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達人不會赤裸作戰:《戰狼300》背後的史實

斯巴達人不會赤裸作戰:《戰狼300》背後的史實
《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美商華納兄弟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狼300》其實是不錯的電影,一邊看這部電影,卻會聽到很多耳熟能詳的對白。電影大量參考了如普羅塔克等古代作者的記述,在對白方向其實是非常用心。

有些版友有提過《戰狼300》這部電影。的確這是少有以古希臘(還要是斯巴達)為主題的電影,我也曾經親身跑過電影院去看,特別跟大家分享一下這部電影。

個人認為,《戰狼300》的第一部(續集真的是不行呀)其實是一部不錯的電影。電影的視覺表達的確是很誇張。可能原著是部美國漫畫,故此很多部分都以一些比較「科幻」的方式表達。但一邊看這部電影,會聽到很多耳熟能詳的對白。電影大量參考了如普羅塔克(Plutarch)等古代作者的記述,在對白方向其實是非常用心。如果對古希臘斯巴達文化有興趣的,以下的幾點可以留意︰

(一)斯巴達人並不是赤裸作戰︰一般的希臘人日常生活都會穿着一件長袍,稱為tunic。作戰時,士兵都會根據自己的財力可以負擔的範圍裝備自己。斯巴達人的重步兵作戰時都會全副武裝,並不會赤裸。早期的鎧甲都是全青銅裝作,在公元前5世紀以後,為了增加機動性,漸漸出現以綿布疊製的裝甲。

(二)斯巴達人以方陣作戰︰斯巴達人無論如何武勇,但他們作戰是以方陣作集團戰。電影內除了首戰對波斯人排出了一個比較像方陣的結構外,後面的部分都像是武術表演,也根本沒有陣型可言。

(三)軍隊並不只有300人︰雖然「300」這個概念的確有根有據——雷奧尼達斯(Leonidas I)的確只帶了300名斯巴達人。然而,中途加入了不少希臘其他城邦的援軍,總共達8,000人左右。電影內雖然的確有提到一些希臘人要加入斯巴達的陣列,但結果他們好像並沒有出現在戰爭的畫面上。事實上,這些希臘聯軍也跟斯巴達人並肩作戰到了最後一刻。當關口被突破後,雷奧尼達斯自知無法再堅持,請其他希臘人先行退卻,自己則和300個斯巴達人跟隨斯巴達的法律戰至最後一刻。

(四)個人認為,有些場合的表達還是不錯。例如雷奧尼達斯詢問其他希臘人的職業時,得到不同的職業;但當他再問斯巴達人時,斯巴達人只是長嘯幾聲。事實上,古希臘由於各種限制,都是行民兵制——城邦基本上都沒有常備兵,公民有服役義務。所以的確對於一般希臘城邦而言,是沒有「軍人」這個職業。唯獨斯巴達因其獨特的風土制度,全民皆兵。直到伯羅奔尼撒戰爭才改變了這個情況。電影的表達方式個人認為非常不錯。

下面來介紹精選對白。

上面提到這部電影有不少台詞都有出處,並非作者/編劇隨便亂作,讓我們回顧一下劇中台詞︰

(1)波斯使者要求「土地與水」︰記於希羅多德(Herodotus)等,波斯王薛西斯(Xerxes I)的確派使節到希臘各城邦要求「土地與水」——勸其投誠。在希臘半島北邊很多地區(像馬其頓等)早已投降。所以波斯的陸路軍隊在進入溫泉關之前都未有太大的阻礙。斯巴達人的確不會投降——不投降成為斯巴達一個重要的特色,即使後來馬其頓制霸希臘時,斯巴達人仍是一貫「根據傳統我們是不會投降的」態度。

(2)斯巴達的女人︰電影中亦出現了斯巴達女人叫兒子「帶着大盾回來,還是在上面」(要麼戰勝,要麼戰死)的經典台詞。而雷奧尼達斯的確曾經叫過他王后哥爾告(Gorgo)再嫁。

(3)「他們正在接近」︰傳說中有人向雷奧尼達斯報告說「敵人(波斯人)正接近我們」,他卻充滿自信地回答「我們也在接近他們呀」。另一次,當波斯人告訴他「我們的箭在會遮蔽太陽」,他卻回答「那我們正好可以在陰影下戰鬥」。電影也很忠實地將英雄氣概充份展示。

(4)「吃好你的早餐,因為我們今天就要在地獄吃晚飯」︰普羅塔克記載雷奧尼達斯知道溫泉關被突破後,跟斯巴達人說過此話,突顯了其準備赴死的決心。

(5)「來拿呀!」︰在一些外國網站經常直接使用此句的希臘原文「molon labe」。據說薛西斯想要勸降雷奧尼達斯,叫他「交出你的武器」,但他卻以此回答(意思就是「有種來拿呀」XD)。

19247994_690281884488314_262756370763346
Photo Credit: 努力工作的斯巴達人
「Molon labe」在網路世界已是很流行的用語。尤其在美國提倡槍械管制時,反對者往往會以斯巴達人的故事反駁

(6)「告訴那些斯巴達人」︰根據希羅多德的記述,在溫泉關的確有一塊石碑(現在已經沒了)是寫着雷奧尼達斯的遺言,「路人呀,去告訴那些斯巴達人,我們遵從他們的話在此倒下」。

雖然說斯巴達人都不會像雅典一樣學習說話技巧和修辭,但他們的說話有時卻意外地帶有一種質樸的霸氣。另一個故事中(電影沒有),有一位雅典人看着一幅雅典人打敗並殺死斯巴達人的畫,雅典人感嘆說「雅典人真勇敢!」。這時旁邊的斯巴達人插了一句話「在畫中呀」。

本文由努力工作的斯巴達人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