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自己定義──日劇《瑟西爾的企圖》顛覆時尚雜誌潛規則

我的美,自己定義──日劇《瑟西爾的企圖》顛覆時尚雜誌潛規則
《瑟西爾的企圖》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編劇會用什麼觀點呈現日本時尚界左右日本主婦審美觀、生活方式乃至價值觀的行銷策略;又會如何開展女主角走出舒適圈、挑戰平衡家庭與事業的自我賦權之路,成為《瑟西爾的企圖》能否走出老套的關鍵。

夏季日劇已揭開序幕,新番日劇《瑟西爾的企圖》(セシルのもくろみ)被封為《First Class》(時尚惡魔)的主婦版,集結了真木よう子、吉瀨美智子、長谷川京子、伊藤步、板谷由夏,一字排開個個都是主役等級的強大陣容,儘管因為跟聲名狼藉的富士沾上邊,首集收視慘遭滑鐵盧,創下木十(週四十點檔)的最低紀錄。實際上也招來不少負評,譬如主角語調太誇張,粗線條得很過份、有違和感,一會兒狗血、一會兒勵志的謎之節奏讓觀眾一頭霧水。

筆者以為,第一集確實存在敘事邏輯不清楚的問題,但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部作品還是有可取之處,亦即仍維持了日劇即時反映社會趨勢的敏銳嗅覺。

本劇改編自人氣女作家唯川惠的原作《瑟西爾的企圖》,唯川惠曾經在2001年以《30沒戀人》獲得直木獎,《瑟》作是2008年至2010年她在雜誌《STORY》的連載短篇。瑟西爾這名字來自法國小說家佛蘭西絲莎崗(Françoise Sagan)的作品「日安憂鬱」,莎岡小說中的瑟西爾,是個與父親相依為命的少女,外表可愛但天性善妒,內心深沉複雜。唯川惠借用了經歷周遭環境變化,一步步打開潘朵拉之心的瑟西爾,隱喻本與時尚無緣,從不接觸、毫無認識的女主角,在踏入名利競逐的修羅場後,經歷女性之間攀比競逐、嫉妒背叛的蛻變過程。

值得一提的是,原著小說中讓讀者模特兒最終登上雜誌封面,在當時的時尚雜誌界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在小說連載告終的6年後,現實世界中真的出現了一位幾乎複製書中女主角成功模式的人物──稻澤朋子。她去年起開始擔任《STORY》的封面人物,也是《瑟西爾的企圖》在完結七年後的今日,被影像化的重要推手。

素人行銷吹向日雜界

若我們能理解一下瑟劇背後的製作企圖來,其實還是可以看出一點門道。女性流行時裝一直是日本大型出版社的兵家必爭之地,成為時尚雜誌的封面人物,在極度強調集體一致和外表修飾的日本社會裡,被視為影響力的象徵。而在時尚雜誌業界這個素來仰仗關係人脈和出道資歷的名利場,一個徹頭徹尾的素人,在短期內常駐當紅雜誌的封面人物,不僅史無前例,也是超乎常識、難以想像的事。

然而,這兩年「稻澤朋子」這位100%素人出身的讀者模特兒,正逐步顛覆上述日雜界顛撲不破的潛規則,為女性時尚雜誌界的生態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稻澤原來是一位全職家庭主婦,在20-30代歷經了失婚、罹癌的低潮,後來被雜誌編輯發掘,以讀者麻豆之姿,用充滿親和力的笑容和谷底反彈的人生境遇,收穫了廣大日本主婦的共鳴,短期內更人氣暴增,兩年內一舉登上有日本主婦的時尚聖經之稱的服裝雜誌《STORY》的封面。奇幻般的成名過程使她成為電視台製作日劇《瑟西爾的企圖》的原案雛形。

從這個角度出發,《瑟西爾的企圖》作為一部側寫時尚產業的日劇,雖仍不免必須著墨女人之間心機角力、虛榮攀比的業界生態,但仍試著走出新意,融入讀者模特兒、素人代言等時下新興的關鍵字,也試圖(雖然處理的有點生硬)進行一些社會學的觀察與探討:幸福的多元價值、女性跨出舒適圈後,面對壓力、困難、挑戰等等。劇中對每個身處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女性必然會面對的心理與現實衝突,都埋下了伏筆。    

0000079591
《瑟西爾的企圖》劇照 

社群時代 素人為王

換句話說,以往的日雜界擅長販賣「美麗的神話」,塑造高不可攀、完美無瑕的時尚女神。也造就了如梨花、蛯原友里到SHIHO等廣受時下女性追捧的時尚指標,這些人都是從學生時期就開始兼職時裝,畢業後立即以全職麻豆為業,長期在女模界的Hierarchy(按:指階級)往上爬,一路奮鬥到成名。  

如今,拜Instagram、Twitter和FB社群網絡所賜,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再平凡的無名小卒都可能挾著強大的人氣,瞬間鹹魚翻身,引領風潮而發揮影響力。讀者模特兒的崛起也標誌著一種專業和素人界線模糊化的趨勢。換句話說,今日發揮影響力的方式,是藉助網路社群的傳播共振效應,以等身大的水平視角,營造出一種貼近生活、喚起同情共感的形象與路線。

而從性別觀點來說,女神自神壇走下來,如今「做你自己才是真時尚」(あなたのままで、イイオシャレになる)取代「成為讓男性憧憬的存在」(男性から憧れられる存在になる),成為現今女裝市場的主流口號,也疏鬆了真實社會中女性總有預設被男性凝視的制約與價值判斷。

跟隨著《STORY》封面斗大的標題「『朋子』也跟大家一起進化著」、「『朋子』跟你一起實踐,主婦風穿搭是這個夏天最強的時尚武器!」洋溢親和力與自然無造作的等身大視角,為因育兒、家庭而無暇打理自己的主婦讀者,提供了脫胎換骨,通往美麗境地的參考範本,贏得她們的注目與應援,為女性時尚雜誌業界的行銷策略樹立了新典範。

市面上另一大主打30代年齡層的的時尚雜誌《VERY》,也急起跟風,將旗下的人氣讀者麻豆,一舉推上封面寶座,取代長年佔據《VERY》封面看板的女星井川遙。素人代言風潮漸起,大勢所趨。     

圍繞著前面提及的核心主題,《瑟西爾的企圖》第一集還算是打出了一波主題鮮明、貼近時事的節奏。誠然,不可否認地,素人麻豆稻澤朋子的崛起神話,仍不難窺見日本社會,以「變美」作為自我肯定、女性賦權之唯一途徑的狹隘思維;同時也讓人見識到,在日本這個「家庭主婦之國」,時尚產業最大宗、最具潛力的消費力來源,其實是向來看似與「時尚」、「潮流」呈現對立平行線的主婦客群。

正因如此,編劇會用甚麼觀點呈現日本時尚界左右日本主婦審美觀、生活方式乃至價值觀的行銷策略,又會如何開展女主角走出舒適圈、挑戰平衡家庭與事業的自我賦權之路,就成為《瑟西爾的企圖》能否走出老套的關鍵。

總言之,時候甚早,本劇走向,仍值得繼續關注。

本文經Shel Lin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