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蔡博藝事件:淡江中選會小孩玩大車,把自己弄成最大的輸家

短評蔡博藝事件:淡江中選會小孩玩大車,把自己弄成最大的輸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的來說,我覺得蔡博藝就是一個對民主有期許,一個橫跨「統獨問題」,甚至很可能是解決統獨問題的一個隱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蔡博藝,就她的身份來看,獨台派是會對她重兵把守;但由她參與的活動,還有跟學運派之間的互動,獨台派又應該要對她支持。

淡江校方, 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指淡江校方是國民黨系統,國民黨系統動用體制阻止有中國背景的蔡博藝參選,這樣做,應該會引起統中派的反感,因為統中派本來就歡迎中國來統戰,或是包一點的說,他們都對中國友善。然後獨台派的應該也對蔡的中國身份有所顧慮,一面倒的支持淡江中選會,但顯然不是如此,因為那些不讓蔡參選的力量,其實很可能反對的,是蔡背後跟學運體系的連動關係,於是在進退兩難之際,使出了喊停這種荒謬的方式。

學生會、學生中選會,本來就都是學生,一開始先搞了個國旗爭議,現在幹一件天大的錯事就是喊停選舉,弄的裡外不是人,還把蔡給推倒弄哭(?),這件事我看是真的難解了。

我自己是對蔡博藝參選覺得樂觀其成,民主本來就是這樣,在規定之中,每個人都有他應行的義務跟擁有的權益。蔡的行為如果真的沒有任何的背景勢力,她其實是把自己暴露在某些危險之中的。換個方式來說,如果她這樣出來搞學運、參與選舉,都沒有感受到一絲絲的壓力,很多人就會理所當然地懷疑她是不是被授意來統戰的,或是此門一開,五毛憤青們就會大舉進攻台灣校園。

不過這些應該也某個程度上是多慮了,第一、選會長不是他們想選就會上,蔡得到認同,甚至很可能成為全台灣第一個中國藉學生會長,都是基於她做了非常多的事,讓人們某個意義上覺得她是不認同中國這個政權的。但是這裡就出現一個很好玩的點,如果她這樣搞,她自己都不擔心回到中國後會不會有什麼麻煩,那其實也表示,中國某個意義下不是那麼地硬。第二、如果她真的是要來統戰的,我倒也不認為台灣有那麼容易就被大舉入侵,甚至連學運幫都被赤化。

總的來說,我覺得蔡博藝就是一個對民主有期許,一個橫跨「統獨問題」,甚至很可能是解決統獨問題的一個隱喻,當然前提是她不是被授意來做這些事,而是發自內心地想要參與民主,並且成為一個中國於台灣民主接軌的橋樑,並且也曝露在某些風險之下。試想岸同一個世代的孩子,跨過「中國」與「台灣」的符號,真誠地想要反抗某些不合理的制度或是不合理的政權,這不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嗎?

當然蔡動用太多非淡江的力量來給淡江壓力,比方王丹或是陳為廷,不論他們是出自內心還是被要求,這點是需要被討論的。

而淡江中選會就是小孩子玩大車,現在恐怕就是收不了尾,某個意義下是整個場子裡唯一要輸慘的一方。淡江中選會早該在改國旗事件後,就快點想辦法止血,現在大概只能邊被罵邊收爛攤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