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房者不敢告訴你的真實經濟學(下):不是只有用公權力尋租才叫做「炒作」

炒房者不敢告訴你的真實經濟學(下):不是只有用公權力尋租才叫做「炒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認為只有「與銀行內神通外鬼、政客透過公權力炒地皮的尋租行為」才會對經濟不利,本身就是對經濟學的誤解。當社會將資源以地租的形式,投注在無法生產價值的「土地」(房地產)或是浪費在炒高交換價值的追價行為,同樣對經濟不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炒房者不敢告訴你的真實經濟學(上):雙北房價推升源於資源分配的極度不公

在上篇文章中,我們看到了在〈只會檢討別人的貧窮思維注定要窮-論台灣房價何以至此〉一文中,偉大的元大師如何以自身「經濟感受」為基礎,獨斷地宣稱幾百年來的總體經濟學研究「都是早被事實駁倒或根本經濟邏輯自相矛盾的錯誤而不自知」。

也談到李嘉圖(David Ricardo)是如何用「地租法則」,探討房價對經濟發展所帶來的破壞性災難;而歷代的經濟學家又是如何找到新的方法來對抗這股破壞性的力量。

而這篇文章,我們要來談究竟什麼是「炒作」。而元大師又是如何用他神奇的文章,親身示範了如何第一次炒作就上手。

什麼叫做「炒作」

去年我寫過一篇〈同病相憐的Pokémon GO與台灣人才:管理階層看不到你的內在價值,反而倒過來鄙視你〉的文章,談到了「投機炒作」是如何出現在供需法則中:

馬克思(Karl Marx)在《剩餘價值學說史》一書中,有一段相當重要,但很少被人注意到的見解。他批評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學說,認為亞當斯密錯誤地混同了商品的「交換價值」跟「實質價值」。市場機制決定的「價格」,其實只代表了「交換價值」。而「交換價值」跟「實質價值」有時會相符,但在很多時候雙方也會有很大的落差。

而造成「交換價值」與「實質價值」這個落差的成因,就來自於供需法則中的「需求」,其實只是當事人主觀的心理狀態。正因為是心理狀態,所以需求是可以透過外在影響而加以改變的:

而更加微妙的就在於「需求」其實描述的是抽象的心理狀態。所以當我們「主觀地」認為一件事情有價值,或是看好他的前景,就會增加我們對他的需求,進而「提升他的價格」。因此我們可以知道,一件事物賣不賣得到好價錢,看的不是他「實質的價值」,而是「我們主觀上認不認為他有價值」。

而我在文中提到需求是基於主觀判斷這點,我們偉大的元大師在他自己的文章中看來也是同意的,他提到:

正因為投資客認為某地房地價有上漲空間(也就是認為某地生產力會提昇),所以於主觀認為低價時買入。

既然對一個物品未來價值的預期是主觀的,那自然就會有能夠從外在給予影響,干預當事人判斷的空間。而所謂的「投機炒作」,就是投機客透過「不實消息」影響其他人的主觀判斷,讓他人用高的不合理的「交換價值」接手實質價值根本沒那麼高的物品。

歷史上最著名的三大投機泡沫,分別為「荷蘭鬱金香狂熱」「英國南海泡沫」「法國密西西比公司」。在這篇〈烏合之眾的貪財金融狂熱〉一文中,作者提到了這些投機狂潮的盛況:

「永遠的奧古斯都」是鬱金香當中最貴重的品種,在1636年有兩株「永遠的奧古斯都」球莖在出售,但在品質只能算是一般的情況下,其中一株換到了12畝的土地,而另一株品質較好的則是得到了4,600佛羅林加上一台馬車、兩匹灰馬和一套馬具。而當時一隻健康的肥羊的市價是10佛羅林。

拿兩株鬱金香球莖跟你換12畝土地或是460隻羊,在一般情況中正常人都會覺得你是神經病。但在投機炒作,影響公眾輿論盲目跟進的情況發生時,由於投資人的價值判斷被周遭人群的集體氣氛影響,大家都會錯誤的判斷物品的價值。

Semper_Augustus_Tulip_17th_century
Photo Credit: Norton Simon Museum @ Public domain
如果你沒看過荷蘭鬱金香狂熱中的「花王」永遠的奧古斯都,現在讓你看看。

這對經濟所造成的傷害,就來自於投機泡沫中的標的物,他的「實質價值」被錯誤地高估。導致大量的社會資源以金流的方式,浪費在根本無法再生產出更多價值的標的上。就像永遠的奧古斯都無論再怎麼漂亮,開完謝掉後不可能產出12畝土地或是460隻羊所帶來的實質物品。

如果《富爸爸,窮爸爸》告訴你有錢的秘訣,在於不要把個人的財富浪費在無法替你生產更多財富的投資上。那當社會的財富都浪費在沒有生產力的東西上時,又會發生什麼事?

