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帝國的崛起,令希羅多德寫出相當於CIA的《國情調查報告》

波斯帝國的崛起,令希羅多德寫出相當於CIA的《國情調查報告》
Photo Credit: Blondinrikard Fröberg@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日伊朗的疆域和古代居民的土地有著一些不同,現代伊朗位於一個地緣上非常複雜的區域,但過往的伊朗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領土比現在還大。本文帶你了解希羅多德筆下的波斯帝國,以及當時的領導者居魯士。

文:威廉・波爾克(William R・ Polk)

希羅多德記述的歷史

今日伊朗的疆域和古代居民的土地有著一些不同,現在我們所知的波斯人稱他們的土地為帕爾薩(Parsa,在波斯語中意為波斯之城),但對於歷史上被稱為波斯的國家來說,帕爾薩只占其領土的一部分而已。一九三五年,波斯更名為伊朗,一九七九年的革命之後,它的名字變成伊朗伊斯蘭共和國(Islamic Republicof Iran)。今日的伊朗,其國土面積約莫是美國的德州、新墨西哥州、科羅拉多州、奧克拉荷馬州、堪薩斯州和阿肯色州的總和,或相當於英國、愛爾蘭、法國、德國、瑞士、荷蘭、比利時和丹麥的加總。

現代伊朗位於一個地緣上非常複雜的區域,它的國土邊境總長約四千四百公里(約兩千七百三十四英里),與伊拉克、土耳其、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土庫曼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接壤,其中一部分是長長的海岸線,鄰近裡海海岸、波斯灣和印度洋。

在伊朗歷史上的不同時期,它的領土還要更大,包括我們現在所知的大部分中東地區(請參考地圖,其他部分已經分裂為今日其他諸國,西南方向是土耳其、敘利亞、黎巴嫩、巴勒斯坦、以色列、埃及、葉門、阿曼、沙烏地阿拉伯、巴林、科威特和伊拉克,東方部分則是亞塞拜然、土庫曼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

現代伊朗的大部分國土是由沙漠構成,降雨量不到八英寸,遠不及維持農業運作所需。山區的部分,位於西部邊界的札格羅斯山脈和北方的厄爾布魯士山降水量比平地區域還多,但降水的時間主要是在冬季,對農業沒有太多助益,因此,伊朗的農業區主要分佈在綠洲,或是位於灌溉水渠延伸出去的區域。早在人們可以使用水管和幫浦之前,早年的波斯人就已經發明了一套卓越的地下水道系統,他們稱之為ghanats,水道可以將水自源頭長距離運送到可以種植農作物的地方。

這些水道之中,有些需要往地底垂直挖掘長達一百公尺的深度並維持水的流動。在無法進行農業活動的地方,人們仰賴以放牧動物為基礎的遊牧活動作為營生,他們在冬天時待在低地的牧場,然後遷徙數百英里,跨越由高山組成的障礙,抵達夏季的高地草場。

伊朗的東部地區主要由鹽質沙漠組成,海拔高度超過一千公尺,而且實際上幾乎沒有降雨;而六分之一的伊朗海拔高度是鹽漠區的兩倍高,而且經常下起暴雨。伊朗的溫度差異非常大,北部高地到波斯灣的平均月均溫是攝氏零下十度到二十度(華氏十四度到六十八度),波斯灣沿岸的夏季溫度有時達到高濕熱的攝氏五十三度(華氏一百二十七・五度),而北部裡海沿岸茂密的熱帶沿海地區比鄰著伊朗的滑雪勝地。高到低,冷到熱,濕到乾,蒼翠到貧脊,伊朗處處呈現這樣的極端對比。

值得一提的是,今日的伊朗在一九〇九年時開始在波斯灣附近的油田開採石油,隨後在那附近發掘出大量的天然氣貯存量,從那之後豐富而便宜的伊朗能源成為推動歐洲先進國家工業化的重要助力,到了今日仍持續推動亞洲國家的發展,目前伊朗所生產的能源佔據世界能源供應量的百分之八。正如我們將看到的,這些資源的開發經常不為符合國家需求,而是為了適應世界市場而遭到扭曲,對伊朗來說,這不但無法為伊朗帶來支持與安全,往往還導致擾亂和不滿。

古代波斯人對於自身起源的看法也不同於現代伊朗人,他們的祖先認為他們的起源在Aryana Vaejah,意為「雅利安人的家園」,這個區域為於現在的北阿富汗、烏茲別克和塔吉克,在大約西元前八百年前時,他們離開那裡(可能是被趕走,也可能是主動離開),即將成為波斯人的這批印歐人往南移動到沿著厄爾布魯士山的裡海沿岸,當他們抵達今日的伊拉克北部時,他們遇到了一個曾經非常強大的帝國——亞述(Assyria)。亞述人阻止他們繼續移動,屠殺了他們之中的一些人,奴役了其餘的那些人。

這些印歐人的遷移路線被往東推,其中一支被稱為馬代人或米底人,他們定居在現代的伊朗北部,在當地轉而務農並形成了一些小「王國」,接著在西元前七世紀的某個時候,這些獨立王國大體上合併為一個統一的王國。

其他印歐人部落慢慢的往南移動到波斯灣的腹地,那個區域是古希臘人所說的佩爾希斯(Persis)或是他們說的帕爾薩,波斯人這個詞就是從這個名字衍生而來,我們對他們的了解主要來自於偉大的希臘旅行家、傳播者及觀察者,希羅多德。哲學家西塞羅(Cicero)稱希羅多德為歷史之父,希羅多德對波斯人的觀察並非出於偶然,他對波斯人感到好奇,但除了好奇心以外還有其他更實際的(甚至可說是艱難的)目的。西元前五百五十三年左右,米底人和波斯人已經合併為伊朗的第一個帝國,這個國家正在擴張,而且已經統治了希羅多德的家鄉,而且似乎正準備著接管整個西方世界,在當時,西方是幾十個說著希臘語的城邦國家。

希羅多德想了解波斯帝國如何興起、有著怎樣的組織,住在這個國家裡面的又是哪些人,它有多麼強大,又有著怎樣的企圖,對這些資訊的渴求驅使他寫出一篇作品,而這篇作品的價值等同於今日中央情報局做出的《國情調查報告》(National Intelligence Survey),使得他的任務顯得如此「現代」並與今日的我們息息相關。但希羅多德並不只是偵查波斯人,他有著開放及渴求的心胸,他希望更深刻了解那些組成當時波斯帝國的「東方」居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