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的離去一定讓人不捨,但他們最想說的會是:「請保持原來那個我愛的人的樣子」

親人的離去一定讓人不捨,但他們最想說的會是:「請保持原來那個我愛的人的樣子」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請保持原來那個我愛的人的樣子。如果你很愛笑,請繼續你的笑容,不要為我哭泣;如果你很忙,請保持忙碌,不要為我傷心;如果你很愛我,請繼續,請務必繼續你原來的樣子,每天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

上週,和一群同學們去探望A,A的姐姐剛自殺過世,一聽到消息他立即連夜隻身回台辦喪事,平常一起聚會的同學們能到的都到了,另一名久未聯絡、不屬於我們這一群的同學B,透過臉書得知消息後,剛好那幾天他從工作的香港返台,堅持特地過來和大夥兒聚聚,令我們有些驚訝。

從炙熱難耐的豔陽下走入同學家,簡直有如三溫暖般忽冷忽熱,怪不得這天氣感冒的人那麼多。

「還有什麼需要幫忙嗎?」我們看著疲憊不已、眼睛佈滿血絲的A問道。

「應該是沒有,不過事發太突然,真是滿不知所措的,畢竟在台灣也沒什麼親人,沒其他人可以商量,且姐姐是自殺無法在教堂辦葬禮,只能速速處理了,你們沒遇過這種事,應該是無法體會的。」

「我弟弟也是自殺,快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時我還在Berkeley念書,弟弟則是實習醫師。」我們驚懼不已的看著B,原來,這就是他堅持要過來的原因。

B的弟弟聰明絕頂,一路跳級、國際競賽獲獎,反正什麼事對他都是小菜一碟。

最荒謬的是,他根本不是遇到什麼挫折或情緒困擾才跑去自殺。那陣子,他在實習的醫院接觸到不少有瀕死經驗的病人,很多病人們告訴這位年輕風趣幽默實習醫師有關他們的瀕死經驗,有的是被抬上救護車、有的是手術到一半時,靈魂會出竅飄浮在自己身體上空,靈魂可以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肉身與周圍的人,甚至有人還聽到醫師在宣布自己死亡,但別人卻看不到他們的靈魂,也無法與他們互動。

瀕死經驗更被形容成是美好的,「身體彷彿被溫暖隧道般包圍著 ,快速穿越那條隧道後,從另一端出來進入一片不屬於人世的燦爛、溫馨、充滿愛的亮光,已過世的親友會微笑前來迎接你。」

發生事的幾個月前,弟弟就曾開玩笑對B說道:「哥,我覺得不管什麼事都應該去嘗試、去經歷看看,才不枉此生嘛,死亡也是,死亡的滋味到底是什麼?真的會有人家說的那麼一道白色光芒隧道嗎?我想去嘗試瀕死經驗,雖然很冒險,但我是學醫的,有把握一定會在最後一刻即時逃開。」

弟弟思想一直很跳tone,從小就常突發異想一些怪招,B早就習慣了,因此聽了毫不以為意,想說他又是另一次練肖話,隨便虛應亂罵兩聲便懶得再理他。

聽B說完後大夥兒面面相覷,這種把生命當玩笑,莫名其妙的死法,叫家人情何以堪。

「其實,不是你家人都不在了你才必須孤零零辦喪事,事情發生時我從Berkeley匆匆趕回來,我們家並沒有什麼特殊宗教信仰,一般道教儀式父母是不能出席子女葬禮的,整場儀式就是我一個人孤零零在那兒神情恍惚地家屬答禮,只希望一切都只是弟弟一貫的開玩笑,辦完喪事他又會嬉皮笑臉的出現。」

弟弟走之後,B成了家中唯一孩子,他是名校畢業,出國前便有外商大公司工作經驗,當時網路正盛、矽谷正夯,他被迫放棄追尋創業夢想,回台灣陪伴爸媽。爸媽不願繼續住在傷心地睹物思情,或聽到鄰居的閒言閒語,一家子一起去看房,沒想到遇到了一堆白目房仲:

「你們家有幾個兄弟姊妹啊?」

「一個?怎麼生那麼少?這樣小孩不會孤單嗎?」

「才生一個,這樣不好吧,不怕獨生子被寵壞哦?」

旁邊有傷心欲絕的爸媽,B才忍住脾氣含混打哈哈過去,不然要是以前中學時代,我看那些房仲應該要倒大楣了。

就像每逢過年網路上都會出現年經文「年節顧人怨10句話」,沒想到連親人過世也有一堆顧人怨話語:

「沒關係啦,往好處想,至少還有一個兒子嘛!」

「弟弟走了,你要多關心爸爸媽媽。」(那我呢?我就不傷心嗎?誰來關心我?)

「不要那麼自私,只可以考慮家附近的工作/學校…。」

「講話不要那麼衝,要是他也去自殺怎麼辦?」

「現在年輕人喔,一點抗壓能力都沒有,哪像我們以前….」

B在眾多親朋好友長輩壓力脅迫之下,只能選擇附近中型工業區工作,龍困淺灘成了他心頭永遠的遺憾,剛回台灣時,各方邀約不斷,他也曾經風光過,後來電話很少再響。

前幾年,有家大公司招攬他去香港,他終於下定決心放手一搏離開台灣,但維持著一兩週便回台探視爸媽一次,「這幾年我才慢慢在想,弟弟走之後,所有壓力都在我身上,爸媽對突然失去親人恐懼不已,因此我們一家去哪兒、幾點做什麼、幾點會回家都必須一一報備,結婚生子還被迫必須和爸媽一起住,還好是我老婆脾氣太好,換做別人早跑了,而這一切真是我弟弟想看到的嗎?」

「我推辭掉一個又一個大好機會,直到目前這個工作找上門,我四十多歲,也知道好機會不多了,終於決定做自己的主人,不再被三姑六婆、眾說紛紜影響,好好聽從自己內在的聲音,弟弟的人生已經沒了,難道連我的都要賠上去嗎?而且,既然不管是活得自由或者活得壓抑,我想我被眾人埋怨的程度都相去不遠,永遠要被不孝的大帽子緊緊扣住,既然如此,不如活得自由一點至少還比較對得起自己。」

溫碧謙醫師曾說過:「我曾問過幾名癌症末期病患,你現在最想、最想跟你所愛的人說的一句話是什麼?」

「請保持原來那個我愛的人的樣子。如果你很愛笑,請繼續你的笑容,不要為我哭泣;如果你很忙,請保持忙碌,不要為我傷心;如果你很愛我,請繼續,請務必繼續你原來的樣子,每天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

親人的離去叫人不忍,總覺得路太短,想說的話還有好多好多,縱有千言萬語也只能欲語還休,眼睜睜看著熱茶變涼,飛機聲聲催促著旅人的腳步,卻終究什麼都沒說就這樣天涯兩頭。

然而,別讓離去的親人成為生者的牽絆,造成更大的傷害,如果你一直困在罪惡愧咎感的傷害中走不出來,要知道其實有許多殷殷關切你的人,只要你肯出聲求助,外面有許多人都很願意伸出援手,即使有些人,你根本不認識。

你可以不要站在那邊一遍又一遍自我懲罰、或白白被他人傷害,直到被困到無法呼吸才怨東怨西,快逃出來吧,外面的天空很遼闊的。

是的,重新出發,迎接另一個嶄新的明天,帶著陽光上路吧。帶著淚,無所謂,淚終究會隨著風飛;撕裂的心,沒關係,保持步伐走下去,就對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