刻。這位網友談到,站在中國政府的立場思考,會覺得中國政府究竟在害怕什麼?為什麼中國不趁劉曉波健康還許可的時候,趕快把這位「瘟神」送出境外,反而讓他在中國國內逝世,替中國政府惹出了這麼大的麻煩。

確實,以維護中國形象的角度,如果早個幾年讓劉曉波離境,劉曉波的健康問題就不會成為中國政府的責任。若是劉曉波在外國逝世,也不會替中國政府的人權紀錄留下污點。而被中國驅逐的異議人士如此多,劉曉波的主張也並非特別激烈。中國政府為何不早日禮送他出國,要留在國內替自己惹麻煩,這實在耐人尋味。

然而,當我們回歸到中國當前的政治現況,就可以發現這個問題可能的答案。在日前我們所做的另一篇分析〈中國強硬外交的背後(上):「習核心」在十九大所面對的壓力〉中,可以看到面對今年下半年中共十九大的開議,讓習近平不得不對外擺出一種強硬的形象。或許正是基於這種由「習核心」領導中國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的壓力,逼迫中國政府無法釋放劉曉波。因為一但中國政府順應西方各國的壓力送劉曉波出境,等於替反對派製造了習近平屈服於外國勢力的藉口,來撼動習核心領導中國的正當性。

但諷刺的是,這股逼得習近平不得不走上高壓極端路線的力量,正是劉曉波在《零八憲章》中,希望替中國破除的政治詛咒。雖說中共高層內部的的權力鬥爭外人難以窺其全貌,但我們還是能夠從各種資訊中看到一些梗概。

當年習近平上台的機緣,在某種意義上來自中國共產黨內部「上海幫」與「團派」兩大派系角力下的產物。在中國共產黨中,上海幫是以江澤民為首,由上海地區出身政治人物所組成的派系。而團派則是以胡錦濤為首,由中共共青團出身的政治人物所組成的派系,兩個派系分別以前後任的國家領導人為首。而在胡錦濤任期後半的2006年,當時以胡錦濤、溫家寶為首的中共中央,大動作的以「打擊貪腐」為名,打擊共產黨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此案被視作團派對上海幫的攻勢

而習近平進入中國權力最高殿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2007年,便是籠罩在上海幫與團派的緊張關係中。而從接下來的變化中,與習近平搭擋執政的李克強出身團派,而習近平則是接替上海幫大老曾慶紅的職務。這些過程都被外界解讀為「習李體制」或許是上海幫與團派間妥協的產物

VOA-Bo_Xilai
在「王立軍事件」後倒台的薄熙來

但接下來紛亂的政爭變化,卻令外界開始感到目不暇給。從2012年震驚國際的「王立軍事件」開始,習近平一連串板倒了薄熙來、令計劃、周永康、徐才厚等人。其中令計劃被被外界視為團派,周永康則是上海幫,而薄熙來、徐才厚也被外界視為江澤民的人馬。雖然說我們可能永遠無法得知中共政爭完整的真相,但從一連串的變化來推測。習近平很可能是從一個派系折衝下的過渡角色,靠一己的力量逐步成長,最後終於壓倒所有原有的派系,成為了以自身為首的「習核心」。

雖然目前習近平看起來大權在握,然而這樣的過程究竟有多驚險,恐怕也只有經歷過中國官場浪潮的人知道。也難怪跟習近平同為中共開國元勳之子的羅宇,在〈與習近平老弟商榷〉一文中提到:

那時,薄一波和江澤民正勾結的火熱,想方設法把薄熙來推上高位。現在你坐上大位,這個機會來之不易。因為專制體制沒有接班機制,所以這裏面有多少陰差陽錯,你比我清楚。你首先成功粉碎了周(周永康)、薄(薄熙來)政變的陰謀。但反貪腐,你怎麼反?全黨都腐,無官不貪,你反貪,就是反黨。常委裏,一個支持你,一個中立,四個等著你垮台。

當前習近平雖然成為「習核心」。但檯面下有多少失勢官員跟他們的人馬,只在等習近平露出一個錯誤或是弱點,就抓著要讓習近平中箭落馬,我們永遠也不知道。這樣的壓力,也正是習近平在這兩年,無論內外都擺出強硬態勢的真正原因。

