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的問題是,別人的錢總有花完的一天

社會主義的問題是,別人的錢總有花完的一天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工會而言,尤其是公家機關的工會,成功的基準在於把多大的餅劃給自己,既不是效率增加,更不會是服務人民,標準的靜態分配誘因在作工,不但不會動態的把餅做大,反而會把社會推回「貧富不均-革命造反」的惡性循環。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年輕人迷戀社會主義的原因,絶大多數是因為俠義精神,不教人間有不平事。但如何讓社會有真正的公平正義,就不能只靠一股熱情,冷靜的大腦比古道熱腸更重要。

要化不平為公平,很直觀的方法就是資源均分。資源均分,在我看來,當然很公平,但這是靜態(static)分配,而人類的社會不會是靜態的,自利人性的互動一定是動態(dynamic)的。命的好壞丶能力的大小都不同,就算一個一開始很平均的社會,慢慢也會富者愈富,貧富不均愈來愈嚴重。過往人類的歷史,不斷革命的歷史,多少都在實現「公平」這樣的社會主義理想。但這是靜態人類社會的無奈,幾千年都是這樣的循環。

如果沒有科技帶來的生產力,財富只能來自農丶礦這些天然資源,而農礦資源為定數,富人拿走了,窮人就沒了。貧富不均久了,不管是封建時代的改朝換代,或是共產、社會主義革命,一定會順應這壓力而出現,財富得以重分配。重分配後會出現一段「榮景」,但終究會好景不長,社會又進入貧富不均的惡性循環。

然而人類歷史在幾百年前轉了個彎,有些地方徹底脫離了這惡性循環,財富不再是個定數,富者愈富,不一定造成貧者愈貧,貧富不均不一定會造成革命。

用我最近談的「15美元」和「醫生工會」作例子,就可以知道動態和靜態財富分配的不同。

有些人認為基本工資調升後造成的工時下降,領基本工資勞工的所得下降,是個好事。因為這是在強迫僱主「轉型」,不要再進行「剝削」窮苦人的事業,也幫經濟升級。但這世界從來不是靜態的分配問題,不是一百個人有一百個工作,有能力的你,少做一些,別人就有工作了。那樣的世界並不存在。

多三丶五塊美元時薪,看起來沒什麼,但這等於是把僱主經營事業的誘因一點一滴地拿走。對,僱主可以加價,僱主可以自動化,因應變局,但如果不合算,僱主更可以不幹了。這重分配不是把原本僱主的獲利,三七分帳,僱主少一點,員工多一點,而是會全都沒了。「15美元」的運動,背後也不是只要僱主多「照顧」員工一點,那麼單純的出發點,這是整套社會主義的思維,除了薪水要高,工作條件、假期福利等,都會一步步來,沒有停在「15美元」這種事。沒有誘因給僱主,誰不閃人?

誘因不只是對僱主作用,也對員工。報酬增加如果不是來自本身産出的話,對領最低工資的勞工而言,最好的努力方向,就不會是投資自己,以脫離這最低工資的窘境,而是投入工運了。

誘因可以是雙面刃,負面誘因逼僱主撤離,鼓勵員工不投資自己;而正面誘因,促進經濟發展,不但刺激僱主創新、投資,活絡的就業市場,也鼓勵員工望向更好的工作,更好的未來。富人愈富,窮人也可以變富人,這就是我說地球上某些地方可以脫離「貧富不均-革命造反」惡性循環的原因之一。

講醫生工會那篇,好些左派醫生,以為我描寫的美國中小學教師工會的現狀,像天堂一樣,輕鬆、穩定的生涯很好。先不說教師工會成為社會公敵的問題,這現狀不會是可持續的未來,一樣只是静態的看世界,動態平衡下,這樣的天堂不存在。

道理在戴卓爾夫人說的,「社會主義的問題是,別人的錢,有花完的一天。」如果對這話有任何的懷疑,請參考最近台灣的年金改革。想吃工會的大鍋飯,就得祈求上天,財務炸彈不會在你進棺材前爆開。

對工會而言,尤其是公家機關的工會,成功的基準在於把多大的餅劃給自己,既不是效率增加,更不會是服務人民,標準的靜態分配誘因在作工,不但不會動態的把餅做大,反而會把社會推回「貧富不均-革命造反」的惡性循環。

我說的社會主義問題,一點都不新奇,社會主義者也沒有任何有效的解決辦法。有左派大德,新創出任何改變人性,解決這些問題的想法,歡迎賜教。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