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執政低迷下,國民黨究竟做了什麼準備?

民進黨執政低迷下,國民黨究竟做了什麼準備?
Photo Credit: 洪秀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短期內尚難脫離政治的險灘,除非徹底改變權力的遊戲規則,讓新的血液注入在大病初癒的身體中才有可能脫胎換骨。問題是,目前有可以被期待的政治新星嗎?我們似乎還沒看到這樣的人。

隨著選舉熱季即將到來,民進黨由上到下瀰漫著濃厚的紙牌屋氛圍,選戰規劃與權力佈局早已成為綠營人物的行為慣性,這自然與派系共治與權力平衡的政治文化密切相關,這可從賴清德效應中得到最充分的解釋。赤裸地說,民進黨已經提早上映「誰是接班人」的劇情,內容兼具好萊塢的懸疑鋪陳與本土劇峰迴路轉的節奏,所以保證叫好叫座。

另一方面,各種版本的「看見台灣」正密集上演中,國內外與兩岸關係的各項議題正嚴苛挑戰著蔡英文政府的執政基礎。外有川普(Donald Trump)與習近平在G20的二次峰會、朝鮮半島核子危機與中印邊界衝突;內有年金改革與前瞻計畫的爭議,近期更因為環保減香議題與楊翠的政治正確發言,引發宗教界與教育界的反彈聲浪。對於兩岸關係而言,十九大的政治效應已經逐步發酵,強硬的對台政策、保守的治港方針與高壓處理劉曉波的問題中嗅到這樣的政治味道,在北京硬的一手之際也不忘搞個統戰分化的政治動作,於是柯文哲的台滬雙城論壇成為最佳經營指標,反正柯市長也樂在其中。

正當民進黨政府為這些議題疲於奔命之際,雖然看戲的人未必全然叫好甚至也有所批評。但相形之下,國民黨仍處在掛病號甚至休克昏迷的狀態,除了許淑華那一巴掌讓支持群眾一路被打趴的壓抑情緒,終於找到了投射的出口。但面對民進黨的執政困境,其他高層始終出現「角色缺席」的問題導致毫無議題設定能力,更別說想要扮演高舉反抗執政黨旗手或是遂行社會動員的功能角色。

我們不禁質疑在民進黨執政低迷的狀態下,面對各項公共政策的選擇時,國民黨究竟做了什麼?

答案很直白,就是什麼都沒有。

國民黨似乎還延續黨十局延長賽內鬥的宮廷大戲。直言之,目前黨中央正處於權力真空的狀態,因為洪秀柱與吳敦義之間的鬥爭,從中央委員的產生形式、兩岸論述的內容甚至孫文學校的存廢問題,都已經到了近身肉搏與刀刀見骨的地步。如果再把馬英九卸任後對於權力的遐想,以及王金平、朱立倫與郝龍斌基於個人利益所進行的合縱連橫與權力盤算鑲嵌其中,或是再把鏡頭投射失去舞台的如李慶安、連勝文、周錫瑋等政客的動作,實在不難找到國民黨失去社會基礎的原因。看戲的人看得都厭煩了,然而劇中始終沒把史家的諍言聽進去:「人類從歷史中得到的最大教訓,就是無法從歷史中得到教訓。」

多數旁觀者實在費解,這樣的權力鬥爭劇情的時間從民初演到現在,地點從中國一直延續到台灣,主角不斷掌權上台或謝幕鞠躬,不變的道理只有兩個評價——「內鬥內行,個人利益大於政黨與國家利益」,以及「提不出與時俱進和符合社會期待的進步論述」。

洪秀柱最大的問題在於在於欠缺政治高度與國際歷史視野。好聽的說,歲月似乎沒有柱柱姐臉龐上留有太多痕跡,但這也意味觀念的保守與停滯不變,這可從其對六四與劉曉波逝世的回應中得到解釋。其實不應該苛責她太多,對於永遠活在「蔣經國的那個美好年代」的政治人物來說,用道德論或中國正統捍衛國民黨的價值體系雖然陳腐,但也可窺視這些人對於社會變遷導致秩序解體的恐懼,這也是他們抗拒現狀與面向未來的唯一工具,如此而已。

所以當檢視洪秀柱推崇中國進步的口吻時,除了批判卻也帶了「對症閱讀」後的無奈,因為這是「洪秀柱們」強烈內聚力與高度同溫層的動能與內心思維,但也是無法帶領國民黨向前走的困境所在。

AP_17140568129861 吳敦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吳敦義則是另一個典型,在「蔣經國學校」的刻意栽培下,成為國民黨本土化政策的具體產品,因此鮮少有國民黨的政治人物,具備如吳副這樣完整的黨政資歷。

這樣的歷練讓吳敦義就任國民黨之後可充分扮演「修車手」這個角色,把從馬王政爭以來各類政治事故快解體的車子給重新組裝完成,但吳敦義終究沒有能力擔任「賽車手」,親自駕馭這部跑車與民進黨一較長短。

姑且不論「白海豚」的負面標籤始終揮之不去,重要的關鍵仍在於保守的思維與用人邏輯。這從吳參選黨主席文宣論述的缺位看出端倪:他雖然有心運用新媒體的角色,但是因為所用非人導致其臉書成為各方網路經營者嘲笑的教材;他關心黨內青年政治甄拔的問題,但除非徹底改變國民黨政經扈從體制,否則沒背景的年輕人豈有與黨內官二代與富二代公平競爭的機會?更別說他還提出在校園恢復知青黨部的神鬼邏輯,那個年輕人會對這種威權時期的黨組織感到興趣;此外,吳所提出來的國民黨中央新人事後,由於欠缺耳目一新的亮點,媒體最後也只能冷處理帶過相關議題。這些現象說明了一個事實,吳敦義只是一個幹練的政治人物或技術官僚,但同樣無法帶領國民黨航向未來,雖然沈船滅頂的驚險時刻似乎已過去。

由於2014年與2016年兩次選舉的慘敗,完全打亂國民黨所培養的接班梯隊與權力佈局,即便朱立倫倖免於難,但是換柱風波以及倉促上陣也導致元氣大傷,更別說因為柯文哲海嘯被淹沒的吳志揚、陳以真還有首當其衝的連勝文。

如果按照民進黨的政治邏輯來思考,惟有大破大立、政黨轉型或是世代交替才是在海嘯退去後,重新在廢墟地表進行政治重建的最佳方式,這也構成民進黨2008年以來的「蔡英文現象」;民進黨雖然彼時只剩下27席立委,但在結構重整與轉型的氛圍中終於重返執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