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二):格達費「我要成為非洲王」的野望

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二):格達費「我要成為非洲王」的野望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古庫尼做得更狠,直接把哈布雷趕出恩加美納,坐穩老大的位置。格達費大喜過望,想說出資了這麼久,終於可以開始回收,朝非洲王更進一大步了。於是他立刻跟古庫尼說:「讓查德跟利比亞合併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雖然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法屬查德跟義屬利比亞的邊界問題有爭議,但畢竟是沙漠地區,沒什麼價值,也就沒有引起什麼後續紛爭,至少兩邊都沒有進一步處理奧祖地帶的意願與動機。接著1950年代起,非洲國家一個一個接著獨立,利比亞於1951年宣布立國,並且於1955年跟法國簽約,大致確立雙方邊界;1960年換查德脫離法國獨立,不過雖然說是獨立,但實際上法國的影響力只是有增無減,因此獨立後的查德,便承認並且延續之前的條約內容。

奧祖地帶並沒有因為這些外交程序而得到解決,雙方依舊主張是自己的領土,但也僅止於喊喊而已。

一直到1965年,由於帶領查德獨立的總統托托巴姆耶(François Tombalbaye)實施一黨專制,並且在內政上有偏袒自己族群的狀況,再加上邁入現代國家的中央集權過程中,忽略伊斯蘭族群的利益,因此激起境內的穆斯林組成「民族解放陣線」發動內戰,使查德局勢陷入動盪不安,讓有野心的外國勢力開始覬覦。

François_Tombalbaye_p1959
Photo Credit: Moshe Pridan @ public domain
帶領查德獨立的總統托托巴姆耶

查德近代史上,跟現在的網路爭論差不多,戰南北是歷久不衰的老梗。由於北方的伊斯蘭族群是過去的優越族群,常常侵掠南方部族,抓人為奴,長期下來發展出瞧不起南部奴隸的驕傲感;然而殖民帝國到來之後,與法國合作,以抵抗北方部族的南方非伊斯蘭教族群翻轉了這樣的宿命,發展得比北方還好,使得南北兩邊有著互看不爽的傳統。不但爆發上述提到的內戰,也埋下豐田戰爭的另一項因素。

等等,你問說法國在幹嘛?喔⋯⋯就是因為法國在1965年撤兵,內戰才打起來的啊。一直到1968年,處理完巴黎學運之後,法國戴高樂政府才派出軍隊協助穩定局勢。

1969年,獨立後利比亞王國被傳說曾到台灣留學,跟台灣關係非常好的格達費(Muʿammar al-Qaḏḏāfī)發動政變推翻。格達費上台後,不知道是不是政戰系統裡的大中國觀接收太多,一直想來個天下大一統,成為阿拉伯王,他曾跟埃及商議共組阿拉伯聯邦共和國,以及和阿爾及利亞合為聯邦,但都被打槍,沒人鳥他。這些行動讓外界認為他志在中東,然而,接連被打槍之後,他開始將目光轉向非洲內陸。

既然中東搞不起來,那老子我來當個非洲王總可以吧?

透過石油的收入,格達費大肆發展軍武,並且積極介入其它非洲國家事務,例如發動奈及利亞、馬利等國的一揆⋯⋯阿不是啦,是煽動這些國家境內的伊斯蘭部落,起身對抗政府;又或是直接出兵干預烏干達內戰,賣人情給執政者等等。

沒什麼實質關聯、只是因為信奉伊斯蘭教,他都可以掰個「利比亞阿拉伯人」當作干涉藉口了,更何況是實實在在有領土爭議的查德奧祖地帶?查德民族解放陣線的資源與軍備提供,他就扮演著一定的角色。再加上當地發現了一種資源,讓格達費下定決心一定要拿到手:鈾礦。

於是1973年,判斷查德民族解放陣線應該已經沒搞頭的格達費,決定直接出兵查德,佔領奧祖地帶。表面上是十分順利的取得成果,但實際上卻是讓格達費一方面要直接面對法國;二方面狠狠打了民族解放陣線的臉。

