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當五歲的兒子想跟另一個男孩結婚

在瑞典,當五歲的兒子想跟另一個男孩結婚
Photo Credit:Lars Plougmann@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才五歲,對愛情、婚姻及性別並不是非常清楚,但我不想馬上告訴他「男生不能和男生結婚」這樣刻板的答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謝夙霓、Fiona Zheng

有一個愛情故事是這樣子的︰台灣先生和法國先生從年輕時便相識,後來成為戀人,最後決定長相廝守一輩子。法國先生為了愛離開家園,並選擇定居在撫育他愛人的土地上。

他們有著比親人還親的關係,也攜手走過了三十五年的風風雨雨。後來,這位台灣先生罹患癌症,纏臥病榻即將離開人世,法國先生卻不能陪伴他,因為他們在法律上僅僅只是陌生人,儘管在現實生活中,他們早已相伴一生,如同真正的家人。

一張婚紙,代表了法律上實質的名分,也賦予了伴侶可行使的實質權力。當初兩人協議好的一切,都被台灣先生的親人拒絕了,最後就連臨終的探視都變得困難。說好「陪他一起到老」這句話一直縈繞在法國先生的心裡。最後,獨自活在人世間的法國先生從自家高樓一躍而下,結束自己生命,並留下這句話︰請將我的骨灰混入他的骨灰,一起灑向大海,其他我別無所求……

某天,五歲多的兒子告訴我︰「我長大想和最好的朋友結婚!」原來,兒子想要結婚的對象是一個名叫Jonas的伊拉克小男孩。

我佯裝鎮定地微笑反問他︰「Jonas願意嗎?」他才五歲,對愛情、婚姻及性別並不是非常清楚,但我不想馬上告訴他「男生不能和男生結婚」這樣刻板的答案。

不能干涉他人

在這邊生活多年,我想,瑞典文化影響我最深的一件事便是尊重。

對與自己不同的人、事、物學會微笑地尊重,可以不支持、不認同或者表達反對,但絕不能干涉他人,並指使對方按著你的意志行事。我開玩笑地和瑞典友人提起這件事︰「我兒子說想和另一個男孩結婚。」

沒想到對方反問我︰「妳可以接受嗎?」我想了想說︰「我需要一點時間,但若是孩子需要這份愛,我依然會妥協。」瑞典友人點點頭說︰「的確,大家都需要一點時間去接受和我們不一樣的事情。妳可以保有自己的意志,不過,不干涉還是比較好的。」

這個友人是一個比我年長的瑞典人,我在他的古董店裡實習,一邊學習瑞典語、一邊不支薪工作。這位瑞典先生有一個同居人(sambo),十多年了,兩人都選擇保持這樣的關係,也不結婚。對他們來說,婚姻並非感情路上的最終選項。除了結婚,人生還有許多其他的選擇。

剛開始學習瑞典語,講到婚姻狀況時,SFI(移民瑞典語學校)老師最先教的幾個單字就是gift(結婚)、ogift(未婚)、singel(單身)、sambo(法定關係的同居)、skild(離婚)、änka(寡婦)、änkling(鰥夫)。當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彼此熟悉之後,我們總不免好奇地詢問對方的婚姻狀態,sambo(同居)就是當時很常聽到的一種依親關係。

在瑞典,許多伴侶可能同居幾十年,孩子都兩三個了,依然維持不婚但同居的關係。有些亞洲人問︰「為什麼不結婚呢?」瑞典人就會這樣回答︰「現在這樣的關係很好,為何要去改變呢?」

這種感覺沒什麼錯的答案,聽在亞洲傳統觀念下長大的人耳裡,卻像是一種不想被婚姻約束的詭辯。不過,對崇尚個人自由的瑞典人來說,在一段親密關係中,個人意志的感受更為重要──在意他人的眼光、將就妥協,對他們來說是無意義的。

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瑞典語也因應人生不同階段、不同關係,衍生出各式各樣多元化的家庭關係詞彙,如︰manbo、turbo、X-Bo、solbo、solbo等(許多不同bo[居住)的關係讓很多人誤以為瑞典人關係非常混亂,但一般最常見仍是結婚和同居關係)。