這樣聽下來,投機炒作跟「詐騙」大概有87分像。那為什麼詐騙犯會被關,投機炒作在很多時候卻是合法的?原因在於對「不實消息」的認定。我們會判斷為詐騙的,在於對方提供了「不證自明」的假消息。例如享譽國際的「奈及利亞王子詐騙」,很明顯打電話跟你要錢的不可能是因為政局動盪流浪在外的落難王子,所以我們可以很簡單的得出他給的是不實消息的結論。

但今天有個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大師,以自我的「經濟感受」否定了正統的經濟學理論,告訴你一套他自創的經濟學。最後論證出台灣不合理的房價全都是幻覺,是你眼睛業障重。要判斷這則資訊是真實的或是不實消息,靠的就是當事人自己的理智判斷。因為這個大師說的只是他自己的判斷,而人的判斷本來就沒有絕對的真假。一個有理智的人,只能靠自己的理智跟學識去辨別這是不是不實消息。

就跟許多冒出來的新興宗教一樣,縱使站在主流宗教的角度,你能夠確定他是「外道」或「異端」之類的邪說。但在法律上「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政府無法越過個人意志,幫你判斷你信的是不是邪教,這最終還是只能靠你自己的理智跟學養。

例如元大師罵年輕人「無恥」向我們開示年輕人應該如何買房,當然是他的自由:

再者,大台北地區並非處處都是帝寶的房價。例如591網站上新北市金山區29坪四房中古屋就有開價220萬的物件,以22K薪水來看,不吃不喝八年即可買房,換言之省吃儉用,20年房貸買房不是不可能。

但不吃不喝八年,換來去金山吹東北季風的投資報酬究竟划不划算?這個大師是幫你、還是騙你當傻子去接他下線?這就要看當事人自己的判斷。今天當一個人告訴你某樣商品有獲利可能,他就是在「炒作」。但這個炒作是理性還是非理性的,是投機還是非投機,這就要看個人理智的判斷。

而市場對每個人理智判斷的獎賞與懲罰,就在於最終價格的漲跌。今天當一件物品的市場價值被過份高估,在沒有更笨的蠢蛋願意用高價接手的情況下,他就會跌到他該有的價格。

市場調節價格過高的機制就是讓他崩盤

很多人怪過去五年政府打房害房市低迷,但房屋的實質價值如果真的被低估,區區信貸管制跟奢侈稅真的能夠對抗「市場機制」的強大力量嗎?而現在房價下跌,投資客與其怨天怨地怨政府,或許該反省自己當時是聽信了哪來的消息影響了自己的判斷力,去承接讓自己蒙受損失的物件。

其實當我們回歸真正的市場機制,市場崩盤本來就是懲罰社會沉迷投機炒作,集體不理性的正常現象。從去年開始,新政府早就已經結束了前政府的打房政策。在回歸正常的市場機制後,近來房價直直落反應的當然就是市場的正常現象。因為自己投資眼光失準而被套牢、賠錢,本來就是市場對投資客過去非理性行為投資行為恰當的回報。

元大師認為只有「與銀行內神通外鬼、政客透過公權力炒地皮的尋租行為」才會對整體經濟不利,本身就是對經濟學的誤解。當社會將資源以地租的形式,投注在無法生產價值的「土地」(房地產)或是浪費在炒高交換價值的追價行為,同樣會對整體經濟不利。

而元大師說用政策打壓房價「本質上其實是搶奪另一群人的財富來補貼這群人。試問如此作為跟強盜有何兩樣?」就更讓人笑掉大牙。如果為了追求社會公平的政策補貼,是政府帶頭搶劫,讓某些人在沒有生產的情況下就能享受財富。那以炒作房地產賺取地租,同樣在沒有生產實質價值的情況下享受財富。難道不像是古代山賊水匪設置關卡搶劫?古代商旅給山賊的叫做「買路錢」,在元大師的理論中,這算不算「道路稀缺性」的正常利得?

Dr__Sun_in_London(coloring)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孫文提倡,後來被寫在《憲法》裡的土地政策叫做「平均地權」「漲價歸公」。

孫文過去談「漲價歸公」,原因就在於導致土地出現價值差距的「基礎建設、社會福利、生活品質、工作機會」全都是社會所有公民共同努力所創造出來的「公共財」。今天私人土地依靠全民創造的公共財來得到價值,這算是「年輕時努力工作累積的財富」?

