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高級食材行銷台灣美食,不但背離了小吃的歷史脈絡,也小看了觀光客

用高級食材行銷台灣美食,不但背離了小吃的歷史脈絡,也小看了觀光客
Photo Credit: 鬍鬚張台北內湖店 @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國旅客來台灣吃滷肉飯,在意的絕對不是裡面的肉是不是松阪豬。他們在意的,是為什麼滷肉飯會是台灣庶民小吃,背後的故事是什麼,然後價錢透明,僅此而已。

前陣子,小花媽看到一篇文章,內容大概是說,台灣美食應該走向世界,但不應該只追求高CP值、銅板美食,這樣小確幸的想法。要改變用料,用較為好的食材,才能讓美食上得了廳堂。小花媽寫得比較和緩了,內文其實非常帶有歧視意味。但小花媽看完後,噗哧一笑,覺得台灣撰文者到底是跟世界有多不熟。不懂得發覺在地文化與特色歷史,就無法成功的行銷在地。

越在地,越國際,這個道理相信很多粉蝨都懂。

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就讓小花媽用台灣經典小吃滷肉飯,以及越南在地小吃牛肉河粉來跟粉蝨們說個一二。之所以會用滷肉飯,原因有二:

  1. 近年來引起爭議常常被用來批評台灣小確幸的比喻,都是滷肉飯,那篇文章也不例外。
  2. 滷肉飯做為庶民小吃,具有代表性。

在西方國家,斷定社會是否物價逐漸升高,很多時候是以麥當勞的價格為準。在韓國,是用炸醬麵。在台灣,大抵是用滷肉飯為比較基準。滷肉飯使用的多半是「糟頭肉」,糟頭肉指的是豬脖子的碎肉,因為有很多淋巴腺,所以會有特殊的味道。早期台灣養豬多半是餵食作物,現代養豬很多時候會注射抗生素,以利豬隻快速長大並減少患病。因此,糟頭肉就被視為比較不好的肉。

之所以滷肉飯使用的是豬脖子的碎肉,乃是因為比較便宜。只要用醬油、砂糖等佐料,滷上一大鍋,淋在米飯等主食上。即使只是碎肉,都能滿足一般人家對於肉的需求與渴望。肉是高級的食材,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吃到。為了讓肉能夠更加頻繁的出現在餐桌上,醃漬、煙燻、滷等料理方式便應運而生。當代常吃到的客家鹹豬肉燻肉、滷肉等,放到該時代脈絡中,就可以了解。

Pho-Beef-Noodles-2008
Photo Credit: Kham Tran @ CC BY 3.0

因此,理解滷肉飯對於台灣人來說,是一種對於肉的渴望,至關重要。小花媽在越南最愛吃河粉,特別是Phở tái(半生熟牛肉河粉)。純白的河粉放在最下層,上面灑著綠色的青蔥、深綠色的九層塔、長條形的洋蔥、鮮紅色的碎肉片。上桌前,淋上熱湯。肉逐漸轉成粉紅色,血水經由川燙拉提湯頭的鮮味。加入檸檬與辣椒,讓層次更加多面。在吃河粉時,小花媽也曾經想過:為何肉片不切大片一點?

同事告訴小花媽,本來越南人是不吃牛的,因為信仰以及牛肉昂貴的關係,他們吃不太起。然而,法國殖民時,因為對牛排有需求,因此吃牛肉就變成順理成章的事。「法國都把牛的好肉吃掉,剩下的丟掉也浪費拉。」越南同事這樣說。所以,他們就把碎肉放到平常吃得河粉上,逐漸演變成大家對於越南的主要記憶點之一。

其實韓國也是一樣,早期韓國經歷無數次戰爭,十分窮困。在這樣的情況下,帶有肉湯味道的泡麵深獲對於肉食有需求的韓國人的喜愛,也因此韓國人非常愛吃泡麵。同樣的道理可能台灣人也是,只是小花媽比較沒有研究,就不妄言了。

所以拉,當該篇文章強調,台灣若要推銷美食,必須要改變思考想法。用松阪肉等高級食材作為滷肉飯的材料,好像才能讓台灣美食行銷世界。這樣的態度與作法,非但背離了庶民小吃的歷史脈絡,也小看了觀光客對於各地美食的研究。

行銷台灣美食,重要的不是採用高級食材,而是讓美食的故事能夠流傳,讓路邊美食價格公開,讓觀光客不害怕被坑,才是行銷台灣味的根本之道。越南路邊的河粉,怎麼吃都好吃,絕對不輸給餐廳用料高級的河粉。甚至吃路邊小吃,更是一種深度旅遊的象徵,也可以更加了解當地文化。觀光客不會說:「喔No,你們的肉片怎麼不是用和牛呢?」。當我們將焦點只放在美食的用料,台灣才真的走不進世界。

外國旅客來台灣吃滷肉飯,在意的絕對不是裡面的肉是不是松阪豬。他們在意的,是為什麼滷肉飯會是台灣庶民小吃,背後的故事是什麼,然後價錢透明,僅此而已。觀光客唯一要特別注意的是,在南部如果點滷肉飯,來得可能是控肉飯。如果要吃到北部所謂的滷肉飯,粉蝨們,記得指名肉燥飯喔!

本文經小花媽的新南向週記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