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了的華文學校:畢竟這是「他們越南人」的國家,只有「他們」才能說了算

消失了的華文學校:畢竟這是「他們越南人」的國家,只有「他們」才能說了算
Photo Credit:manginwu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南華文學校一邊塑造華人的身分認同,也和漫天戰火的越南休戚與共,北越和南越的華校,現已不復存在,也欠缺完整的歷史記載。多虧一名過去曾在南越華語學校任教的友人幫忙,認識這些華校的過去,也能讓我從另一個視角去認識身邊的越南華人。

文:黃雋慧

由鄭老師和明叔開始,一路接觸到的越南華人船民和家屬,現在多是五、六十歲,都是在南越土生土長的。就如眾多同世代的船民一樣,越戰時期是他們的學生時代,到了兩越統一,就是他們的青年時代,並已成家立室,亟需為自己和家人的將來做打算,所以率先出海的,多是這一代人。眼見上一輩的越南華人甚具中文造詣,好奇詢問,鄭老師說:「我們是在華僑學校受教育的嘛。」

鄭老師說了些南越華僑學校的台(灣)越(南)雙軌特色,聽起來有些像我以前在香港和大連見過的日本人學校。日本人學校主要是讓日僑子女就讀,很少會有其他族裔的學生,這些家庭多是短期駐在性質,最終還是要返國的,學校的課程必須要和原居國銜接,也要請原居國的合格教師任教。

但仔細分析,越華學校的特色並不全然一樣。學生多是在越南出生的第二代,父母輩也許從沒放棄衣錦還鄉的念頭,然而,全家實際上已在越南生了根,所以嚴格來說,應該叫華文學校才對,但當時的華人慣以華僑自居,「華僑學校」已經叫慣了——這有些像在美加,每當遇上比自己早一期移民並已入籍的華人,就會不自覺地叫他們「老華僑」一樣。

越南華文學校一邊塑造華人的身分認同,也和漫天戰火的越南休戚與共,北越和南越的華校,現已不復存在,也欠缺完整的歷史記載。現居澳洲的陸禮強,曾在一九七○至七五年擔任南越耀漢中學教師,把華校的複雜學制做了簡介,否則我這個異國人實在理不出脈絡。認識這些華校的過去,也能幫助我從另一個視角去認識身邊的越南華人。

百年前的第一所華校

華人遷徙至越南,由來已久。近代的遷徙分幾個階段,早在十九世紀中葉,清朝末年天災人禍,民不聊生,眾多南方華人外移,部分到了法屬安南避難;後來法國殖民者從中國引進勞工,最終也在越南居留;一九二○年代末,國民黨的蔣介石政府追捕中共黨員,大批中共人士逃亡越南;二戰期間,在日軍仍未攻入越棉寮之際,又有一批平民百姓南下避難,逃亡潮再上高峰,華人逐漸形成具規模的群體。

直至一九五○年代中葉,除了小部分越南華人因政商關係在殖民地時代取得法籍,大部分都沒有越南國籍。粗略估計,七○年代末,全越南大約有一百五十多萬華人,其中在越北的三十萬,主要聚居在海防和北部邊境地區,多是工業技術人員,或是漁民、礦工、農民等勞動階層。

中國清朝末年,越南已經有華語私塾教授四書五經,華商謝媽延在一九○七年創辦越南第一所華校——閩漳兩等小學堂。隨著孫中山革命浪潮一路蔓延,現代華語學校更如雨後春筍,亦為法國殖民政府所接納。中華民國政府把海外華人教育和外交政策掛鉤,華校歸中華民國教育部管轄,提供教師和教材,並派人定期巡視。學校注重宣揚愛國精神——這個「國」,指的自然是祖國、母國了。

然而,二十世紀初的越南華人生活困苦,上華校對不少家庭來說是個負擔,加上早期越南本土學校把華人拒於門外,所以華人教育水準普遍很低。

與台灣連結的南越華僑教育

一九五四年法國撤走,越南南北分治,南越和北越的華校自此各聽其主。

在南越,當地華人社團也積極籌款興辦中小學校。華社以福建、廣東、客家、潮州和海南五大幫為主,這些幫會所辦的學校,一般建在所屬會館附近。二戰後生活好轉,人口增加,父母願意投資在教育,對學位需求變大了,再加上寮國(老撾)和柬埔寨的華人家長也會送子女到越南升中學,華校更加蓬勃,當中還有一些不屬任何幫會、獨立創辦的學府。

南越的華校,是台灣(中華民國)國民黨的經營陣地,僑務委員會定下方針——「無僑教即無僑務」。早在二戰時期,有一群已在越南安家的華人參加中華民國軍隊,加入抗戰行列,由此可見,海外華僑可成為國民黨背後的一股強大後援。

南越華校以台灣制度為藍本,教師固然有本地華人,也有一些是從兩岸三地,以及其他東南亞國家到越南避難的讀書人,台灣定期派人到西貢訓練他們。當中有些老師本身有深厚的國學根柢,除了寫得一手好字之外,有些還會賦詩、刻印和繪畫。越華學生無論是否在越南長大,無論平日在家中使用何種中文方言,一般會稱中文為國語,學生之間交流多用廣東話。

79076113_1eac30b875_b
Photo Credit: Axel Rouvin @ Flickr CC BY 2.0

為何華人家長送兒女到華文學校?他們固然希望下一代能學習中文,接觸中華文化和價值觀。這種文化意識形態,從部分南越華校帶著尊儒色彩的名稱,即可見一斑:明德、知用、博愛、德智、平和等等。人在他鄉,身分愈受威脅,就愈會大力捍衛。越華學校之於華人,使人聯想起猶太人在各地設立的律法學校(Talmud Torah)。在西方社會,猶太人不易從外表分辨,要維繫自己的獨有身分,以色列的國家觀念、《聖經・舊約》等經書的傳授就顯得更為重要,就如同越南傳授中華文化和倫理價值。

廣東幫所辦的西貢穗城(Tue Thanh)學校,一九一○年創立,校史記述創校緣起,強調:「誠恐僑童失學,國性將亡」,「教育僑童,抑亦建設國家復興民族之業。」華人學生後來都入籍越南了,但在他們心目中,民族、國家所指的是什麼呢?從校史上的年分都以中華民國年號標示;中華民國國慶,師生們也一同慶祝,也能揣摩一二。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