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每個人都在談論伊斯蘭國,你也該知道這個夏天被遺忘的六個國際事件

當每個人都在談論伊斯蘭國,你也該知道這個夏天被遺忘的六個國際事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烏克蘭戰事連連、伊波拉病毒在西非肆虐、伊斯蘭國強占伊拉克北方領土,這些重大危機吸引世界關注的目光,但也讓忽略了許多重要事件的發展。

文:Elias Groll|翻譯:呂佩庭

這真是個危機紛擾的夏季:加薩走廊與東烏克蘭戰事連連、伊波拉病毒在西非肆虐、伊斯蘭國強占伊拉克北方領土,三名記者遭公開處決,還有美國對伊拉克的空襲;這些重大危機吸引了世界關注的目光,但也讓忽略了許多重要事件的發展。

Indonesia Rally

一名印尼穆斯林婦女釋放象徵和平的鴿子,表示反對伊斯蘭國近期的行動。其身後得布幔寫著「伊斯蘭國不能代表伊斯蘭的聲音,請不要殺害記者」。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巴西總統羅賽芙可能不敵競爭對手席瓦

在夏季世界盃的尾聲,巴西經歷了些許政治動盪,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也面臨著被社會黨對手席瓦(Marina Silva)趕下台的危機。自從社會黨原先的候選人甘伯斯(Eduardo Campos)墜機身亡後,席瓦便接下這份任務,目前民調不斷竄升,還被認為將在10月5日的選舉中取得領先。

席瓦過去曾擔任環境部部長,她的特質揉合了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觀念:其福音教派的信仰吸引許多巴西的保守基督徒,而對環境議題的重視則為選民帶來了嶄新的突破,因為許多人已對執政的工黨所提倡的接力式的大型建設幻滅。但別誤會,儘管身為社會黨候選人,席瓦並不遵行極左作風,而是被認為與資本市場關係友好,其五旬節派的信仰讓她對社會議題態度偏向保守,其中也包括對同性婚姻的態度。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巴西總統參選人,社會黨代表席瓦(Marina Silva)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北京勒緊香港的頸圈

北京在 8月31日正式宣布將會對香港未來的特首候選人採取審查制度,此舉重重地打擊了香港的民主發展,香港泛民主運動者對此相當憤慨,雖然整個過程都受到媒體廣泛地報導,但報導力道仍不足以吸引大眾的目光。

在打擊香港民主運動的手段中,北京也採取了大規模的審查行動;根據微博視野(Weiboscope)提供的數據,中國大型微網誌平台-微博,星期日(8月31日)的審查比例達到高峰,而當天被封鎖的關鍵字包括「香港」、「支持」與「今晚」。事實上,今年審查比例攀升至最高點的兩天都是和香港抗議行動有關,甚至打敗了天安門25週年紀念日以及前公安部部長周永康的倒台,這也表示北京深切感受到來自香港公民社會的威脅(或是如中國政府所說的「動盪」),同時也不斷擔憂,更大的政治自由訴求將會如野火般,藉由社群媒體一路延燒到中國內陸。

(相關新聞:香港特首普選方案 「公民提名」被否決香港要佔領中環,為什麼台灣的你該關心?

Hong Kong Democracy Vote

香港佔中學運領袖黃之峰在地鐵處發放傳單。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埃及社運人士絕食抗議

在加薩的戰事中,埃及已藉由居中協調以色列與哈瑪斯的停火協議,重申其參與國際事務的角色,而因著擔任協調者,對埃及人權紀錄的批評聲浪逐漸式微。

因此,當上個月埃及一名社運人士法塔赫(Alaa Abdel-Fattah)開始絕食抗爭時,並未受到太大地關注;法塔赫在2011年推翻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過程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那之後也一直是開羅政府(不管伊斯蘭政府或軍政府)眼中的一粒沙,他抨擊在穆巴拉克政權倒台後,政府採用了軍事審判對付人民,並且成為穆希政府(Muhammad Morsi)的反對者,如今他現在正因觸犯埃及備受批評的抗爭法等相關法律而入監服刑。

埃及

著名的埃及社運人士、博客法塔赫9月15接受埃及當局的審判。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阿根廷的債務違約情有可原

七月底,面對部份堅決不退的美國投資者所持有之債務,阿根廷宣布債務違約。這已經是阿根廷第八次違約,針對阿根廷長期無法(在如此情況下可以說是「不願」償還債務),新聞報導再度掀起了憂心的議論,但大家卻很少注意到,阿根廷之所以不願償還債務是有原因的。

這筆債務與2002年阿根廷的經濟崩潰有關,當時多數的投資者都願意註銷大部份債務,並與阿根廷政府結清帳款,但有一小群人卻不願如此,同時還要求阿根廷政府必須全數清償,但如此做法必須重新開啟已結清的帳戶,阿根廷政府就勢必將面對接踵而來,高達130億美元的大筆債務,而大多數人都忽略了這點。

(延伸閱讀:阿根廷13年來再度拖欠債務違約

Axel Kicillof ,  Cristina Fernandez

阿根廷總統Cristina Fernandez(右)和經濟部長Axel Kicillof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證券交易所160週年紀念會上交談。8月20號,阿根廷政府才提議改變支付債務持有人的方式。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莫三比克的和平協議

結束了莫三比克1975年到1992年內戰的「和平協議」,被視為非洲國家中最成功的一份文件,但在去年協議崩解後,又引發了國家是否將再次陷入內戰的恐慌。所幸,過去曾參與內戰的莫三比克全國抵抗運動(RENAMO)領導人德拉卡馬(Afonso Dhlakama),最後出面與政府簽訂新的和平協議,同時德拉卡馬也計畫參與即將舉行的選舉,持續表示現在的執政者完全控制了所有權力,他表示:「二十年前我們曾懷抱美夢,認為和平似乎將永遠保持下去,但現在我們看到的,卻是當權者有系統地將權力集於一身。」

Arnando Guebuza, Afonso Dhlak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