過去三民主義之所以設計「土地增值稅」,意義就在於你年輕時努力工作換來的,本來就只有你當年買進土地的價格。後面漲價讓你賺的價差,是全民共同努力的結果,當然應該跟全民分享。

元大師批評政府基於社會公平的的政策補貼,質疑這項政策「合乎憲法平等權以及私有財產保障的規範與精神嗎?」但元大師似乎沒有實際翻過《憲法》,因為現行《憲法》中就有三條條文,明確認政府基於社會公平的政策補貼是合憲的:

  • 第142條,國民經濟應以民生主義為基本原則,實施平均地權,節制資本,以謀國計民生之均足。
  • 第143條,土地價值非因施以勞力資本而增加者,應由國家徵收土地增值稅,歸人民共享之。
  • 第145條,國家對於私人財富及私營事業,認為有妨害國計民生之平衡發展者,應以法律限制之。
具體的來談解決房價問題的方法

第一種方法是最激進,但也是最「合法」的方法。這個方法就是嚴格執行《憲法》所規定的平均地權條款。然後用土地增值稅沒收所有超過當年地主以「勞力資本」買進土地以外的增值。但我們知道根據歷史經驗,以行政權來正面對抗市場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但就算我們今天不要像孫文那麼向「社會主義」價值靠攏。還是無法否認地租(土地使用成本、房價)的出現反應的是政府建設不平等,造成區域發展不均的結果。就算我們不用「平均地權」這種激進的價值來制定政策,強行用稅制沒收土地利得,也不能厚顏無恥的把地租成長歸功於個人努力。

第二種方法則是總體經濟學發展百年所提出的解決方法。這個方法副作用最小,但需要的時間最長,也需要社會多數人的合作。這種方法,就是強調個人與企業的「社會責任」製造足以抵銷房價高升的負面因素的「外溢效果」(Spill-over benefit)。

強調技術研發、鼓勵創新,以內生成長的動力讓財富增加的速度高過被房價、投機炒作等破壞性經濟行為拖垮的速度。鼓勵私人投入共享財(Non-rival Goods)俱樂部財(Club goods的製造,製造各種報酬遞增的效果。投資資源在勞工身上,製造「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帶來技術力的爆發。

雖然我們早就知道這些最平淡的方法,是最有效也最沒有副作用的方法,但人們往往因為方法平淡就忽視他們。而元大師又以自己的文章,親身告訴我們某些有錢人就是任性,就是不想承擔社會責任,就是要自私的以排他的私有財來累積財富,甚至不惜推高房價吃垮經濟發展。

RTX37LP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投資市場中,本來就沒有穩賺不賠這種好事。

對這種人來說,經濟發展的意義不在於在未來創造新的價值,只在於「保證了人們工作成果」這種既得利益。我不知道這種智障的認知是哪一種經濟理論?如果真的服膺自由主義的經濟價值,就應該知道在完全競爭的狀態下,沒有什麼「保證工作成果」這種蠢事。

市場投資就像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今天投資失準,市場明天就會吞沒你的資產,而這個世界上的所有資產都要面對市場競爭,不會存在什麼非得讓有錢人避險的烏托邦。就算短時間出現「疑似」這種烏托邦的資產,歷史經驗告訴我們,這多半也是新發明的「養、套、殺」陷阱。

政府作為市場中的行為者,政府政策的變化早就是幾百年來與市場共存的日常因素。打房讓房價下跌讓有錢人把資金轉移到更高風險的資產最後賠光,不是什麼政府政策造成你的「社會損耗」,而是你的自私與貪婪讓自己「利令智昏」投資錯誤,這是你自己應該要承擔的風險。

投資人無恥,沒有自負盈虧的擔當。自己沒眼光,找不到更有創造性的產業投資讓自己持續獲利,卻倒過來怪其他人害他賠錢。不知道這算不算「只會檢討別人的貧窮思維注定要窮」?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
Photo Credit: 行政院

第三種方法比較折衷。既然我們知道了地租的出現來自於區域發展不均,而地租成長本身又會傷害經濟的發展,吃垮經濟成長的紅利。那較為穩妥的解決之道自然就是「均衡區域發展」,然後自然會降低地租增長背後的經濟推力。在這個意義上,諸如「前瞻計畫」之類的均衡建設方案,在方向上當然是正確的政策。

之前有關於前瞻計畫的討論,大都只停留在這些建設的利用率、維護成本、投資報酬率這種細節的討論上。但當我們回歸大方向看,前瞻計畫背後所希望達成的區域均衡開發,本身就是從根本在漸進式的打消造成地租出現的區域差異。而中國的「西部大開發」「一帶一路」,或是美國當年斥資興建「太平洋鐵路」「胡佛水壩」,同樣是在抑制國內發展不均所造成的各種社會成本。

當然,平衡區域發展不是單靠軌道建設,還包括稅賦與資源更廣泛的平均分配。很多人對經濟存在一種誤解,覺得靠自利跟詐術才能夠獲利。但無論是古今哪一個文明的實證經驗,或是任何一種正派的經濟學理論,都告訴我們經濟持續發展的基礎還是在於人們合作、互利、共同創造實質價值。如果有人跟你說讓少數人壟斷財富能讓經濟持續發展,這種理論的可信度大概還不如叫你去信新興宗教就能發財。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彭振宣』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