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新、金門大學被稱「學店」冤枉了?反教盟:評鑑會過是因為教育部放水

世新、金門大學被稱「學店」冤枉了?反教盟:評鑑會過是因為教育部放水
Photo credit: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平均生師比(學生人數/老師人數)是15.8,台灣卻只有10所大學達到這樣的水準。

(中央社)

7月22日、23日,2017大學校院博覽會舉辦,「反教育商品化聯盟」在台北場場外公布「學店經營大學排行」,提醒民眾注意各校辦學品質。

近年不少大學開出優渥的獎學金吸引學生。不過,今天在大學博覽會台北場會場外,反教育商品化聯盟也舉辦記者會、散發傳單,公布「學店經營大學排行」,提醒學生、家長注意。

反教盟以「高生師比值」「學生宿舍不足」「刪減開課時數」「大量不續聘沒有本職兼任教師」「經常申請調漲學雜費」「減少開課門數比率」等六項指標,對全台75所公私立大學進行評比。包括世新大學、東吳大學、輔仁大學等幾所知名的私校都在黑名單中。

反教盟提到,有些「學店」顯著的學校,老師動輒要上100、200人的大班課,根本無法照顧到所有學生。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平均生師比(學生人數/老師人數)是15.8,台灣則只有10所大學達到這樣的水準,幾所大型私校生師比更超過30。

反教盟建議學生、家長在填選志願時,也要將上述指標納入考量,挑選教學品質較高的學校。宿舍也是一個重要考量,尤其台北市區的學校,如果宿舍不足或都是昂貴的外包宿舍,學生在外租屋每月得額外負擔新台幣5,000元以上的費用。

其中世新大學被評為私校表現最差,存在生師比過高、宿舍不足等問題。世新勞權小組成員黃康偉表示,根據教育部公布的統計,世新是國內生師比最高的學校,且各系幾乎都是以較高的工學院水準收學費,校內宿舍又不足,學生經濟負擔很大。他並指世新近年不斷刪減教師和課程,學生常抱怨越來越難選到課。

黑名單第一名,世新大學、金門大學叫屈

對此,世新校長吳永乾叫屈,認為反教盟提供的資訊不夠準確,並強調世新大學各系的生師比,都在教育部的標準之內,且去年才剛完成系所評鑑。

至於宿舍問題,吳永乾承認,新生入學的第一學期的確需要抽籤,2,000個學生爭取約1,000個宿舍床位。但第二學期開始,宿舍就有很多空位。吳永乾也說,世新對優秀的弱勢學生,提供許多助學措施,去年開始所有低收入、中低收入學生學雜費減免,還可申請新台幣8,000元的生活補助。

自由報導,登上國立大學學店排行榜第一的金門大學則強調,金大日間部生師比僅17.73,全校生師比(含進修學制)為20.39,並非反教育商品化聯盟公布之24.94。

金大每年日間部新生約850人,學校可提供學生宿舍床位有1186床,新生一定有床位;全校日間部學生3416人,住宿比例34.72%,高於一般水準。此外,金大自98學年起就沒調漲過學雜費,目前的學雜費低於大多數的國立大學。

金大主秘呂立鑫表示,金大獲教育部及金門縣政府經費支持,還有眾多東南亞僑領及地方鄉紳捐資興學,值此學校招生之際,莫名遭指為「學店」,對校內師生士氣都是一種打擊。

教育部評鑑放水,生師比只有「數字」好看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在FB貼文澄清,反教盟所用的「高生師比值」「學生宿舍不足」「刪減開課時數」三項指標,數據都來自教育部於網路上的公開資訊。而「大量不續聘不具本職兼任教師」「經常申請調漲學雜費」都是可以在各媒體報導上輕易搜尋得來的資訊。

世新大學跟金門大學校方所說的「生師比低」,是因為教育部給各大學評鑑放水,世新大學、金門大學提供給評鑑的生師比數據,其實是將「軍訓教官視為專任教師」「四名兼任教師折算一名專任教師」「境外生、延畢生不算做學生」計算後的結果,數字當然比較好看。

但是在教育部「大專校院校務資訊公開平台」上,生師比計算就是用國際上比較通用的「日間學制學生除以日間學制專任教師」來計算,用此數據才能夠跟其它國家的高教情況做比較。

反教盟也詳細解釋每一個指標的意義:

生師比高:生師比值越高,就代表學校的教師越不充足,也就代表著大班制、併班上課越來越普遍。在這樣的教學環境之下,學生依然每年要繳納學費給學校,卻不見學校把獲利拿來增聘師資。

《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規定,一般大學、科技大學及技術學院全校生師比值應低於27,日間不生師比則應低於23。這次排行榜中的私立大學生師比全都高於教育部規定。

宿舍不足:大學宿舍若不足,將造成學生因經濟壓力而無法專注於學業,損害學生的居住權益與受教權益。反教盟的數據,來自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6月8日記者會,這個數據將需求與供給綜合計算。

金門大學校方雖然表示,「每個新生都有床位,住宿比例也有34.72%,高於一般水準」,但實際上金門大學學生大多來自外縣市,有住宿需求的學生就占全校的98%,但金門大學卻只有設置占需求人數的27%床位。

刪減開課數:在學生沒有明顯減少的情況下,學校大量減少開課門數,就是讓大班、併班上課變得越來越普遍,也讓學生的課程選擇變少。

解聘沒有其他正職的兼任教師:2017年8月開始《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修正版將上路,規定兼任教師若沒有另外的正職,校方必須負擔教師的6%退休金,教師如果請病假、事假也可以當天的領鐘點費,讓兼任教師的福利類似正職教師。

不少校方便因此大量解聘「沒有另外正職的兼任教師」,或要求兼任教師一定時間內「生出」另外的正職。好讓學校不用負擔兼任教師的退休金和請假支出。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