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自己舞台!年輕設計師不要太沈溺於得獎迷思

創造自己舞台!年輕設計師不要太沈溺於得獎迷思

Banner海報介紹:Bito是甲蟲的英文諧音,希望能夠像甲蟲ㄧ樣在黑暗中,為一點點的光明奮力飛翔。海報插畫 by 手指。

訪/ 劉耕名 編/ Yolyo’s Emily

Bito 甲蟲創意工作室負責人,Motion Graphic Director 動態圖像導演
Bito Studio 網站臉書

關於劉耕名

照片提供:劉耕名

劉耕名在去年回台灣創立Bito Studio甲蟲創意工作室之前,曾經在紐約旅居九年期間,成功的在競爭激烈的設計之都站穩腳步。其實說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在聯繫耕名前沒有做好功課,Google後才發現其實網路上有不少關於他的報導。在 2012 年,他也曾經在TEDxTaipei演講過。想要更瞭解更多關於劉耕名的經歷,可以直接去看去年他在TEDxTaipei的演講喔。

TEDxTaipei是這樣介紹他的:

「動態圖像導演(motion graphic direcrtor),旅居紐約九年,作品橫跨電影、電視台形象, 電視廣告、音樂錄影帶、插畫等領域。2006年初試啼聲,以首支動畫短片Travel Dairy拿下Adobe設計成就獎首獎,其後多支作品獲逾50個世界影展及奬項肯,並在紐約TED開播映。

劉耕名成長於台北萬華,幼時愛畫畫也愛自然生態,立志當昆蟲學家,推甄就讀台灣大學昆蟲學系,大學時期為採集研究,足跡踏遍台灣山林。大學畢業後,美感天賦驅使下,赴紐約­藝術學院(School Visual Art)攻讀電腦藝術創作碩士。

截然不同的背景激盪之下,他的視覺語言獨特,善於融合看似對立的不同元素及媒材,山林╱都會、類比╱數位、童趣╱性感 、復古╱新潮兼備。擅長賦予靜態圖像生命,用緊湊新穎的轉場說故事。」

I. 為什麼回台灣?

當年在紐約工作與生活都順利定居下來之後,每每都有覺得日子雖然很安逸,但是總有一種是這個社會「局外人」的感覺。 我每天在最激烈的設計工作室製作美國的電視節目、全球的廣告。

可笑的是,我做了超過300隻廣告吧,我大概只在電視上看過五次。有時候坐在地鐵裡,看著來自於各國移民的漠然面孔,心裡想著大家都抱著什麼樣的「美國夢」,才來到這片土地上呢?突然感覺「拿身份」這件事情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當時我想,要是現在不回台灣創業,那50歲時候當個移民第一代的我回台看,ㄧ定會後悔的。 說真的,當家人都在台灣時,回家實在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我從事的工作是Motion Graphic Design(動態影像設計)。簡單來說,motion就是利用平面設計的視覺概念。用動畫的方式,配合音樂和節奏所呈現出來的影像。

它可以是商業用途,也可以是實驗影像,當影像、律動、音樂完美的流暢同步進行時,會給人愉悅或是震撼的視覺經驗。在國外已經流行十幾年的這個產業,目前在台灣還算是很新的一種表現方式。Motion Graphic像設計融合各種形式的媒材包括3D、手繪、或是stop motion再搭配同步音樂,讓目前還是比較單一的影像制作的結構和敘事的方式,有更多元的可能。

耕名位於布魯克林的工作室。照片提供:劉耕名

我的目標是希望自己能將在國外流浪多年的經驗以及工作室的文化帶回台灣,創造出以設計為核心的影像設計製作公司。創造紐約工作室開放分享的氛圍,讓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可以互相激盪。同我們的訓練是培養各種影像說故事的方式,各種視覺問題的解決專家。

這樣的既能讓自己在工作上變得非常的有彈性,可以很容易的跟各種不同領域的人才跨界合作。像是MV、廣告、電影片頭、電視台設計、網路、活動、互動裝置…等等。我想現在新ㄧ代的創作人非常需要這樣多元的舞台去展現自己。

回來常常聽到政府在扶植台灣動畫產業,希望能夠在台灣開創像Pixar這樣的公司。每個學生都在苦苦研究3D的技術。但是如果我們連好的短片實力都無法跟上國際,那怎麼去製作一隻動畫長片呢?所以我將從小而高效率的motion studio開始,培養台灣新ㄧ代的影像設計人才。

雖然這個產業是有很多發展的空間,但是台灣動態影像的應用還是不太成熟。但用另一個角度想,因為目前在台灣可以說幾乎沒有這個產業,所以可以發展的可能性非常多,我能不被侷限的去創造自己的風格、自己的公司,以及自己想做的事情。

II. 給年輕人的三個建議

一、想辦法自己創造舞台,不要太過沈溺於得獎迷思。

目前台灣整個學術界都沈溺於得獎迷思,因為政府要政績,「得獎了就是設計之都」這樣的思維反而會本末倒置。如果得了獎才算是好設計,那麼得了獎之後呢?又,如果一個獎有那麼多人得,那為什麼台灣的設計還是都起不來。

因為我們缺乏自信,才需要洋人來肯定我們,絕對不要為了參加比賽想得獎而去做作品。其實,比賽這件事情很棒,我自己也參加過不少比賽、也得過獎。但是絕對不要有得獎迷思,設計畢竟是非常主觀的東西。

二、不要被老一輩「抄襲壓榨」的業界文化所影響。

雖然很難很辛苦,但是還是想辦法堅持個幾年吧!

三、持續保持對於設計,對於美的事物的堅持。

III. 正面思維:多做少說,用作品去影響別人

我一直相信自己回台灣就是在做有影響力的事情。以前在美國,不管如何還是一個異鄉客。工作時是為別人的文化、社會做設計。不過現在回家後,是在幫助自己社會變得更美、更進步。這也是我在國外漂泊多年來渴望的。我相信這個信念是一件正確的事情,這就是我的正向能量。

不過現狀是不能馬上被改變的。需要更多更好的人,ㄧ點一滴慢慢地去改變。我相信創作人就是要多做點少說點,讓作品說話。現在這樣的網路世代,只要努力去做,好的作品一定有機會會被世界看見。

在一個城市裡二十幾歲的年輕設計師們,如果每個人的願望都要開咖啡店、民宿,或是賣舊貨,那對於這個國家的設計產業絕對不是正向的。我們應該有更多的熱情在嘗試新的事。就讓我們努力試試看個十年吧,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不過,這一代年輕人因為有多元的網路經驗,所以生活美感都在提升,作品也都比上一代完成度還要好,這是值得期待的事情。

儘管身處的社會每天負面新聞不斷,不過我們並沒有其他選擇。我們還是必須用自己的步伐走下去。用聰明的方法說故事,用強烈的影像去慢慢影響這個社會。

IV. 推薦五位優秀的在地設計師

潘雲家 Inca Pan 。一個很要好的插畫家朋友。他一直都默默的畫,這樣一直畫畫也畫了十年了。曾經也在別的公司上班,這幾年自己出來接案子。儘管沒有出過國留學,最近卻在幫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畫插畫,靠著熱情和網路,絕對能靠自己的力量找到舞台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