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民族英雄李舜臣(下):以寡擊眾的世界戰史奇蹟「鳴梁海戰」

韓國民族英雄李舜臣(下):以寡擊眾的世界戰史奇蹟「鳴梁海戰」
電影《鳴梁:怒海交鋒》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舜臣這幾場用兵之靈活,取得戰役之勝利,更讓後人譽為民族英雄、衛國將軍,根據統計,李舜臣前後七年在海上與日軍交戰46次,無一次敗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韓國民族英雄李舜臣(上):忠武公的「海上巨物」龜甲船
韓國民族英雄李舜臣(中):壬辰衛國戰爭轉折關鍵「閑山島大捷」

丁酉再亂前夕,因戰功屢屢被李舜臣搶走的元均心生不滿,趁戰事稍作平息,對朝廷上位者大進讒言,指稱李舜臣功高鎮主,不得不防。這也害得李舜臣吃上了一頓莫名其妙的牢獄之災,元均也重拾朝鮮水軍指揮權,官拜夢寐以求的三道水軍節度使(삼도수군통제사,三道水軍統制使)職位。

元均以為飛黃騰達之日來到,但怎麼知道過沒幾年,丁酉年戰事重起,倭軍再犯。此次率軍前來日軍統帥,為藤堂高虎(1556-1630)與脇坂安治(1554-1629)等人。

朝鮮朝廷於1597年6月,派元均率領大批朝鮮艦隊與日軍作戰,但元均根本就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加上久未操兵,欠缺周全應敵之策與準備下,出師不利,首戰就損失30餘艘戰艦,逃回閑山島。7月7日,元均再次奉命出兵,此次是為了補給前線物資,但又遇到大批日軍襲擊,大敗回營,甚至連都元帥(도원수)權慄(권율, 1537-1599)也看不過去,除了痛斥元均外,還判刑杖處罰。

最後,決定元均歷史地位,也是他生命中最後一役,為漆川梁海戰(칠천량해전)。當天,元均他從閑山島率領169艘戰艦出海應戰,但所率領的水軍,戰後幾乎全被全數殲滅,損失了157艘,上千人在海上被日軍襲擊斬首,數千人跳船逃亡溺斃海中,只剩下死裡逃生的12艘船,苟延殘喘地航回本營,元均也在當天被藤堂高虎的部隊活逮,後經處死。同時,這一戰也決定了日本丁酉再亂海上統治權,對日軍來說,失去李舜臣的朝鮮海域,就像無人防衛的敞開大門,任憑倭軍嘻笑揚帆長驅直入。

這時,朝鮮朝廷見狀不妙,想起了獄內的李舜臣,馬上重新啟用,讓李舜臣重回三道水軍節度使職位,期盼他能在雙方兵力相差懸殊困境下,再創奇蹟,重新逆轉戰局,這也開啟了鳴梁海戰(명량해전)序曲。

此時,接任元均指揮位子的李舜臣,自己也十分了解當時的困境,因為他底下只有從元均手上接下來的僅僅13艘軍艦,以及大約兩百名士氣低落的水軍,但他已經沒有時間可以考慮如何徵兵,或向朝廷要求更多資源來重整軍隊,因為10月26日,日本艦隊已經繞過朝鮮半島,正朝向半島西岸與中國挺進。

李舜臣知道,若被日本水軍強趨直入的話,國必亡,族必滅。這一戰就是與日軍決一死戰之關鍵時刻。

此時,朝鮮半島西岸唯一由朝鮮控制的海岸,為西南端狹窄的鳴梁海峽。鳴梁海峽地形狹窄,日本水師主艦隊133艘船艦,外加200多艘的後勤補給船,無法全部進入此地,包圍李舜臣僅存的13艘軍艦,只能被迫散開批進攻。因此,李舜臣心生一計,若能把日本海軍引誘到海峽內,個個擊破的話,倒有逆轉戰局之可能性。最為重要的是,李舜臣知道鳴梁海峽有個重要的地理特點——海水波濤洶湧,且海峽裡的海潮,每隔三小時就會逆轉一次,改變潮流——這一點,日本海軍全然不知。

開戰前夕,李舜臣帶領著僅存的軍艦,停泊在海峽北端,等待日軍前來,百餘艘的日軍艦隊,轟隆轟隆地乘著海浪北上,李舜臣一船當先,驅使龜甲船往前攻擊,尾隨在後的朝鮮海軍,也受其鼓舞馬上跟隨而去。

所有朝鮮士兵想的是,奮力一戰還有勝利之可能,若是不戰而降,迎接的僅僅是死亡。

명량-1
電影《鳴梁:怒海交鋒》劇照

兩軍交戰,三小時過後,鳴梁海峽海潮開始旋轉,海潮逆勢地快速流向南方,日本海軍嚇了一大跳,船身也開始往後漂,砲火也開始瞄不准李舜臣主艦,日方的戰艦開始相互磕磕碰碰,造成船身大大小小損傷。

