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諮商師:重度創傷者在「埋葬以前的你」儀式裡,擦些喜歡的香水

心理諮商師:重度創傷者在「埋葬以前的你」儀式裡,擦些喜歡的香水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消除創傷並不容易。身體會把記憶放進一個永久儲存的地方,這樣的記憶會永久保持鮮明,不會隨時間的流逝而失去細節。因為身體要我們記得,什麼樣的情況會迫切的影響我們的生存。這是為什麼我們對所受的創傷情境永遠能記得那麼清楚,十幾、二十幾年後再次描述時還是可以鉅細靡遺的重述當時的感官和感覺。

文:賴宇凡

慢性創傷症候群(Complex 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Complex PTSD)

我們都認識創傷症候群,但都不是很熟悉慢性創傷症候群。這個疾病,是我的客戶引導我認識的。我有一個在念高中的客戶啟慧,當初會認識他,是因為他和他媽媽寫信給我,跟我求助有關於精神藥物的問題。他們寫信給我時,啟慧因為脾氣暴躁、洗澡洗很久而被診斷為強迫症,服用百憂解與抗焦慮藥物已經近一年半了。由於當時我正與公民人權協會的蘇熙文醫師講好,要一起合作教育大眾有關精神藥物的危險性,所以我就希望接這個案子,請他們同意我錄影做未來教育的影片。最後,由台南的薛智元醫師引導啟慧的藥物戒斷,而我引導啟慧的飲食調整。

在我引導啟慧做飲食調整時,了解到他對父母的間發性暴怒,其實是有緣由的。啟慧四年級時,有一天同學跟老師說啟慧偷他的筆,啟慧否認,然後老師就在他的抽屜裡找到同學的筆。因為筆不是啟慧偷的,所以他跟老師說他不知道為什麼筆會在他的抽屜裡,老師在全班同學面前叫啟慧小偷,還把他的父母叫到學校來。當時,他的父母是相信老師而不相信啟慧的,雖然後來啟慧的父母知道了,不相信啟慧是錯的,但是,啟慧的惡夢才剛開始。從此以後的兩年裡,他常被同學嘲笑為小偷,沒有人要跟他做朋友。進了國中,嘲笑就演變為霸凌,啟慧常被別的男生推擠,還被同班男生毆打過。同學對他的殘忍,一直到他進了高中才停止。

了解了這個嚴重的情況,我開始詢問啟慧對父母間發性暴怒時,都是在什麼情境裡發生的。最後,我跟啟慧與他的父母說,啟慧有的並不是強迫症,而是慢性創傷症候群。

創傷症候群多是在我們經歷突發性的創傷後產生的。比如車禍後不敢再開車。或比如戰爭後回到家鄉,只要一遇到很大聲響,就躲在桌子底下動彈不得。創傷症候群除了心理反應外,它還有一個共通的症狀,那就是面對創傷情境時,會產生生理反應。其實整個創傷症候群的症狀外顯情況,都適用於我上述的小腦接管反應。也就是,如果我們遇到好像跟以往創傷一樣的狀況,訊息就不再繞進大腦,而直接由小腦反射處理。創傷症候群可能有的症狀為:

  • 侵入性思緒(不去想,卻一直出現)
  • 負面情緒
  • 惡夢
  • 對生活的興趣減低
  • 創傷片段的回想
  • 孤立
  • 對類似創傷情境的心理反應
  • 無法享受美好情緒
  • 對類似創傷情境的生理反應
  • 焦躁或攻擊性強
  • 想不起來創傷細節
  • 冒險或破壞性的行為
  • 迴避創傷所引發的情緒
  • 警覺度過高
  • 迴避創傷相關的事件
  • 過度敏感、易受驚嚇
  • 對世界與自我極度負面的看法
  • 無法專心
  • 對自我與他人誇大的指責
  • 失眠

可以說,這些反應和症狀的強烈程度,端看當初創傷的嚴重程度(這是以受創傷的人的角度來看,並不是依診斷者的角度來看的)。一般會診斷為創傷症候群的情境,對患病的人來說,都是能夠直接影響生存的危險。由於身體判定的危險有程度差別,所以當創傷症候群的症狀外顯到已經大大的影響關係、健康,以及生活功能時,那身體判定的那個危險程度一定爆表。

當身體判定的危險程度爆表時,這種創傷的情緒記憶跟一般痛苦記憶的儲存方式不太一樣。一般的痛苦記憶隨著時間過去,都會開始流失細節,如果沒有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最後它就被淡忘了。但是,如果身體判定當初的創傷,是生死存亡之際,我們差點因此而喪命,如車禍、戰爭、強暴;或是我們的關係差點因此而死亡,如外遇、背叛,那身體就會把這個情緒記憶放進一個永久儲存的地方。或者,當痛苦情緒過大身體無法承受時,它也可能把它封起來,讓我們想不起來或想不清楚。

如果身體把記憶放進一個永久儲存的地方,這樣的記憶會永久保持鮮明,不會隨時間的流逝而失去細節。因為身體要我們記得,什麼樣的情況會迫切的影響我們的生存。這是為什麼我們對所受的創傷情境永遠能記得那麼清楚,十幾、二十幾年後再次描述時還是可以鉅細靡遺的重述當時的感官和感覺。

以上的創傷症候群,是一個突然、巨大的創傷所引發的,然後那個創傷的來源之後就移除了,比如車禍過了以後不會天天再發生。但是在關係裡,這樣的情況比較不普遍。在關係裡的創傷常常是持續發生的,我稱它為「慢性創傷症候群」,它也就是哈佛大學教授茱蒂絲.赫曼所謂的Complex PTSD。最典型的例子來自於家暴,但它也可能會發生在各種關係中,如工作、師生和親子。慢性創傷症狀群的創傷是持續發生的,而受創傷的人症狀是日益加劇的。因為如此,受創傷的人的小腦反射就會愈來愈明顯,關係也因此愈來愈緊張,這就是啟慧所經歷的症狀。

一開始我以為他有的是創傷症候群,可是多了解後發現,原本給他創傷的老師現在已經不是他的導師了,也就是說他的創傷源已經移除了。但是他與父母相處時,症狀依舊非常明顯,而且有日益加劇的情況。後來知道了啟慧與父母之間的互動細節後,才知道原來父母也是他的創傷源。因為當初其中的一個創傷,是來自於他的父母不相信他。啟慧的媽媽表示,他們後來已經有跟他說他們錯了,他們是應該相信啟慧的。可是,啟慧的症狀持續顯現。由於我們不應該懷疑情緒,所以只能調查情緒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後來我發現啟慧的父母在啟慧洗澡很久、不斷洗手,或有情緒時,都很喜歡跟他說:「你不要想就好啦!」「你就是想太多了!」這些,都會讓啟慧爆發。

我跟啟慧父母解釋,他們否定啟慧的情緒、感覺,就好像當初他們否定啟慧說他沒有偷同學的筆一樣。所以,否定啟慧,就是他持續的創傷來源,而這也是為什麼啟慧會有慢性創傷症候群的症狀。慢性創傷症候群的症狀和創傷症候群的症狀多是重疊的,它跟創傷症候群不一樣的是,隨著時間的增長,它的症狀並不會愈來愈輕,而是有愈來愈多的症狀,而且症狀愈來愈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