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稱霸印度洋最重要的一步棋——進攻果阿

葡萄牙稱霸印度洋最重要的一步棋——進攻果阿
Photo Credit: Jan Huyghen van Linschoten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人知道阿爾布開克(Afonso de Albuquerque)何時,以及為什麼決定進攻果阿,但在卡利卡特慘敗的幾週後,他就醞釀出一個計畫,發動一場大規模軍事行動。持續近三年的鏖戰將給印度洋的力量平衡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羅傑.克勞利(Roger Crowley)

沒人知道阿爾布開克(Afonso de Albuquerque)何時,以及為什麼決定進攻果阿,但在卡利卡特慘敗的幾週後,他就醞釀出一個計畫,發動一場大規模軍事行動。持續近三年的鏖戰將給印度洋的力量平衡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

他返回柯欽的時候身負重傷,據一位編年史家記載,一五一○年一月,醫生擔心保不住他的性命。如果這是真的,那麼他痊癒快得驚人。阿爾布開克是一個內心非常有緊迫感的人,受到消滅伊斯蘭世界的夢想的感召(曼努埃爾一世也有這個夢想),彷彿他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他看到葡萄牙人在印度的消耗和損失極快。令人衰弱的氣候、水土不服、痢疾和瘧疾的打擊,都榨乾人的精力,縮短了壽命。他在給國王的信中寫道:

填塞船縫的工人和木匠與當地女人鬼混,再加上在炎熱天氣裡勞作,不到一年時間就耗盡元氣。

在柯欽,他開始狂熱地執行自己做為總督的職責,修整艦隊以便為新戰役做準備,組織給養,鞭策執行公務時怠惰的人,並給國王寫報告。阿爾梅達給國王的彙報非常簡略,而阿爾布開克花費了大量筆墨。他已經得出結論,始終缺乏安全感的曼努埃爾一世事無巨細都要了解,而自我中心的阿爾布開克需要為一切辯護和解釋。他在給國王的信中寫道:

印度的大小事務,或者我自己的想法,我全都向陛下報告,絕無遺漏,只除了我自己的罪孽。

隨後五年內,他為曼努埃爾一世提供潮湧般的細節、解釋、辯護和推薦,涉及印度的方方面面。不分晝夜,他向飽受磨難的祕書們口述,累計有數十萬字。無論是騎馬的時候,坐在桌前或在船上,還是在凌晨,他們都要記錄下他的話。他在膝蓋上為書信、命令和請願書簽字,並一式多份發出。這些文字是在匆忙中寫下的,文筆非常莽撞、焦躁和急迫,常常突然轉換主題,並且始終貫徹著激情澎湃的自我意識。

Retrato_de_Afonso_de_Albuquerque_(após_1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阿爾布開克

他的倒楣的書記員之一加斯帕爾.科雷亞不僅為了記錄和抄寫總督的書信而磨破手指,還百忙之中找到時間,撰寫他卷帙浩繁、生動精采的編年史,記錄這一系列旋風般忙碌的活動。阿爾布開克似乎事無巨細都要親力親為。他一方面能夠構建宏偉的地緣戰略計畫,另一方面也能不知疲倦地關注細節。派遣使者去見毗奢耶那伽羅的國王時,他還會詢問一頭受傷大象的腳掌,考慮用椰子殼製作包裝材料,準備給當地權貴的禮物,監督裝貨上船和醫院的工作。

他知道,雖然葡萄牙人是海洋的主宰,但在印度沿海僅僅在坎納諾爾和柯欽擁有脆弱的立足點。他要在卡利卡特和霍爾木茲報仇雪恨,還要完成國王交付的任務。阿爾梅達尚未完成的任務清單很長:消滅卡利卡特、占領霍爾木茲、封鎖紅海、控制麻六甲(香料貿易最南端的中心)、探索更遠方的海洋。除此之外,還有僅有宮中內層圈子知曉的曼努埃爾一世的最終使命:消滅埃及的馬穆魯克王朝、收復耶路撒冷

曼努埃爾一世總是害怕把大權集中到一個人身上,所以已經決定在印度洋建立三個自治政府。名義上,阿爾布開克僅管轄中央部分,即從古吉拉特到錫蘭的印度西海岸。非洲、紅海和波斯灣沿岸地區是杜阿爾特.德.萊莫斯(Duarte de Lemos)的轄區。在錫蘭之外,迪奧戈.洛佩斯.德.塞凱拉(Diogo Lopes de Sequeira)負責麻六甲和更遠方的大洋。

