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特赦否?解決扁案爭議,還有第三條路可走

小英特赦否?解決扁案爭議,還有第三條路可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赦」這件事,或許不是小英現在立刻能做的;但是國務機要費除罪化, 可能是處理扁案三個方法中,成本最低、爭議最小的一條路。

文:江上雲|財訊雙週刊 第533期

有鑑於前總統陳水扁近幾個月愈來愈常在外面趴趴走,更頻踩中監紅線,狀似身體好轉;7月7日,台灣高等法院開庭審查前總統陳水扁的身心狀況,以決定是否須撤銷停止審判。但於此同時,隨著阿扁顯露出的不耐,民間呼籲蔡英文總統特赦阿扁的聲浪也愈來愈急切,成了小英總統棘手的問題。

例如,「阿扁聯誼會」要求蔡政府在今年928之前宣布特赦阿扁日期;號稱65個本土社團發起的「赦扁、團結台灣向前行」記者會,則要蔡總統加速赦免扁;由六都八縣市民進黨籍議員發起連署的「台灣地方議會特赦阿扁總統大聯盟」,要求民進黨承擔特赦前總統陳水扁的政治責任,聯盟希望能有過半黨代表335人連署,如今達標三分之一,目前民進黨68席立委中已有40人連署,南、高、屏的區域立委更是無人缺席。

不僅如此,最近台南市長賴清德接受訪問時,更重申支持特赦扁,但也表示蔡總統從未公開表示意見;高雄市長陳菊、台北市長柯文哲等直轄市長,都表達過支持赦扁的立場。

然而,以現在蔡英文的聲望,撐得起「特赦」這個重大且爭議的政治決定嗎?除了特赦,還有什麼路可以走呢?

方法一》馬規蔡隨
扁續保外就醫 爭議將持續

扁案如何處理?一位法界人士說,問題其實很簡單,癥結在於究竟把阿扁界定為「醫療問題」還是「政治問題」?若屬前者,將阿扁當作罹病的受刑人看待,由於保外就醫模式有其與「其他受刑人」一視同仁的界線,若阿扁在外面的「非醫療活動」從事得愈頻繁,則保外就醫的正當性就愈薄弱。若屬後者,就要依賴總統或國會,以政治手段解套。

蔡政府現階段顯然採「馬規蔡隨」姿態,將扁案界定為單純的醫療問題。從政治利弊分析,這種手段的好處是,一方面既能維繫阿扁暫獲自由狀態,一方面又可免去追究審檢調在扁案訴追過程中的妥適性;尤其正值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召開之際,倘若當局真的同時認真追究扁案,則審檢調高層不免人人自危,恐不利於後續改革的進展。

不過,生病的猛虎還是猛虎,阿扁豈可能乖乖配合政治後輩擺布,披上病患的保護外衣安靜地度過餘生?

方法二》修法赦扁
立委已提案 看小英決心

另一個解決手段,亦即依賴總統或是國會,以政治手段解套,更直白的說,就是赦免制度。但現行《赦免法》,是以「判決定讞」為赦免之前提要件,扁身上尚有五案目前停止審理;為了幫扁解套,去年五月民進黨立委蔡易餘等19位立委連署提出《赦免法》新版本,一旦通過,仍未審完的案子將一併赦免。完全執政的蔡英文政府只要有心,一定辦得到。

蔡政府怎麼想呢?不但小英選前上電視節目時曾坦言:「這件事情在社會上仍然沒有定論,並非一個領導人的政治決定就可以決定的⋯⋯,因為特赦是有必須符合的要點,而且法學上有不同的看法需要克服。」

一年來,總統府幾度回應特赦議題,標準答案不脫「現階段最重要的工作,是全力確保陳前總統能夠獲得最好的醫療照顧,早日回復健康;最大的原則是讓社會不要在這個問題上繼續對立⋯⋯。」

顯然,蔡總統不想在台灣社會對扁案仍「各自表述」的情況下,再去捅馬蜂窩,讓自己陷於兩極對立的紛擾。但是,小英完全不處理,難向扁迷交代,在「特赦」與不作為之間,難道沒有其他的路可走?

一位熟悉扁案的人則提出「國務機要費修法除罪」,做為初步解決扁案的看法。

事實上,總統的國務機要費與首長的特別費,名稱雖不同、金額大小有別、支用程序亦不盡相同,但使用項目或本質一樣,俱作為犒賞、送禮、迎賓、宴客、勞軍等之用,特別費更是源自於早年的國務機要費。在馬英九特別費案,法官蔡守訓引用宋朝「公使錢制度」為馬緩頰,又以「大水庫」理論,為說詞前後不一、且將特別費申報為個人財產的馬英九脫罪。

方法三》國務機要費修法
成本最低,爭議最小

然而,同一法官審理性質相近的國務機要費案,審理標準卻南轅北轍,捨棄大水庫理論並重判阿扁,政治審判味道濃厚。至於其他案件亦然。一位法界人士就表示,若將扁案界定為一樁嚴重悖離民主法治原則的政治報復案件,姑且撇開是否針對審檢調的濫權究責不談,由蔡總統將阿扁與涉案的核心幕僚們一併特赦,才是根本解套手段。

先前陳水扁就曾不平地說:「副總統有,五院院長有,各部會首長有,甚至縣長鄉長都有所謂的首長特支費,但是在總統府的首長預算書中,卻找不到首長的特支費。」

事實上,從國務機要費歷次的判決,也可發現法官逐漸傾向認同國務機要費與特別費性質相似。例如陳水扁的判決,從一審的無期徒刑,到二審的有期徒刑二十年,到更一審的兩年八個月,當時的祕書長馬永成從有期徒刑二十年、十一年六個月,到八個月,判刑愈來愈輕。

「馬英九在特別費修法前就已經沒事了,何況是修法後的現在?」在2013年《會計法》第九十九之一條修正案時,就有人主張把國務機要費與機關首長特別費、教師研究費等,一起除罪,但國民黨不同意,讓國務機要費一直未獲真正解決。

國務機要費可說是扁案的源頭,一切紛擾皆起於此,若小英能從國務機要費的修法,向阿扁遞出橄欖枝,也不至於被認為對扁案毫無作為,被此案牽連的幕僚,也不必因停審案件而終身動彈不得。就像當年特別費修法一樣,無須開庭審理,就可讓所有涉案者都解套,也沒有扁是否該出庭的問題。

67歲的他,面對人生將被以「貪腐」蓋棺論定,充滿不甘心,偏偏小英一點動作也沒有,讓他的希望落空。「特赦」這件事,或許不是小英現在立刻能做的,但國務機要費除罪化,可能是成本最低、爭議最小的一條路。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