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力歐週報:網際網路創業的結束?紐約時報書評內幕、你的大腦沒有容納你的記憶,它就是你的記憶

馬力歐週報:網際網路創業的結束?紐約時報書評內幕、你的大腦沒有容納你的記憶,它就是你的記憶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週選了十篇文章,可以讀一下Vox的評論,關於現在在網路上創業的困難,老實說裡面很多內容並不新鮮,不過當作一個網路創業的背景故事一讀也不錯。另外Wired網站上報導最新關於大腦記憶的研究和Cup上關於紐約時報書評版的介紹都很值得一讀長知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商業】

The end of the internet startup

內容還沒有太多新的insight,不過看看一個矽谷歷史演變還可以。

幾點觀點:

1.以前創業比較容易,因為是摘取掛在低處的水果,而現在創業都被大公司佔據住位子會是可以輕易併購(當然這不是絕對,不然就不用創業了)

2.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大突破的創新科技(想想Peter Thiel說的,我們想要飛天車卻得到140字)

3.不過我們還是很有機會,可能會轉向其他現在還不明顯的產業,電動車、送貨無人機等等。(這不就是每次創業大突破的現象嗎)

覺得寫完評註之後真的有點無聊...XD

熱鬧了15個月後,中國直播的泡沫破了?

「直播也迅速引起了監管部門的重視,相對2016年的「直播元年」,2017年是個直播「嚴年」。主管部門幾乎是一月一查,就在上個月,文化部剛剛關停12家平台,處分了包括虎牙、YY、龍珠在內的30家知名平台。

這是一個似曾相識的故事:資本和創業者快速抓住一個風口,以極高的熱情、大把的金錢製造了用戶量的爆發,經歷急速掙錢和花錢,又受到政府強力監管——直播行業過去一年的速起速落,將變成一個又一個以年為計的新風口。

繁榮過於短暫,以至於人們還沒有參透劇情。」
【藝文】
紐約時報書評內幕

「Pamela Paul 主張:只有誠實的書評,沒有客觀的書評,而最好的書評必然是理智與感情並用。她提出多項撰寫書評的標準--不可劇透、比較其他同類題材作品、作者往蹟、書中行文風格(須附例子)、評價箇中優劣--並強調書評必須下判斷,告知讀者是否一本好書,是否值得投放時間。Pamela Paul 個人最喜愛的一篇書評出自著名報告文學作家 Michael Lewis,針砭美國經濟學家 Timothy Geithner 的回憶錄,下筆第一句便是:「他寫了一本好書--但姑且置之不論。」」

這個寫任何一個評論都是一樣的道理,有意思。

一生人讀到幾多書?

看起來我的情況應該是可以有3000本,但不讀劣書的決定不容易啊

「Pamela Paul 的閱讀策略是避開劣作,若是工作需要,便先讀 40 頁判斷好壞,如有興趣即著人撰寫書評,無興趣則束之高閣。Pamela Paul 自言常因未曾讀過大仲馬而感到遺憾,但同時又覺得人生苦短,容不下一本劣作,想一想便斂手了。想來,或者所有讀者都經歷過這種兩難。」

【科學】

Your Brain Doesn't Contain Memories. It Is Memories

很有趣的研究分析。你的大腦其實並沒有一個「儲存」記憶的地方,整個大腦就是你的記憶。【國際】

快的代價 ── 中國的高鐵大夢

「中國的大計是建造一條從連接昆明和新加坡、途徑老撾、泰國、馬來西亞的高鐵鐵路。CSIS 卻認為,該鐵路對於老撾的經濟效益根本不大。中國的目標是建造新的陸路運輸線,讓中國西部的貨物能流通到南亞,但老撾的人口細小,從貿易中可得益不多。」

【社會】

劉曉波之死熄滅了中國民主改革的希望

【職場】

The man who takes a plane to work every day
從灣區日報那邊看來的。Motiv的CTO和共同創辦人每天(對,每天)搭飛機通勤去上班。他每天早上五點鐘出門開車去機場(南加州的Burbank,Disney的studio在這裡),然後搭飛機去奧克蘭,大約90分鐘,接著開車到舊金山市區上班。每天的總通勤時間大約6小時,五點起床,九點以後到家。飛機採包月制,月費是2300美元,可以無限制的搭乘單引擎飛機往返。

每天通勤6小時,太猛了。

這世界需要怎樣的人才?日本雀巢CEO用3個案例教會我的事

通行世界的人才,簡單來說就是能夠不斷締造勝利的人。高岡認為,要做到這件事,不可或缺的條件是「行銷力」,也就是「發現、進而解決顧客問題」的能力。高岡將做法歸納 3 步驟:

定義顧客是誰。
發現他們的問題。
思考解決問題的方法。

【財經】

在中國使用現金?你已經過時了
最後的觀點很有意思:

「對於中國可能會發生的事情,有這樣一個推測。在2000年代初的日本,翻蓋手機可以做很多事情,無論是觀看有線電視,還是在商店裡付款。但正是由於這些手機如此先進,日本向智能手機轉移的速度就比較緩慢,結果15年後,日本從科技巨頭淪為了落後者。

眼下在日本,這些仍在被使用的翻蓋式手機被稱作加拉帕戈斯手機(Galápagos phones),因為它們完美地演變成了一個孤立的環境。

阿里巴巴和騰訊無疑意識到了這一點,正在向國外擴張,以確保它們最新的創新不會步恐龍的後塵。」

如果你喜歡馬力歐報報,歡迎加入粉絲頁看到我的第一手分享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網摘』文章 更多『楊士範』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