海上一片混亂。

李舜臣趁敵軍慌張之際,此時下令所有船艦總攻擊,對日軍展開猛烈攻勢。

大量的日艦擁擠地漂流在狹窄鳴梁海峽內,成了被動、被宰的甕中鱉,雖然李舜臣只有13艘軍艦,然而憑藉天時地利人和,擊沉日軍31艘軍艦,同時也造成大大小小92艘軍艦損傷。洶湧的海水,也讓急忙跳下船求生的許多日本士兵,無法順利游上岸邊,溺斃海上的亡魂不少。共計此次海戰下來,日軍約8,000多人陣亡,而朝鮮王朝陣亡人數只有34人,李舜臣13艘戰艦完好如初,擊斃首領來島通總(1561-1597),創下世界海戰史上的一個奇蹟。

其中,李舜臣在船上鼓勵士兵的「必死則生,必生則死」(필사즉생 필생즉사),也成為後人傳頌之佳話。今日鳴梁海峽海水,仍如同六百年前般,流速急速,有人說,大概是因為太多日本亡魂命喪於此,時聽海峽內震天的濤聲似哭聲。

這一戰震驚日本,戰情也因此逆轉,成功地阻止日本進軍黃海通道,也解除了中國外患危機。後來明朝派遣鎮守港口的水師,得以移師前去幫助李舜臣一臂之力,同時也截斷日本地面部隊,入侵朝鮮本土的後勤補給。

隔年,1598年11月19日,李舜臣生前的最後一天,也是最後一役,他與明軍水師60歲鄧子龍(1531-1598)老將軍一同作戰,帶領共計150艘聯合艦隊,在朝鮮半島南端,攻打試圖衝過封鎖線與其他日本水師集結的500多艘日本船艦。

李舜臣再次藉由主場優勢,透過假扮漁夫密探,蒐集到日方情報,加以把日本艦隊引入狹窄海峽,利用性能更為優越的大砲,轟擊敵軍,使得日軍損失超過半數以上的軍艦。這樣的損傷,也無疑地宣告韓日海戰將劃下句點。

可惜的是,李舜臣和鄧子龍於觀音浦包圍日軍時,不幸雙雙遇難。

目睹李舜臣被日軍打中左胸中彈倒下的長子與姪子,聽從李舜臣最後一道命令:「我們就要得勝了,戰鼓繼續敲,不要讓日本人或我軍知道我死了!」最後李舜臣姪子穿上叔叔的盔甲,假扮成李舜臣站在主艦上繼續指揮,奪得最後勝利。這場戰役,史稱露梁海戰(노량해전)。

露梁海戰是中國明朝和朝鮮王國聯軍之勝利,同時也是李舜臣最後一場戰役,共計殲滅了350多艘日本敵船,取得了巨大勝利外,也替戰後朝鮮半島開啟近200年的和平局面。

李舜臣這幾場用兵之靈活,取得戰役之勝利,更讓後人譽為民族英雄、衛國將軍,根據統計,李舜臣前後七年在海上與日軍交戰46次,無一次敗北。

這樣的功績,更讓英國海軍准將間歷史學家巴拉德(G.A.Ballard)一九二一年出版的《海洋對日本政治使的影響》(The Influence Of the Sea on the Political History of Japan),大大稱讚李舜臣的歷史地位,寫道:「英國人很不願意承認世界上有任何人能跟英國海軍名將納爾遜(Horatio Nelson)齊名,然而,如果有哪個人能資格享有這份殊榮,一定就是這位偉大的亞裔海軍將領。他一生攻無不克,最後戰死沙場。沈在朝鮮外島外海海底那數以百計的日本軍艦殘骸,以及船上一同殞落的英勇戰事,這都標示出他的出征路線。」

此外,李舜臣文武雙全,他與倭寇戰爭時期,寫下《亂中日記》(난중일기)與《壬辰章草》(임진장초)兩書,記載當時他對國家的期望、軍事戰術的應用,與戰爭前線狀況之描述等,跟與朝鮮五大名宰相之一柳成龍(류성룡,1542-1607)所著的《懲毖錄》(징비록),合稱為壬辰倭亂三大古籍。

李舜臣戰死後,於1604年被追贈為宣武功臣(선무공신)1等功,與德豊府院君(덕풍부원군),並於1793年(正祖17年),又追贈為領議政與忠武公諡號。現今葬於忠清南道牙山市陽峰面於羅山(어라산)上。

今日,韓國當地許多博物館都有展示出龜甲船模型,在麗水還有復原比例1:1的龜甲船原型,供遊客參觀,提到龜甲船也讓韓國人想起,過往衛國將軍李舜臣在海上奮戰的功績。且李舜臣的功績也多次被改編,拍攝成諸如2014年電影《鳴梁》、2016年《壬辰倭亂1592》等戲劇重現於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慶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