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愈燒愈烈,川普袒護子女、羞辱司法部長引爆政治危機

「通俄門」愈燒愈烈,川普袒護子女、羞辱司法部長引爆政治危機
司法部長塞申斯|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現在又把希拉蕊的事推出來,無非想找一個代罪羔羊來轉移視線。至於指責塞申斯迴避「通俄案」調查,簡直是把司法部看作自己的家奴,認爲當司法部長就要為自己掩護,根本不理解司法獨立為何物。而貶低塞申斯的「擁立」,更是過橋抽板的涼薄行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川普(Donald Trump)意氣風發地參加了G20之後,剛回國就遇上了「通俄門」的再次發酵。7月8日,《紐約時報》爆料,川普的大兒子,小唐納川普(Donald Trump, Jr.)在去年六月,曾與一名俄羅斯律師維塞尼茨卡雅(Natalia Veselnitskaya)會面。

當時,中間人高德史東(Rob Goldstone)介紹說這位律師是「俄羅斯政府檢控官」,會提供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黑材料」,而且明言這是「俄羅斯及其政府支持川普的一部分」。小川普則回覆「我喜歡」(I love it)。

於是6月9日,小川普、川普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以及當時競選主任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三人,一同在川普大廈與維塞尼茨卡雅會面。据小川普說,這次會面沒有取得實質的成果,短短十幾分鐘就開完了。

維塞尼茨卡雅身份並不簡單,她的公開身份是打經濟類犯罪案件的律師,實際上是俄羅斯政府安插在華盛頓的說客(Lobbyist)。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之前對她在美國的活動已經有懷疑,拒絕過她的入美簽證;但被她在美國上訴得直,繼續進入美國,才有這次會面。

此事一經披露,就在左派媒體中掀起軒然大波,CNN等連日討論。首先這些電郵進一步證明了俄羅斯高級別人員參與到「干涉美國大選」之事;其次,這「坐實」了川普陣營有與俄羅斯「合謀」的意圖;再次,當事人是川普的大兒子、女婿與競選主任,儘管小川普辯解川普不知情,但沒有太多人相信他的説辭;最後,這次會面發生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電郵服務器被駭,但整件事尚未曝光之際,時間點極爲敏感。為表示「行事光明磊落」,在得知了《紐約時報》已經掌握了電郵之後,小川普搶先於7月11日在推特上主動公開了電郵,在公關方面挽回一步;而川普則繼續為其子辯護。

小川普此舉是否違法則衆説紛紜。在法律層面,如果小川普等人與維塞尼茨卡雅的會面真的沒有提供有價值的信息,那説明即使有「通俄」意願的嫌疑,也只能視爲「通俄未遂」,而不是已「通俄」成功。

美國沒有一條叫「合謀」(collusion)的罪名,如果駭進DNC電郵服務器是川普陣營整個計劃的一部分,那麽可適用「陰謀」(conspiracy)罪。但如果俄羅斯在川普陣營不知情之下駭進DNC電郵服務器,再提供給川普,那麽對川普陣營只能用「競選中尋求外國資助」(soliciting a foreign national for a campaign contribution)的罪名。但「黑材料」算不算「資助」也有爭議空間。儘管如此,在政治層面,川普陣營在選舉期間意圖「通俄」,可謂大白於天下。

可以說,無論小川普、庫什納,還是川普自己,在競選期間對「通俄」這件事都不當一回事,行事既不謹慎,也沒有底線。否則,川普自己不會在競選集會上高呼俄羅斯幫助找出希拉蕊「刪去」的三萬封電郵,不會讚揚維基解密公開DNC的電郵;小川普不會對俄羅斯政府提供的「黑材料」大喜,忙不迭地親自與維塞尼茨卡雅會面;庫什納也不會建議利用俄羅斯大使館的設備,繞過美國情報機關,與俄羅斯直接聯絡。這固然可以辯解為他們在「政治上幼嫩」,但恐怕「無視法律與規矩」是更重要的原因。

小川普事件一出,「通俄門」調查更深入。小川普與庫什納都被要求作證。這下,川普的形勢更被動。這時,川普除了繼續指責民主黨與希拉蕊「輸不起」、「獵巫」之外,還把矛頭對準了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

衆所周知,塞申斯是川普在去年共和黨初選期間(2月份),第一個支持川普的參議員。在當時形勢未定,「Never Trump」運動初起,幾乎所有共和黨建制派都反對川普的時候,塞申斯的挺身而出具有極重要的意義。用中國話來説,是「擁立之功」。

塞申斯既是(除川普家人之外)最「忠心」的一個,嚴格執法的理念又與川普一致,對華盛頓又足夠熟悉,所以作爲執政初期川普智囊中的核心三人組〔塞申斯、班農(Steve Bannon)、佛林(Mike Flynn)〕之一,他是地位最穩固的一個。川普對塞申斯的不滿在於,由於塞申斯沒有如實交代在競選期間與俄羅斯有過接觸一事,宣佈自己會迴避「通俄案」調查過程。

這次迴避的後果就是:「通俄案」主導權落在了塞申斯推薦的副司法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之手。在川普炒了FBI主管柯米(James Comey)之後,羅森斯坦任命了前FBI主管穆勒(Robert Mueller)為特別檢察官主查「通俄案」。穆勒比柯米權力更大,調查比柯米更加積極,更「不聽使喚」。這令川普的形勢比柯米主導調查「通俄案」時期更不利。最關鍵的是,川普可以直接炒了柯米,卻不能直接炒穆勒;羅森斯坦才可以解雇他。