6036637984_75d3c7b2f4_o
Photo Credit:Robert Block@Flickr CC BY 2.0
瑞典婚姻法 vs. 同居法

瑞典和其他國家一樣,婚姻仍是多數人的選擇,比較特別的是,瑞典對於怎麼樣的人可以行使婚姻的權利,賦予了較寬廣的定義。

瑞典人對於同性關係採取尊重且開放的態度,每年在不同城市都有「彩虹節」遊行活動,同性的議題也非常融入一般日常生活中,沒有人因此覺得不妥。

一九九五年,瑞典通過《伙伴關係法》(Partnerskap),意指同性伴侶可依此法令登記結婚,同性伴侶擁有與異性配偶幾乎完全相同的權利和義務,包括共同持有財產,也可共享孩子監護權。二〇〇九年,瑞典更進一步頒布新的婚姻法,並將同性婚姻納入婚姻法中,取代舊有的《伙伴關係法》,其中,法律保障了同性婚姻者可試管受精的權利並擁有自己的孩子。

瑞典同居關係的比例僅次於結婚,同居和結婚看起來意義相差不大,都是共享孩子監護權、共同持有房子和房子內的所有東西。

同居法和婚姻法的差別,可以《龍紋身的女孩》三部曲的作者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女友為例,她與拉森同居超過三十年,二〇〇四年,拉森過世後沒留下任何法律效力的遺囑,因此他所有書籍的版權、財產都與他同居超過三十年的女友無關,全部由直系親屬繼承。這就是同居法和婚姻法最大的區別,同居法只包括兩人共同居住的房子和屋內所有的物品;婚姻法則包括了雙方的所有財產(存款、股票、房產、汽車等),也包括負債。

如果伴侶同居後才購屋,不管頭期款或貸款是誰繳的,這屋子自被購買那刻起就屬於共同持有。分手後,房子內的所有物件也都必須均分。但是,若屋子是一方在同居前就購買,屋子即屬於私人財產,不論另一半是否曾負擔貸款,分手時都不需要均分房產(車子在同居法裡屬私人財產,沒有與對方均分的問題)。

同性關係議題

身處這樣容納百川的瑞典社會,讓我不禁想起在瑞典移民語言學校課本裡的一課。為了幫助我們這群初到瑞典的新移民了解瑞典社會,課本裡有一些關於同性議題的內容,除此之外,老師還特別額外加了幾堂同性關係的討論課……

有次,我們討論了一個兩對不同性別的同性伴侶,藉助試管受精手術,共同擁有一個孩子的案例。

這個案例從一個同性戀父親的自白開始,他對孩子的成長感到憂慮,因為害怕孩子面對他的特殊身份會感到困惑,更害怕孩子因為他的關係受到霸凌。

孩子在兩個同性戀家庭間往返居住,有天孩子問父親︰「為什麼爸爸媽媽不能和別人的父母一樣住在一起?」他告訴這孩子︰「因為媽媽和Lisa阿姨彼此相愛,她們想住在自己的公寓裡。」因為媽媽愛著另一個女人,而爸爸也愛著另一個男人,所以爸爸媽媽不能住在一起。答案就是這麼簡單。

在這看似盤根錯節的瑞典家庭關係裡,一切其實如同這答案一樣簡單,不管關係如何發展,重點是只要當我們心中有愛,便可以公平、不受干擾且被尊重地生活著,不需隱晦也無須害怕。

當不同文化的移民來到瑞典這塊土地上,慢慢地會知道,瑞典是一個會給予人人生而平等的權利,且有真正法規規範並保護每個需要被保護的人的國度。當然,這裡面有個前提,就是每個人都必須尊重跟自己不一樣的人。

愛、規範與尊重,就是這三個關鍵字,讓這塊土地這麼迷人。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剛剛好,最完美!向瑞典人學過幸福日常、不加班也富有的自由Fika人生,聯經出版

作者︰謝夙霓, Fiona Zheng

「北歐最大國」瑞典是一個高福利、高所得、高幸福感的國家,但同時,它也是一個冬天見不到陽光、所得稅是薪水的30%、接收最多難民的北歐國家,又濕又冷的瑞典,如何創造出世界上最快樂的民族之一?

旅居瑞典的謝夙霓、Fiona Zheng以深入淺出的視角,探究文化、教育、經濟、家庭等面向,爬梳瑞典人的生活哲學︰為什麼瑞典人從不花時間排隊,凡事預約?彈性工時制度下,員工如何和老闆談工時?瑞典父母如何從育嬰假的制度中得益?為什麼在瑞典的童書裡,公主要拯救王子?瑞典的咖啡文化又是如何讓舉國上下的人民為之瘋狂,一天至少要FIKA一次?除此之外,為什麼瑞典人對Lagom(剛剛好)這麼執著,凡事堅持不要太快,也不要太慢?

剛剛好,最完美!_立體書封含書腰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