這種分權在戰略上是有問題的,因為另外兩位指揮官都沒有足夠的船隻來進行有效的活動。阿爾布開克不僅認清這種分權的毫無意義,還相信沒有人的才幹能與他相提並論。漸漸地,他想盡辦法把另外兩位指揮官的船艦弄到自己手下,將其納入一支聯合艦隊,而沒有經過國王的同意。這樣能有效地部署軍事資源,但這也讓他在印度和國內宮廷樹敵頗多,這些政敵會攻擊他的舉措,並向國王進獻讒言,誹謗他的意圖。

同樣不受歡迎的另一項措施是軍事上的整頓重組。卡利卡特的慘敗已經凸顯葡萄牙人戰術的缺陷。葡萄牙貴族的軍事法則珍視個人的英雄主義,而對戰術重視不夠;重視擄掠戰利品,而不是達成戰略目標。武士們透過個人的效忠關係和經濟紐帶與他們的貴族領袖聯繫在一起,而不是服從一位最高指揮官的調度。勝利是透過個人英勇的壯舉而獲得的,而非理性的運籌帷幄。

葡萄牙人作戰的勇猛令印度洋各民族震驚,但他們的手段過於中世紀,過於混亂,往往是自殺式的。洛倫索.德.阿爾梅達就是出於這種精神,才在朱爾拒絕砲擊埃及艦隊;科蒂尼奧也是因此戴著帽子、拿著手杖就殺向卡利卡特。編年史裡隨處可見英勇戰死的葡萄牙貴族備受歌頌的英名。然而,儘管怯懦是對葡萄牙貴族的最嚴重玷汙,而僅僅是拒絕作戰的一絲傳聞就讓洛倫索最終付出生命,但很顯然的事實是,紀律渙散的部隊在壓力之下會崩潰瓦解。

Pike_and_shot_model
Photo Credit: Peter Isotalo @ public domain
義大利戰爭後歐洲所流行的作戰隊形

阿爾布開克固然心醉於曼努埃爾一世的中世紀十字軍東征的彌賽亞思想,但和國王一樣,他也非常清楚地知道,一場軍事變革正在席捲歐洲。在十五世紀末的義大利戰爭中,成群結隊的瑞士雇傭兵以一個組織有序的群體接受行軍與作戰的訓練,為戰術帶來革命。訓練有素的士兵排成縱隊,手執長槍和戟,能夠勢不可當地擊潰呈密集隊形的敵人。

阿爾布開克以狂熱的充沛精力,開始重組和訓練他的士兵,學習新的戰術與紀律。在柯欽,他組建第一支訓練有素的部隊。從卡利卡特返回不久後,他就寫信給曼努埃爾一世,要求送來一隊按照瑞士方法訓練的士兵和軍官,來訓練印度人。同時他按照自己的想法繼續操作。

他把士兵正式編成若干隊,教導他們以整齊隊形行軍和使用長槍。每個「瑞士」隊伍都有自己的軍士、旗手、笛手和文書,每個月都能領到軍餉。為了提高這種新的「團」架構的地位,阿爾布開克有時也肩扛長槍,與士兵們一同行軍。

從卡利卡特返回一個月內,他就率領一支恢復元氣的艦隊,再度沿著印度海岸北上。他手頭有二十三艘船、一千六百名葡萄牙士兵與水手,還有從馬拉巴爾海岸招募的兩百二十名土著士兵,以及三千名「作戰奴隸」。這些奴隸負責運送輜重和給養,在極端情況下也可以參戰。

此次遠征的最初目的似乎並不明確。有傳聞稱,馬穆魯克蘇丹正在蘇伊士籌備一支新艦隊,要為第烏的慘敗復仇。但阿爾布開克不動聲色,沒有宣布自己的意圖。二月十三日,他在德里山停泊,向指揮官們解釋,他接到國王的書信,國王命令他去霍爾木茲。他還提及紅海受到威脅的消息,並漫不經心地提到果阿,這座城市以前從來沒有出現在葡萄牙人的計畫中。四天後,令幾乎所有人大吃一驚的是,他們此行的任務居然就是攻占果阿。

Deccan_sultanates_1490_-_1687_ad
Photo Credit: Arab Hafez @ public domain
葡萄牙進攻果阿前南印度各國形勢圖

在此之前發生的事情是,曾煩擾達伽馬(Vasco da Gama)的印度海盜狄摩吉來到艦隊裡拜訪。狄摩吉是一個矛盾重重的人物,在阿爾梅達時代與歐洲人合作,現在來拜見阿爾布開克並提出一個建議。儘管此事貌似偶然,但可能其實是事先約好的。狄摩吉的使者在一月就拜訪過阿爾布開克。他倆很可能早就祕密安排好此次會面。狄摩吉帶來一個事前精心準備過的故事。