穆勒對川普步步緊逼,召喚小川普與庫什納問話已經令川普「護子心切」,宣佈要審查川普的退稅記錄更「要了川普老命」。要知道,川普在去年競選,堅持不按照慣例公開退稅記錄,以「稅務局審查完了就公開」為搪塞,在當選後又宣佈「選民對此不感興趣」而拒絕「審查完了就公開」的承諾。可想而知,其退稅記錄必然含有不利於選舉的「黑點」。穆勒要調查退稅記錄,根據美國現在情報如同「瑞士奶酪」一樣的洩露現狀,很難阻止記錄曝光了。

川普於是對塞申斯主動迴避「通俄案」耿耿於懷,認爲這是導致通俄案大肆發酵的元兇。川普不但在推特上說,如果早知道塞申斯會迴避,就不會任命其為司法部長;還在接受自己一向貶斥為「假新聞」的《紐約時報》訪問時,繼續攻擊塞申斯:認爲塞申斯接過司法部長之職務,又迴避通俄案,對自己「不公平」。

上週末(7月22日),他又在推特上攻擊,爲何司法部長不追究希拉蕊的犯罪。7月24日,他又在推特上給塞申斯安上「陷入困境」(beleaguered)的外號,質疑他爲何不努力調查「狡猾的希拉蕊」與俄羅斯之間的聯係。不到24小時之後,他再次在推特上攻擊塞申斯在調查希拉蕊「犯罪」與情報洩密的立場上「非常軟弱」。

更有甚者,川普還在接受《華爾街日報》的訪問中貶低塞申斯去年背書(endorse)自己的意義,說自己當時在阿拉巴馬競選(塞申斯是該州參議員),塞申斯在當時宣佈背書自己不過是看中自己支持者衆多,不是「忠於」自己,更強調自己現在對他「很失望」。這個表態更暗示了當時塞申斯的背書無足輕重。

RTX35YJK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川普與塞申斯。

這連番密集的公開攻擊,令人目瞪口呆,這已遠遠超出了正常的上級批評下級的範圍。給人取外號是川普在競選中羞辱對手的一種習慣。把希拉蕊用作藉口更令人啼笑皆非:誰都記得,正是川普自己在上任後,親口說克林頓夫婦都是好人,國家有比調查希拉蕊更重要的事要處理云云,以顯示大度的。現在又把希拉蕊的事推出來,無非想找一個代罪羔羊來轉移視線。至於指責塞申斯迴避「通俄案」調查,簡直是把司法部看作自己的家奴,認爲當司法部長就要為自己掩護,根本不理解司法獨立為何物。而貶低塞申斯的「擁立」,更是過橋抽板的涼薄行爲。

川普此舉目的是要替換塞申斯,好讓一個沒有迴避「通俄案」的司法部長,從羅森斯坦手裏拿回通俄案的主導權,這樣就可以炒掉穆勒甚至直接中止「通俄案」調查了;最不濟,也可以通過減少資源「陰乾」調查組,令其無法開展工作。不過,川普還不好直接炒了塞申斯,而是希望塞申斯能主動辭職。但塞申斯看來還沒有被川普嚇到,堅持不提出辭職。這樣兩人的關係已經無可挽回地惡劣了。據説,兩人已經幾個星期沒有説話了。

如果川普一意孤行解雇他的話,這將會引發政壇風暴,比尼克森(Richard Nixon)當年迫使司法部長等辭職的「大屠殺」之夜更惡劣。首先,塞申斯在國會很久,共和黨建制派大部分都支持他,民主黨爲了對抗川普更一定會站在塞申斯一方。其次,塞申斯迴避通俄案是傳統的政治道德,得到絕大部分政壇人士的支持,沒有什麽人認爲他不應該迴避,川普此擧甚爲無理。第三,與國安顧問(佛林)不同,司法部長的任命需要國會批准,一旦炒了塞申斯,不但很難找到替換人選,找到了肯擔任的人也很難通過國會任命。

川普想啓用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做司法部長,結果朱利安尼直接說塞申斯迴避做得對,推掉了川普。最後,川普的基本盤另類右派都站在塞申斯的一方,多個一向支持川普的右翼網站與右翼電臺主持,都發表支持塞申斯的評論。如果塞申斯堅持不肯辭職,那麽川普可能還會找「赦免」一途。日前川普向律師打聽,自己是否有赦免助理、子女以及他自己的權力。這證明,川普真的開始緊張了。

最近,川普内閣風雨飄搖,不但塞申斯成爲焦點,連白宮發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也被川普解雇。史派瑟可謂最「憋氣」的白宮發言人。川普搞出了什麽動靜,史派瑟就要厚著臉皮,幫川普解圍,而川普還不時通過推特與採訪,再推翻史派瑟的説辭,令其好不尷尬。

原先還蠻好的一個人,當了發言人之後,被傳媒每天下午發佈會是當笑話看。而就算這樣,川普還嫌他太笨,屢次傳出要炒掉他的風聲。7月21日,川普不理會史派瑟的反對,任命史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為白宮通訊主任,實際上架空了史派瑟。這樣史派瑟只好黯然辭職了。此外,據説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也心有去意。

川普執政的一大弊病就是把執政當作真人秀和家族企業,以爲自己當上總統就等於公司總裁,就有無上的權力,不理解推行政策就要團結大多數人,稍不如意就想著炒人;而川普的子女權力過大,在很多政策上與核心團隊不一,而川普一律站在子女的一邊。

例如,紐澤西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是最早支持川普的州長,卻因庫什納家族與他有私人恩怨,選舉結束後就把他踢出局。庫什納與班農之間的恩怨無需多提,川普命令班農不能與庫什納合作就請滾蛋。這次又如此對待塞申斯,這令其核心團隊以及長期支持者都日漸離心離德。如此執政,又如何能不陷入困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