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淪陷】除了總辭,民主派議員還可以做甚麼?

【議會淪陷】除了總辭,民主派議員還可以做甚麼?
Photo Credit: dhkchannel Youtube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你或許不贊成非建制派魯莽總辭,也大可提出有理有據的建言甚或批評,讓我們把香港政治得失回歸就事論事,探索更多可能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黃碧雲是不是「替死鬼」,已不是全局的重點

當下,即使你或許不贊成非建制派魯莽總辭,也大可提出有理有據的建言甚或批評,讓我們把香港政治得失回歸以事論事,探索更多可能性。

只不過是前天的事,非建制派(下簡稱:民主派)在高等法院裁定「4議員失議席資格」之後,晚上彷彿嚴陣以待向全港宣告:「不能一切如常」。哦?聲稱「不能一切如常」難道終於有破格的新做法嗎?

如果你滿心歡喜,以為不久就看見民主派齊心一致商議機智的行動綱領,手法靈活變通、出其不意,這個良好盼望也幻滅得太快了。原來,這兩天所見,不外乎財委員一致拉布拖延,一點也不破格。亦好像所有議員一起「心神領會」拉到最後一刻大家都會放行,始終這次36億港元教育撥款爭議甚少,卻適逢DQ議員案令人憤怒,不強硬表態亦不可,於是一眾議員極度頭痛。

最後,無論非建制派開多少次會,現在市民看到的表象是「大家心知肚明『大圍』想通過,這次由黃碧雲做替死鬼了事」,只剩下朱凱迪、陳志全間接表達不滿,要過的議案還是要過。

現在筆者重點不是追究甚麼罪責,探查黃碧雲是迫於無奈「做替死鬼」,抑或是民主黨的政治判斷,認為教育撥款不宜添加太多政治惡鬥。一切問題在於:非建制派自陷於被動劣勢。他們既然懂得開會議商討,按道理是要「主動」找出平衡點,這麼多人的腦袋就想不出來?

林鄭每一步也經過計算,民主派像盲了一樣沒有變陣

首先,非建制派錯配了焦點,因為早前林鄭月娥已完全把DQ案、追索巨額開支的責任,全盤交予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負責,林鄭把DQ案及教育撥款一事,完全訴諸計謀盤算應對,她首先聲明議員及傳媒在DQ案逼迫她也無用,權責經已轉移,而再提出少爭議的教育撥款過不到,就是議員責任最大。

看出關鍵之處了嗎?林鄭再不似梁振英,愚蠢用惡意語意挑釁全港反對情緒,而是化成了官僚的計算,每一步也提出理由和步驟。可是,非建制派議員卻像盲了一樣,無論對方做甚麼,也僵化地回應。

面對林鄭為他們布置的政治困境,非建制派議員好應立即對準袁國強一人身上,他們第一步應該商議出彈性的聯合策略,議員向外宣布及解釋:

律政司司長全權負責DQ案,難辭其咎,故主動聯合提出強硬要求「袁國強必須為DQ案問責下台」,為表示民主派議員的理性和善意,當下先通過教育撥款,隨後的議案正式啟動拉布程序,如果林鄭及袁國強接受了善意後不作回應,即林鄭一切和解淪為門面「口術」,在通過教育款撥之後,非建制派將會在各方面抵制,甚至考慮動員要求袁國強面對市民,直至袁國強宣布請辭下台為止。(只要說法完整夠力,怕甚麼?)

如此統一策略,審視了新形勢,即反守為攻,既然林鄭主動把手中的球拋向袁國強,袁不是特首,卻是低一級的問責高官,非建制派議員的作戰對象必須立即調整,不是被動等待林鄭在未來補選釋出善意,也不是按林鄭的計算陷議員不義。一旦他們被迫也要通過教育撥款,好應該反其道而行——統一行動,突如其來宣告釋出善意通過撥款,隨即在其他議案拉布直迫袁國強下台,讓林鄭承受政治後果。

民主派理應「化被動為主動」直指袁國強下台,重新審視形勢變陣挽民心

上述做法重點不在於死執「即時有沒有用」的問題,而是相比自陷於被動劣勢,政治態度、手法,一轉令政府變成是回應的一方,令政府變成被動的一方,如果有後續行動,林鄭承受的再不是個人壓力,而是要望向袁國強的處境,畢竟袁是上一屆政府續任司長,不是天經地義長駐新一屆政府。

是故,此舉一出,即讓主流市民具體理解議員「軟中帶硬」的姿態,而且道理愈來愈強:並非藍絲陣營聲稱的盲目搞事。請問若說破格,用不尋常的方式應對林鄭政府,這不是遠遠比現在疑似「弄個替死鬼」出來更破格嗎?

可見,我們千萬別把世事看作「不是總辭,便等崩潰」,而是非建制派陣營必須要重新改組協調,更靈活地商議統一策略和論述,每一步都更主動、更有力,而不是盲頭蒼蠅一般,連對方布置好讓議員們陷於不義,也把DQ案責任轉移了,卻無所知覺,繼續重複舊有套路,這稱得上是「不能一切如常」嗎?

請緊記,這些看法絕不是對民主派議員憤慨怨恨,而是作為拋磚引玉,不要在議會大難臨頭的時候,瘋狂詆毀留在議會的議員,盡廢他們原已薄弱的意志,連一塊磚瓦都要摧毀。反之,中間地帶還有很多步法可以準備,如果他們面對困境太久,狀態老了、累了,一時不察,我們念及香港全局,好應該盡力多深思剖析問題,助他們「醒腦提神」。

延伸閱讀:

  1. 〈【DQ補選.附表】建制派料盡吞4席,民主陣營大亂〉
  2. 〈給薯粉及黃絲:這才是林鄭的「大和解」,與我們理解完全不一樣〉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