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保有多少自己的文化,卻期待別人保有傳統為我們的旅程增添精彩

我們沒保有多少自己的文化,卻期待別人保有傳統為我們的旅程增添精彩
Photo Credit: 雷米 杜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還有多少人的過年還保有年味?我們能說出多少自己文化的來由和裡頭的每一個細節?卻期待的別人保有自己文化的傳統,以為我們無知的旅程增添精彩,卻忘了別人也擁有追求方便以及更舒適生活的權利與渴望...

文:陳亦琳(歐北來成員)

那天跟著maran(蘭嶼話中叔叔輩的稱謂)上山,看著他們為後代所種的那些樹,砍了一顆要種三棵,標上屬於家族的記號,才知道拼板舟並不是隨時都可以做,還要等到屬於你的那些樹成熟到適合被砍下作為材料。

每一棵樹在船上都有屬於它的位置,不是任何一塊都能使用,在南寶樹脂出現以前,就用花椒樹根上如軟木塞般的「根棉」,用來堵住船身出現的裂痕,在油漆出現之前,船上的三種顏色,皆來自於大自然。

我們傻傻的問說:「拼版舟上有做記號嗎?你們如何分辨是誰的阿?」

maran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笑著說:「阿他們就長得不一樣呀!就跟人的臉一樣。」

是阿,那些陪著他們一起長大的樹,那親自將它扛下山的重量,那不使用任何尺規單憑經驗所刻畫出的弧度,以及一刀一劃出的細節,象徵海浪的圖騰,船之眼的大小、象徵勇士的記號,一旦開始便日日不停歇的工作直至完成,熟悉的有如自己生命的另一半,怎麼可能搞混?

「maran,漢人也可以學做拼板舟嗎?」我們的眼神中透露著崇拜與羨慕的神采,好奇的問著。

「可以呀,想學都可以學阿,但是你要先到山上找好樹…」

看著我們興奮又期待的模樣,maran突然有感而發的說:「未來…可能不會有人在做拼板舟了吧。」

「咦?為什麼阿?」

「我們這一輩現在最年輕在做拼板舟的,五十幾歲吧,像我們部落的年輕人,有人三十幾歲都還沒上過山,未來連自己的樹在哪都不知道了吧。」

突然驚覺自己有多麼的幸運,站在這個文化的分水嶺上,你還看得到它的脈絡,尋找蘭嶼文化的根,而過了現在,也許,我們永遠只能從圖片緬懷曾有過的精彩。

在快速的資本主義洗禮之下、西化的生活,我們早已忘記如何跟自然相處,甚至該說,從來沒有學習過,也不在乎。

我們的傳統文化,被視為束縛和陳腐、迷信的想法,於是積極的尋求突破、改變。

還有多少人的過年還保有年味?我們能說出多少自己文化的來由和裡頭的每一個細節?卻期待的別人保有自己文化的傳統,以為我們無知的旅程增添精彩,卻忘了別人也擁有追求方便以及更舒適生活的權利與渴望…

身為一個現代人的矛盾與悲哀,最討厭資本主義破壞文化,卻不得不依賴資本主義來解決問題。

然而當我們輕易拋棄了祖先的智慧,讓金錢成為唯一的交易方式,我們卻也因此失去了更多自由。

未來,我們還會記得自己是誰嗎?

Photo Credit: 陳亦琳

Photo Credit: 陳亦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