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的拿破崙不是敗在滑鐵盧戰役,而是「金融戰爭」

無敵的拿破崙不是敗在滑鐵盧戰役,而是「金融戰爭」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拿破崙在一八〇六年把占領的荷蘭變成荷蘭王國,當時的阿姆斯特丹是世界金融重鎮,匯集了世界各地的資金。如果拿破崙能好好利用這筆資金,根本不需要為錢所苦。但是拿破崙卻強力鎮壓阿姆斯特丹的銀行家,讓當地銀行家大舉逃往倫敦,結果世界金融重鎮就從阿姆斯特丹轉為倫敦。

文:大村大次郎

中世紀歐洲各國的國王總是為錢所苦

中世紀歐洲國家採「君主專制」制度,所以一般人會以為國王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國家財政隨心所欲。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中世紀歐洲的國王們,財務狀況都非常脆弱。

中世紀歐洲各國的領土並不全部歸屬國王所有,而是分封給貴族與諸侯,國王只是名義上統領各地,本身直屬的領地並不大。而且貴族與諸侯不需要繳稅,國王只能靠直屬領地的稅收和關稅來賺錢。同時中世紀歐洲的國王們又很愛打仗,有時候開戰了會另外課稅,但這就引發貴族與諸侯的反彈,想課稅也課不了多少。戰爭費用大多數由國王負擔,所以國王的財務總是火燒屁股。

當時歐洲各國的國王都是向各地商人借錢應急。西班牙的菲利普二世,曾經在一五五七年和一五七五年兩度宣告破產,但是宣告破產不代表身無分文,而是告訴各地商人「我還不出錢了」。這就是現代所謂的「倒債」。

倒債讓當時西班牙境內荷蘭區安特衛普的商人損失慘重。國王本身當然也很受傷。無論古代或現代,倒債最大的問題就是下次很難再借到錢。會倒債的人或國家,都是債臺高築的人,如果欠了錢還借不到錢,財務就會更加惡化,財務不良又借不到錢,就得拿資產去抵押變現。即使是國王也不例外。

知名的法國大革命就和國王倒債有很大的關聯性。

國王的「倒債」招致法國大革命

法國繼承了羅馬帝國的色彩,是從中世紀開始崛起的歐洲大國。法國也採用君主專制制度,所以路易十四時代的法國是國王說了算的國家。但是法國大革命瞬間推翻了王室。法國大革命的主因在於王室財務困難,也就是倒債。

法國歷代國王和其他歐洲國王一樣經常倒債,所以法國大革命前夕,對國民課徵了沉重的土地稅。這項土地稅同時有財產稅的特色,出現在英法百年戰爭(一三三七至一四五三年間)時期。原本是戰爭期間的特別稅,但是戰爭結束後並沒有廢除,反而成了法國的主要財源。

妙的是貴族、神職人員、官員都不用繳土地稅。所以免稅的貴族們愈來愈富有,被課稅的平民則愈來愈貧困,據說當時法國的貴族只占人口的百分之三,卻掌握了全國百分之九十的財富。

而且當時法國的課稅員相當腐敗。前面已經提過羅馬帝國等赫赫有名的大國,都曾經因為外包的課稅員貪污而造成財政惡化,法國的波旁王朝也是一樣。於是法國的財務狀況達到火燒屁股的境界。再加上不斷倒債,國王已經無法借到任何錢。

當時的法國跟其他歐洲國家一樣經常打仗,成了財務吃緊的主因。法國革命時期的國王路易十六就是債臺高築,前一任國王的七年戰爭與當代的非洲獨立戰爭,讓法國欠下將近三十億鎊。

法國的信用不佳,借錢利率高達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六,每年光繳利息就要兩億鎊,而當時法國一年的稅收只有兩億六千萬鎊左右,意即大半稅收都拿去繳利息了。而當時英國成立了英格蘭銀行,國債的利率是百分之三。

路易十六為了重整國家財政,一七七七年聘請瑞士銀行家雅克.內克爾(Jacques Necker)為財務大臣。路易十六肯定很希望能清償國家的債務。

瑞士是法國的重要債主,內克爾在瑞士金融圈的人面很廣,找他當財務大臣,就好像快破產的公司聘銀行主管當董事,希望銀行網開一面。沒想到內克爾卻成了法國大革命的導火線。

民眾看到國王的「財政收支」就氣炸了!

內克爾為了重整國家財政,決定先改革外包課稅員的制度。當時的課稅員要先借錢給國家以換取課稅權,國家缺錢缺得緊,所以課稅員向民眾課稅之前,必須先把等額的稅金借給國家,才能換到「課稅權」。

課稅員當然要很有錢才能借錢給國家,而且當上課稅員就能自由行使國家課稅權,賺錢更為容易。因此,外包課稅員制度就是「富人獲得課稅特權而變得更富,民眾則變得更窮」的惡性循環。

內克爾拿外包課稅員制度開刀,禁止課稅員借錢給國家,並嚴格監察課稅行為,嚴禁貪汙。此舉造成法國貴族與權貴人士的強烈反彈,因為他們是外包課稅員制度的既得利益者。於是他們開始散發文宣來攻擊內克爾,該文宣就像一本薄薄的小手冊,幾乎是人手一份。

再加上內克爾是新教徒,在天主教主政的法國要抹黑起來更容易。「瑞士的富裕銀行家要來掠奪法國人的錢。」當時巴黎的大街小巷都是這樣的文宣。

內克爾則採取了強硬手段來對抗抹黑,也就是公布法國的國家財政收支。這是世界史上頭一遭。在內克爾之前,所有國家的財政狀況都是不能說的祕密,絕對不會公諸於世,直到現代各國才肯公開財政收支。

這是內克爾用來證明自己清白的苦肉計,但公布出來的國家收支卻嚇壞了法國市民。國家年度稅收兩億六千萬鎊,其中王室支出高達兩千五百萬鎊,但是當時國民的每人平均年所得只有一百鎊左右,兩千五百萬簡直是天文數字。

由於當時法國的農作收成欠佳,民眾過得苦不堪言,而內克爾公布的財政數字完全證明了王室的浪費,王室便遭到猛烈攻擊。不過,內克爾倒是因為公布了國家收支,而獲得國民的堅定支持。「敢公布這麼具體的數字,一定是個清白的人。」、「他一定有改革的決心。」這就是法國民眾的評價。

內克爾公布財政數字之後,路易十六遭到強烈攻擊,在一七八一年罷黜了內克爾,但是內克爾有強大的民意後盾,一七八八年遂被復聘為財務大臣。隔年,路易十六又罷黜了內克爾,引發巴黎民眾的群情激憤,揭竿起義。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