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軍艦進入日本領海的多重意義(上):張冠李戴的「吐噶喇海峽」

中國軍艦進入日本領海的多重意義(上):張冠李戴的「吐噶喇海峽」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日本政府的說法屬實,那麼中國並沒有行使對(假的)吐噶喇海峽的「海峽過境通行權」,而是行使了對真正的吐噶喇海峽的「通行權」。

7月2日,中國海軍的情報收集艦穿過日本北海道與本州之間的津輕海峽,在此過程中,中國艦隻進入了日本領海。15日,再有中國海警船進入九州北部對馬海峽的日本領海。17日,兩艘中國海警船又駛入津輕海峽的本州青森縣領海。接二連三的進入領海事件引起日本媒體的警覺,中國則以「無害通過」、「符合國際法」、「日方不需小題大作」而輕描淡寫。

中國軍艦此前進入日本專屬經濟區的次數頻繁,但進入日本領海則非常罕見。撇除進入釣魚臺爭議海域的事件,此前中國艦隻(包括軍艦與海警船)進入日本領海只有兩次:第一次在2004年,中國核潛艦駛入沖繩縣周邊領海,當時引起日本很大震動。

第二次發生於2016年6月,中國情報收集艦駛入鹿兒島縣口永良部島以西日本領海(2016年事件)。這是中國一連串進入日本海域行動的一部分。2016年6月8日上午三艘中國三艘海警船也進入了釣魚臺的12海里領海。6月9日,中國軍艦進入了日本釣魚臺附近的毗連區,幾乎同一時間,俄國的三艘軍艦也出現在釣魚臺毗連區海域。 6月15日淩晨3點半左右,中國海軍情報收集船進入了鹿兒島縣口永良部島以西的日本領海。6月15日下午,中國另外三艘海警船再次進入釣魚臺領海。6月16日中國軍艦情報船進入沖繩縣北大東島以北的毗連區。短短不足十天,中國在日本附近活動頻頻,令日本大爲頭痛。

這五次事件中,第一次顯然是孤立事件,後四次則有相同的思路。其國際法意義,比軍事意義更爲重要。由於最近這三次事件還沒有充分發酵,這裡以2016年事件為例進行分析。

據稱,當時日本一開始的初步意見是利用「領海的無害通過權」處理,但經過更深入的分析之後,傾向認爲中國違反了「無害通過」的規定。但中國方面則堅持,中國在實踐「航海自由」:國防部和外交部相繼表示,中國當時實踐的是對吐噶喇海峽的「海峽過境通行權」,和「領海中無害通過無關」。在日本政府還在研究立場為何的時候,中國學者劉海洋已經發表評論,說日本在航行自由問題上「很虛僞」,「干擾西太平洋海域航行自由的做法應該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警惕。」 這樣,日本主張的「無害通行」與中國主張的「海峽國境通行權」成為雙方交鋒的關鍵,吐噶喇海峽也一度成為熱門關鍵字。

那麼,究竟什麼是「過境通行權」?它與「無害通過」有何不同?

「用於國際航行的海峽」與「海峽過境通行權」

1982年制定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簡稱公約)中絕大部分的條文都是在1958年日内瓦四大海洋法條約的基礎上把國際習慣繼續「成文化」(codify),但是在「國際海峽」這個問題上卻是「新問題」 [1]。經過第三次聯合國海洋法大會上的激烈爭論之後,公約專門為此訂立了第三部分「用於國際航行的海峽」(straits for use of international navigation,這裡簡稱「國際海峽」),並為其度身定做了「海峽過境通行權」(right of transit passage)。

關於哪些海峽或者水道才是國際法意義上的「國際海峽」意見極為紛紜。根據公約第37條,「國際海峽」的定義是「在公海或專屬經濟區的一個部分和公海或專屬經濟區的另一部分之間的用於國際航行的海峽。」這個條文故意為「國際海峽」的定義留下模糊之處,也沒有列舉具體的水道。但根據本條和相關的規定,一般認為「國際海峽」具備三個因素:地理因素、法律因素和功能因素。

地理因素較為容易理解,主要是天然和窄長的水道(但何為窄長有爭議)。法律因素主要包括兩項:首先需要兩端都是公海或專屬經濟區(即國際水域);其次,海峽的寬度(最窄處)不足24海里。由於公約規定領海的寬度最大為12海里,因此這樣的海峽的一段就完全成為一國(或多國)的領海。相反,如果一條海峽比24海里寬,那麼必然有貫穿海峽的水域屬於國際水域;船隻享有自由航行的權利,無需引用過境通行權。

功能因素更為重要的,即這條水道必須是「用於國際航行」。這裡首先涉及可航行性,即是否適宜航行;其次是如何理解「用於國際航行」:是有可能被用於國際航行?是偶爾還是經常被用於國際航行?是否需要有一定的流量?這些問題都存在爭論。但可以肯定的是,功能因素是公約所規定必須的,否則符合地理因素和法律因素的水道有很多,這項規則極容易被濫用;世界上幾乎任何鄰近的兩個島嶼(或者大陸和島嶼)之間的水域都可以說成是國際海峽。

在公約制定之後,從航行的自由到不自由,海域大致依次被分為國際海域、國際海峽、領海和內水(此外還有群島水域,見後),相應地,各國擁有在前三個水域內的自由航行權、過境通行權、無害通過權。

過境通行權無害通過權有更高的自由度體現在:潛艇不需要浮出水面,飛行器可以穿越,以及沒有明確規定其他適用於無害通過的要求(比如不能操作武器、不能在船上起降飛行器、不能搜集情報等)的限制。但它的自由度比在國際水域的自由航行權要低:根據第39條,船舶和飛行器必須「毫不遲延地通過或飛越海峽」,「不對海峽沿岸國的主權、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進行任何武力威脅或使用武力」;「不從事除繼續不停和迅速過境的通常方式所附帶發生的活動以外的任何活動」;根據第40條,「非經海峽沿岸國事前准許,不得進行任何研究或測量活動」;根據第41和42條,沿岸國可以為海峽指定航道和制定過境通行的規則。可見,過境通行權設置的目的是為了讓外國軍艦和飛機可以順利通過,而不是為了讓外國船隻「任意(有害地)穿插」一國之內的水道。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