因為民族解放陣線在起事時,主打的訴求就是「法國退出查德、查德獨立自主」,結果格達費這下直接現身,變成「利比亞進軍查德」,查德還獨立自主個鬼?於是民族解放陣線裡也分裂成支持格達費與反對格達費兩派。不過話說回來,這倒有點像某島的連姓家族,選首都市長大敗之後,買辦的地位岌岌可危,背後的老闆直接跨過海峽來開店一樣⋯⋯

螢幕快照_2017-06-02_下午1_15_49
Photo Credit: MrPenguin20、 Jolle @ public domain
查德民族解放陣線旗幟

此刻,查德政府沒有放棄可以見縫插針的機會,立刻派人傳訊給格達費:「只要你放棄對民族解放陣線的支持,奧祖地帶給你沒關係。」畢竟民族解放陣線本來就是在北邊的武裝組織,要是格達費答應這個條件,他們之間的不合一定會鬧一陣子,到時政府軍再出兵掃蕩殘餘即可,反正伊斯蘭打伊斯蘭嘛,不會傷到我南方的部族利益。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查德政府的這一步,還來不及獲得格達費的回應,總統托托巴姆耶就被麾下的將軍馬盧姆發動政變幹掉了⋯⋯。

這場政變有陰謀論的影子在,有一說認為法國不爽托托巴姆耶的土地換和平政策,倒不是因為什麼喪權辱國(又不是割法國的領土),而是給出去的土地有鈾礦啊,可以拿來搞核彈的鈾礦啊!所以假設法國會不爽,法國真的會不爽。

新政府一上台,立刻廢除前政府的政策,立場趨硬。格達費見狀,也以增強民族解放陣線中支持他那一派的軍事武裝回應,並且再度於1977年發動南征。這次真的可比當年中國共產黨渡江之後的摧枯拉朽之勢,一口氣直接挺進到首都恩加美納附近。

於是查德政府只好再度發動大絕,招喚青眼白龍⋯⋯阿不是啦,請法國來擦屁股。1978年,在法國軍隊的援助之下,將民族解放陣線擊退,才好不容易又讓局勢穩定下來。馬盧姆(Félix Malloum)自己也很憂慮,要是搞不定國內政局,法國說不定就直接派個人把自己換掉了。於是左思右想,他找到了一個現階段的大好盟友:民族解放陣線中的反利比亞派首領哈布雷(Hissène Habré)。

總統馬盧姆,總理哈布雷,看來這才是雙首長制的奧妙之處(大誤)。總之這個聯合執政的意義是重大的,代表著查德建國以來,北方部族的勢力首度入主中央政府核心位置。

不過呢,相愛容易相處難,可以共患難不能同享安樂。當局勢穩定之後,雙方共同的敵人消失之後,本來就很有野心的哈布雷一方面才不想當個二號人物,二方面也是意識到豐臣秀吉想把自己給幹掉⋯⋯不好意思跑錯棚了。總之,野心加上不安全感,得到的答案是普世皆然的:謀反。

1979年,這次連恩加美納都失守了,馬盧姆見大勢已去,宣布下野,換哈布雷上台。但是哈布雷連屁股都還沒坐熱,立刻又面對老戰友的趁虛而入:民族解放陣線中支持格達費一派的領袖古庫尼再度發兵。距離政變結束才一個月。

一而再,再而三的內戰,終於讓附近的非洲國家再也看不下去,透過非洲統一組織出面當和事佬,在當時的奈及利亞首都拉哥斯進行世紀大喬會,最後簽署了《拉哥斯協議》,喬出一個大聯合政府。由古庫尼擔任政府主席。

事實證明,這種大聯合政府比蓋在沙灘上的大廈還要脆弱。1980年,又內戰了⋯⋯

這次古庫尼做得更狠,直接把哈布雷趕出恩加美納,坐穩老大的位置。格達費大喜過望,想說出資了這麼久,終於可以開始回收,朝非洲王更進一大步了。

於是他立刻跟古庫尼說:「讓查德跟利比亞合併吧」。背後老大開口,當然是沒有第二句話。於是查德很快就跟利比亞簽署《同盟友好條約》,成立「伊斯蘭薩赫勒合眾國」。但這麼重大的變動,不但周遭國家口徑一致反對、譴責、關閉使館,地中海的彼岸,有個老兄更是怒到髒話不斷:法國總統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

本文經子瑜在非洲:查德生活二三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