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上結交的好友,有時不如相忘於江湖

旅途上結交的好友,有時不如相忘於江湖
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個路口都有些身影,人來人往,陪伴一段路途,然後我又同樣的成為別人的過客。

現在科技發達真好,出遠門認識的朋友們都能通消息。就算久不聯絡不見面,偶爾看到他們的生活更新,也用不著特別說上話,這樣也就不錯了。

當然,這些都是曾一起經歷過的朋友,許久不見,也會記掛。因為都同是長途旅行的旅人,相處的時光不短。有時突然想起,不知他們現在怎樣呢?千里咫尺,網路一刷就知道。許多人還是一直在路上,看了真高興,幾年過去,旅人還是繼續著旅程。原來結婚了?遠方送上祝福。

旅途上的伙伴

不過有些人,還是隨著歲月流失。第一次去雲南時住了三個月,在青年旅舍遇到一個年青女生還有大哥,三人才剛認識就一路結伴走了好多地方。我們一起去喜洲,一起去騎單車,一起去雙廊。到了雙廊又遇到同住一間民宿的幾個女生,五湖四海這大群人們,竟成得了好伙伴,無所不談。在民宿一起煮飯,原來有兩人是廚師,大展手藝,我們真有口福。我貢獻了一味蒸水蛋,也算為港增光。

然後一行人漫無目的,一起回大理呆,曬太陽去酒吧買衣服,還一起去爬山。總之每天都是這一大群人一起行動,彷彿已是認識好久的老朋友。

回家之後,「廚師長」(其中一個家裡開餐館的女生)常問我什麼時候去南京玩,要住她家然後煮大餐我吃。反正隊裡的各人都常聯絡。

在成都青旅認識的兩位同房,一老一嫩,亦師亦友。每天都自然地一起行動,吃火鍋打桌球去海螺溝九寨溝離團爬雪山。

還有由成都開車到拉薩的畫家大哥,他每年夏天都在拉薩作畫,就拉人跟他一起分油錢,跟包車不一樣,他不是司機。同行還有一個跟我同名都叫文文的女生。幾人日以繼夜在高原玩耍,經歷高反,零下寒冷的天氣,半夜在下雪結冰的路在上救一對翻車的情侶,看天葬,迷路被困車上吃零食,下車拍照玩牧民的羊,最後還在牧民家吃飯喝酒。到了拉薩,還是天天一起吃喝逛市場。

IMG_7907_brightness_resized
照片由作者提供

記下旅程

年前又回去了大理,在一間叫漫吧的青旅住了個多月,老闆夫妻對我友愛有加,每天中飯一定煮好我的份叫上我一起吃。那時我在寫書,(對,首本書《旅活》有部份便是在雲南寫的)每晚都在大廳努力亂寫。

一天老闆娘跟我介紹,她的一位熟客是中醫也是位詩人,寫作不如問問她意見。她叫豆姐,戴著細長眼鏡綁著馬尾,說話柔聲細氣,很有氣質。「寫不出來不要急」,但每天也要寫日記記下發生的事情呀,有時都好懶惰,忘了寫又要追回。她道︰「也不用迫自己要寫好多,我自己是有時寫幾組詞語記下自己的心情,簡單的就行。你以後重看就會記起來了。」

這個習慣我現在仍繼續,有時那天實在太閒,發生的小事簡單用詞語記下,心情也是。像小學生。 隻字未寫,每天生活細水長流,斷是不會記得住的。但那確是我的旅程,再重看,最微小的事情,都饒有意思與趣味。細碎的每刻,都最特別。書寫令人拒絕落入平庸與一瞬即逝;組合起來成為與連貫與珍貴的回憶。

之後我便出發去西雙版納,豆姐也一直跟我聯絡。聊起各種事情與我寫作的進度;有位可靠的前輩,實在感動。記得在老舊的長途巴士上,讀著豆姐發來的訊息,我坐在靠左的窗邊,穿著泥黃的衣服;竟仔細如斯。

再見或失聯

可惜之後我的舊手機壞了,交友軟件和聯絡亦隨之消失。不見了大堆朋友。我之後再登記了一個新帳號,找了豆姐好久,也不得要領。

不過成功連繫的例子也是有的,跟法國朋友去年相約在布拉格,跟雲南認識的香港姐姐一起遊台灣。最近去珠海看望一位快要生產的朋友;是幾年前在雲南認識的 (看來雲南真是個神奇的地方),她們二人與我跟小學好友,一行四人,旅程完結後幾年來只在網上聯絡,但一見面仍是親切,嘻嘻哈哈,七咀八舌。朋友的先生機靈,吃飯特意訂了包廂,讓我們幾個女生大聊特聊,便不吵到別人。

已約好小孩出生後再一起去看望。

「企鵝」帳號忘記了真的好煩。加上懶,久未試重登,許多朋友就此失聯。總有些歉疚。

大理小廚的兩姊妹,狗寶寶們長好大了吧?陳大哥谷子大哥呢?不知他們現在可好?

敏敏呢?她是我第一次獨個背包遊時在四川認識的好友,我們感情一直很好,我回港後又相約同去了北京和哈爾濱。最近努力聯絡她,也是不得其法。

還有西藏小正太,背生重病的我去醫院的塔頂陽光青旅阿姨….. 寫著寫著,不如認真計劃來一趟尋友旅程好了?應該很有趣。重走那些路,找回那些朋友。感謝這些遇上的人們,在我的人生路上留下一盞盞如此光亮的燈。

各自的過客

人來人往,如此難忘,也許因他們叫我回想起自己年少青春之時,簡單又充滿好奇,忐忑不安然而又對生活充滿期待。如此可一不可再。

人與人的相處從來是個奇特的東西與緣份,有時距離並不阻隔。 除了老朋友,回來後很多人,但總不是那種感覺;反而遠方的人們一見如故。或者患難才得見真誠。

往日的一些友情也漸褪色,之前覺惋惜;但現在明白,人漸長,總會隨自身的成長而漸行漸遠;他們只能在那時出現,然後又算好時間別離。每個路口都有些身影,人來人往,陪伴一段路途;然後我又同樣的成為別人的過客。回憶都不再帶有負擔,只偶爾出現我筆尖之下,彼此相互道謝,並沒有虧欠。我想。

有些人,你想念;有些人,你尋找;有些人,只能努力不記住。

謝謝你,出現在那時候,不偏不倚不差一分,就在最需要的時候。所以才得撐住了到今天。

我回去,一一道謝,也是為了好好道別。如若過去再沒有牽絆,才能好好繼續前進。也許沒遺憾的便不是人生;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刊於作者富衛博客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王陽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