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人才知的「精準閒聊」術:卡片是製造話題的自我推銷工具

有錢人才知的「精準閒聊」術:卡片是製造話題的自我推銷工具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聰明的有錢人來說,卡片不僅是閒聊的開端,還可以用來當做直接與商機結合的工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田口智隆

對話一開始,應該先聊自己

與有共同興趣一樣重要的,就是「自我推銷」,告訴對方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若是不能敞開心胸表現自己,對方也不會打開心房。彼此都是封閉的態度,就只能聊天氣之類,不著邊際的話題,找不到共通點。

面對素昧平生的人,劈頭就問:「你是做什麼的?」對方一定會產生戒心。對話一開始,應該先聊自己,這才是用閒聊結緣的訣竅。

與初次見面的人閒聊時,最開始的自我推銷就是交換卡片。卡片上當然印著自己和公司的名字,還有部門或職銜等。

卡片的內容,也可以是展開閒聊的話題。

「很少見的姓氏呢。這是哪個地方特有的姓氏嗎?」

「企劃開發部,是從事什麼樣的工作呢?」

「您有財務規劃的證照,是用在什麼工作上呢?」

與對方一來一往,相互發問,也是尋找共通點的方法之一。卡片是製造閒聊契機的重要自我推銷工具。

善用卡片,製造話題

擅長閒聊的有錢人,會故意在對話中加入笑點,做為熱絡話題的開端。卡片也不例外。

他們都有特別凸顯自己個人特色的卡片。工作的專長、擅長領域、考取的證照、個人的興趣或喜好,有不少人甚至連出身地都印上去。

「沖繩宮古島出身」、「興趣是到全國各地神社參拜」、「嚐遍各地拉麵是我的人生志業」、「開始打高爾夫球」,卡片上有了這些資訊,有興趣的人,就會拿來當話題發問。

另外也有人對卡片的紙質特別講究,力求觸感細緻。

雖然不是非得在卡片上花什麼功夫,但用點心思,讓對方忍不住想問:「這是什麼?」就可以當成對話的開端。

公司職員雖然不能將個人資訊刊登在公司卡片上,但那些比別人獲得更多致富機會的人當中,有人會另外做一套有別於公司、加入個人色彩的卡片,在私人場合裡使用。

一張卡片,可以換到無限的財富

對於聰明的有錢人來說,卡片不僅是閒聊的開端,還可以用來當做直接與商機結合的工具

例如,我的人生志業是舉辦推廣理財的演講,所以藉著與人結識的機會受邀演講,是最理想的模式。

因此,雖然我身為理財專家兼財經作家,但我刻意在卡片上標上「演說家」頭銜。卡片背面列舉擅長的講題,並加上「歡迎洽詢」字樣。

我還在著作的封面印上「相關著作累計發行五十萬冊」,讓有意邀請我演講的主辦人知道「這個人書也賣這麼好,應該能吸引很多聽眾」。

看到卡片上印的資訊,考慮邀我舉辦演講的主事者通常會問我這些問題。

「最近都在哪些地方辦過演講?」

「需要召集多少人才能邀請您來演講?」

「坦白說,酬勞多少才請得動您?」

像這樣用卡片開啟談話,後來真正舉辦演講的例子,已經不勝枚舉。

當然,與演講無關的人,或是不認識我的人,從卡片得知我專門寫理財方面的書,也會以出書或理財為話題,彼此相談甚歡。

我的例子或許比較特殊,不過從事顧問或其他專業領域的人士,都可以將可能促成委託或邀約的資訊印在卡片上,業務員則可以具體提供商品資訊。

資訊越多,越讓人想發問

為埋入閒聊的話題,卡片上要盡可能提供資訊。

我所認識的富豪中,不少人卡片上的資料可謂琳瑯滿目。

我的卡片也有滿滿的資料,幾乎沒有空白。雖然有字太小的缺點,但以我的經驗,個人資料越多的卡片,越容易製造閒聊的話題。

我最近更製作明信片大小的個人檔案,做為卡片的補充資料,遇到初次見面的人,就會遞一張。卡片上沒有空間列舉的興趣或關注事物等個人資料,都在這一張,可以從各種角度接受「質問」,當然比以前更有閒聊的種子了。

POINT:從今天開始,做一張公司以外的個人卡片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有錢人才知道的「精準閒聊」》, 先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田口智隆
譯者:蔡昭儀

「跟人交談不要聊些廢話,盡早切入正題才是聰明的做法。」、「與其有空和人閒聊,不如再多跑一個客戶。」

各位在看待閒聊這件事時,也是像上述的觀點嗎?有錢人的閒聊,可不是話家常那麼簡單,那是經過精準的思考,讓談話雙方關係能延續的重要商業武器!因為跟對方是否合拍,後續是否能夠合作順利,從與對方閒聊看看就可得知。閒聊的功能,等於是幫助我們邁向成功的石蕊試紙!

到底該如何閒聊,才能分辨誰是幫助我們致富出頭的人脈、才能與想交好的對象構築緊密關係?日本理財達人,同時也是暢銷財經作家田口智隆,從自身與三千位有錢人交往的經驗出發,教你瞬間與對方變熟的技巧、情報收集的方法、引導話題的祕訣、傾聽的祕密等,真正有錢人不說,卻默默在做的終極說話術。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先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