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低估、高估都不重要,怕的是年輕人還把自己當小孩

被低估、高估都不重要,怕的是年輕人還把自己當小孩
Photo Credit: Laurie Redston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年輕人自認是大人的話,那他們就必須自己面對解決這些問題,作出決定,採取行動。因為再怎麼說,三、四十年後,我們這些現在五十幾歲的傢伙就都會死光光了,而到時候現在的年輕人變成了中年人,也還是必須面對解決這些問題。

文:林宜敬

上週末跟一群台大電機資訊的校友們聚餐唱卡拉OK,在座的有頂尖大學的教授,也有企業界的高階主管。大家年過五十,很自然的聊起了台灣的未來與政經局勢。

其中有一位同學說:「我們不要低估了年輕人。」我想了一下,反問在座的老同學們:「當年我們讀大學的時候,各位覺得自己是大人?還是小孩?」

在座的都是聰明絕頂之人,當場都發出了會心的微笑,都知道了我的意思。

當家裡經濟狀況出問題的時候,大人必須想辦法開源節流,就算不能分擔家計,至少也要賺錢養活自己;而小孩只要一邊繼續跟家裡拿錢,一邊專心讀書就好。

一家人出去旅行的時候,大人必須負責張羅一切,買機票、訂旅館、安排行程、付錢、接受家人的抱怨;而小孩只需要專心吃美食、照相、玩樂就好。

當一個家庭遇到了重大決定,像是要不要買房子、要不要搬家、要不要移民等等,大人會認真的參與討論,小孩子則是發表一些零散的意見,然後等待大人的決定。

簡單的說,大人覺得有責任,必須照顧好自己,也必須照顧好家中的長輩跟小孩;小孩覺得照顧好自己是自己的責任,也是家中大人們的責任。

而跟自己的父母意見不一樣的時候,大人覺得那是老人家們的嘮叨,聽聽就好,懶得去跟他們爭辯;小孩覺得那是大人限制了他們的發展,會很認真的去爭辯,在爭辯結束之前不敢直接採取行動。

我們這一代的「五年級生」,大多數在讀大學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是大人了,因為當時跟我們同年紀的人,很多人沒有上大學,二十歲左右就已經出社會賺錢養家,甚至生小孩當爸爸媽媽了。

而我們上一代的「三年級生」、「四年級生」更是厲害,許多人在上高中的年紀,就已經覺得自己是大人了。

既然覺得自己是大人,就會認為自己可以為自己的事情做決定,可以參與家裡的重大決定,也可以參與國家的重大決定。而所謂的參與,不單單是擁有發表意見的權利,同時也要為做出的決定與行動負責。

所以,如果我們這些中年人覺得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已經是大人,而他們也覺得自己是大人的話,我們就應該讓他們為為自己的事情做決定,甚至幫我們這些中老人做決定,幫整個國家做決定。

舉例來說,現在台灣貧富不均、世代不公的問題,最大的癥結應該是高不可攀的房價。有人認為這個問題應該透過都市更新解決,有人則是反對,認為都市更新違反了居住正義;有人認為可以透過提高房屋稅解決,有人則是反對,認為提高房屋稅反而會讓窮人更窮;有人認為可以透過大量興建社會住宅解決,有人則是反對,認為興建社會住宅是在浪費社會資源。

AP_97208393406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如果年輕人自認是大人的話,那他們就必須自己面對解決這些問題,作出決定,採取行動。因為再怎麼說,三、四十年後,我們這些現在五十幾歲的傢伙就都會死光光了,而到時候現在的年輕人變成了中年人,也還是必須面對解決這些問題。

而如果現在的年輕人認為這個社會的資源早已經被上一輩跟富二代霸佔,前述的那些非暴力手段都解決不了高房價問題,必須發動一次革命,將所有的土地收歸國有,重新分配的話,那也應該及早準備,著手行動了。

也就是說,只要年輕人把自己當成大人看,那不管我們是低估了他們?還是高估了他們?那都不重要。而我們是不是把他們當小孩子看並不重要,我們有什麼意見也沒那麼重要,他們可以把我們的話當成是老人家的嘮叨就好。

上一代的中年人留下一個爛攤子給下一代的年輕人,實在很不好意思。不過這種事情所在多有,人類歷史上,大概每一個世代都會留給下一代一些爛攤子。舉例來說,小羅斯福、馬歇爾、麥克阿瑟、艾森豪、杜魯門那一代的美國中年人在1920年代末期把經濟給搞砸了,造成了大蕭條,害年輕人吃不飽肚子,後來又把國際局勢搞砸了,害年輕人必須上戰場打仗,全世界死了幾千萬人。但是當時約翰甘乃迪、泰德威廉斯、喬治布希那一代的年輕人毫無畏懼地面對問題,不但打贏了世界大戰,還創造了二戰之後的盛世榮景。所以後來大家稱他們為「最偉大的一個世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

最怕的是,年輕人還是把自己當小孩看,不願意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不願意為自己的決定與行動負責任,只會在那邊發牢騷、罵人、抗議、甚至鬧離家出走,然後希望大人出面幫他們解決問題,那我們這個國家就前途堪憂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其實我們這些中老年人也不用太過擔心這些問題,因為如果年輕人不做決定、不採取行動的話,畢竟在高房價問題中占到便宜的還是我們這些中老年人,而且三、四十年之後,我們應該都已經死光光了。

本文經林宜敬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