果阿城坐落於兩條大河之間的肥沃島嶼之上,是印度西海岸戰略位置最重要的貿易站。它位於爭奪印度次大陸南部核心的兩大帝國的邊界:北面是穆斯林的比賈布林王國,南面是它的競爭對手,印度教毗奢耶那伽羅的王公們。這兩大王朝激烈地爭奪果阿。在過去三十年裡,它已經三次易手。它的特殊價值與財富,源自它在馬匹貿易中發揮的作用。

果阿從霍爾木茲、波斯和阿拉伯半島進口馬匹,對兩國的邊境戰爭來說,馬是不可或缺的。在熱帶氣候中,馬很容易死亡,而且不能成功地繁育,所以需要不斷補充新的馬。果阿還有其他的優勢,它擁有一座絕佳的深水港,不受季風的影響。該地區的土地特別肥沃,城市所在的島嶼,即提瓦迪(Tiwadi)島或果阿島,能夠允許所有商品順利進出,並在海關高效地收取關稅。做為一個島嶼,它也適合有效的防禦。

狄摩吉有緊迫的理由去催促葡萄牙人在這個時間進攻果阿。馬拉巴爾的各城市有穆斯林居民,但統治者是印度教徒。而在果阿,目前大多數居民是印度教徒,而統治者是穆斯林,非常不得人心。印度教徒被迫繳納苛捐雜稅。一群魯姆戰士的存在更加劇當地的騷動,這些人是從第烏戰役逃出的殘兵敗將,在這裡魚肉百姓。

NanbanCarrack
Photo Credit: Kano Naizen @ public domain
日本繪畫中的葡萄牙克拉克帆船

對阿爾布開克來說特別重要的是,這些魯姆人有復仇的計畫。他們在模仿葡萄牙人的設計,建造不少克拉克帆船,可能得到歐洲叛徒的幫助。他們請求馬穆魯克蘇丹送來更多援助。事實上,果阿正在成為穆斯林反攻法蘭克人的基地。

狄摩吉強調,此時不進攻,更待何時?比賈布林的蘇丹剛剛駕崩,他的年輕兒子阿迪爾沙阿(Adil Shah)遠離城市,正在鎮壓叛亂。果阿島上的守軍不多。另外,比賈布林因為幾乎常年與毗奢耶那伽羅交戰而受到牽制。城內會有人支持葡萄牙的接管,狄摩吉可以親自去安排此事。他對果阿城、它的地形、地貌與交通道路瞭若指掌。他與當地印度教徒群體的領袖有親戚關係,這些領袖會歡迎葡萄牙人將他們從穆斯林手中解放。

海盜的具體動機可能很難揣測,但他已經證明自己是葡萄牙人的忠誠盟友,他的間諜網絡顯然很廣闊。阿爾布開克傾向於相信他,果阿也符合他建立一個印度帝國的藍圖。只有占據了土地,才能讓葡萄牙的印度事業穩固無虞。果阿的戰略位置非常有利於控制香料貿易,且壟斷馬匹貿易之後也能讓葡萄牙人干預南印度錯綜複雜的軍事與政治博弈。果阿很容易防守,而且葡萄牙人與印度教徒也沒有宗教爭端。

相關書摘 ►壞血病、發臭的水又無法洗澡——達伽馬繞過非洲的旅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征服者:葡萄牙帝國的崛起》,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傑.克勞利(Roger Crowley)
譯者:陸大鵬

早在十五世紀初,葡萄牙人就以恩里克王子為先驅,積極探索非洲沿岸,累積大量實務知識。其後在迪亞士(繞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達伽馬(抵達印度)、麥哲倫(首度繞行世界一圈)等歷代航海家的接續探索;葡萄牙國王若昂二世、曼努埃爾一世的積極支持下,葡萄牙成為人類史上第一個以全世界海域為舞台的海洋帝國,開啟人們熟知的大航海時代,攪亂包括地中海、大西洋、印度洋等區域的歷史發展,引發一連串影響深遠的連鎖反應。

在《征服者》中,我們將看到葡萄牙崛起的軌跡、航海家的海上冒險故事,以及東、西方異質文化間的誤解與衝突。此外自羅傑.克勞利前作「地中海史詩三部曲」以來,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間爭鬥仍尚未止息,這回作者將帶領我們走出直布羅陀海峽,邁向更廣闊的印度洋新世界。

火焰與鮮血鍛造的海洋智慧——專訪「地中海史詩三部曲」作者羅傑・克勞利

getImage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