這樣的權力鬥爭戲碼不是現在才有,而是中國傳統專制政治下的常態。例如三國時期的孫權,由於太子孫登早死,遲遲不能在孫和與孫霸之間決定繼承人。最後弄成「二宮之爭」,吳國名將陸遜也牽連其中被孫權派人罵死,最後孫權索性把孫和流放、孫霸賜死,弄個第三勢力的孫亮出來接位。而唐太宗晚年也在太子李承乾、次子李泰之間猶豫不決,形成朝中黨爭,最後弄到太子充軍、次子外放,最後再搞個第三順位的李治出來接位。

但這種繼位權鬥,最後都替王朝製造了或大或小的禍患。孫亮上台後,朝政先後被諸葛恪、孫峻等權臣把持,最後政局一路不穩直到孫吳滅亡。李治上台後,朝政也被長孫無忌把持,後來長孫無忌雖然被鬥垮,但政爭也讓李世勣等老臣心寒,造成武周篡唐的遠因。

而回到中共歷史,為了接班人而發生的內鬥,更是層出不窮,除了製造了中共執政的各種災難與污點,有些甚至險些引發成內戰。例如毛澤東一開始指定劉少奇、鄧小平等人接班,但後來因為對劉少奇的不滿,毛澤東掀起「文化大革命」。這場政爭不只造成了「十年浩劫」,其間更發生1971年林彪的「571工程計畫」與1967年陳再道的武漢「720事件」,這兩件事情都差點惡化成內戰。對照當時中俄之間險惡的軍事緊張,一但中國爆發內戰,亡國之禍指日可待。動亂持續到1976年的「懷仁堂政變」,才確認了鄧小平作為中共的第二代領導人。

AP_630701011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63年的劉少奇(左前戴帽)與鄧小平(右前)。此二人本為毛澤東安排的接班人,但毛澤東日後決定發起文革再度奪權。

而鄧小平的接班人選,也成為影響1979年「六四事件」的深層因素。雖然至今我們都還無法得知當時發生在中南海內的真相,但可以看到在天安門事件前後,本來接班呼聲最高的改革派趙紫陽倒台,而在同年6月底的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迅速確定了由江澤民成為中共第三代領導人

雖然有不少台灣人,認為台灣的民主選舉耗費了不少社會成本。但從中國幾代領導人接班的過程,可以看到中國這種專制體制的接班不只要耗費社會成本,更需要冒著極高的政治風險。為了接班所產生的政爭,已經替中國製造了各種動亂、屠殺,甚至引起內戰跟亡國的風險。

對中共的政治人物來說,這種風險也是如影隨形。從毛澤東時代的劉少奇、彭德懷、林彪,鄧小平時代的趙紫陽,乃至習近平登位以來的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可以看到「被軟禁」已經成為中共失勢人物最好的下場。中共這種專制政體,讓政治不只是對所謂的「維權人士」,甚至對中共的掌權者本身都成為了高風險的活動。柏楊過去在評論《資治通鑑》時,就曾提到民主政治對於當權者的好處,在於可以「快快樂樂的當選,平平安安的下台。」

而劉曉波在《零八憲章》所推動的「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表面上會讓中國政治因為民主選舉而陷入動盪。但這其實是讓黨派間爭奪權力的壓力,透過體制內的方式適當的發洩出來。表面上,由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合議決策的「民主集中制」非常和諧,但這其實只是讓爭權的壓力成本「外部化」。而這些外部化的壓力不會消失,而是會成為種種體制外的陰謀、政變、暗殺、內戰的不穩定因子。而正是毛澤東引用陳獨秀名言:「黨內無派,千奇百怪」這句話背後所蘊含的真理。

如今中共十九大開議在即,按照過去的慣例習近平將在這屆會議中決定接下來的接班人。然而外界目前紛紛揣測習近平應該不會指定接班人,而是由自己持續執政。但就算習近平真的決定持續執政,那也只是押後繼位問題爆發的時間。而繼任者懸而未決的狀況,以傳統專制政治的權力規則來看,更將對中共內部圖謀大位的野心家造成鼓勵的心理。可以想見無論十九大召開的結果為何,未來中國政治勢將更為混亂。

而這一連串危險的引信,本來是劉曉波與《零八憲章》希望能替中國解決的問題。而今劉曉波逝世,中國這個最深層的隱憂,解決之日也將遙遙無期。

下篇文章中,我們將就中共指控《零八憲章》的另一個罪狀「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來進行分析。

劉曉波與《零八憲章》的「罪狀」(下):百年過去,中國人仍戴著統一的虛榮大帽子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彭振宣』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