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發展史中的致命粉塵:台灣石綿職業病可能在2020-2030年達到高峰​​​​​​​

工業發展史中的致命粉塵:台灣石綿職業病可能在2020-2030年達到高峰​​​​​​​
台南市區的石棉建築物,攝於2016年|Photo Credit: 社團法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雖已禁用大部分石綿產品,但石綿暴露仍是現在進行式,包括從國外進口的石綿建材或其他產品,以及無所不在卻未被標示與妥善處理的石綿瓦(板)與石綿廢棄物,使建築業、裝潢業、拆除業、廢棄物處理業勞工甚至社區居民,仍處於致癌粉塵的威脅中。

文:李俊賢、鄭雅文、蕭汎如、王榮德

台灣的石綿危機

台灣在1970年代至1980年代快速工業化,石綿工廠林立,廠區內外粉塵滿佈的情景十分常見。台灣也曾是世界拆船王國,船體與鍋爐管線包覆著大量石綿保溫材料,是拆船工人石綿粉塵的主要暴露源。根據過去台灣的石綿消耗量與疾病潛伏期作推估,石綿疾病個案預期將日益增加。本土醫學病例報告與近年來的流行病學研究,也反映著如此趨勢。

開採、輸入與使用

台灣石綿礦的開採始於日治時期,礦場位於花蓮豐田地區。1940年代,由於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加拿大展開禁運,迫使日本在境內積極採礦,以製造軍事設備不可或缺的石綿材料。戰後,花蓮豐田地區的採礦仍持續進行,但產量有限。

1960年代台灣進入工業化與都市化的快速發展,石綿原料的需求大增。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簡稱USGS)出版的《礦產年報》(Minerals Yearbook)、台灣財政部關務署統計資料庫與經濟部國貿局進出口貨物資料,可發現台灣石綿消耗量(生產+進口─出口)在1980年代中期達高峰,每年消耗量大多超過三萬噸(圖3-1)。

圖3-1
圖3-1台灣的石綿消耗量(噸)趨勢變化:1948-2014年
資料來源: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 Asbestos Statistics and Information)、財政部關務署統計資料庫查詢系統、國際貿易局查詢系統,本表由作者整理製作。

根據時任國防醫學院的劉紹興教授所作的文獻回顧,石綿水泥業是台灣此時期石綿使用量最大的產業,使用量占全國石綿消耗量的九成,所生產的石綿建材具有防火、耐熱、輕便、價格便宜等特質。這個時期建造的建築物可見大量的石綿浪板、石綿夾板、石綿水管等製品。其他如保溫隔熱材料、煞車皮、墊片、石綿布等,也是常見的石綿製品。

在1988年,全台總共有三十三家登記有案的石綿工廠,包括石綿水泥廠二十一家、石綿耐磨材料廠十家、石綿紡織廠一家,以及石綿絕緣材料廠一家;而以公司名義登記卻未登記為工廠的石綿工廠可能更多。當時實際訪視過多家石綿工廠的王榮德教授發現,這些工廠的安全衛生環境普遍不佳,不僅粉塵飛揚,廠區內外的石綿原料與廢棄物隨意堆放,也可能污染鄰近地區。台灣的石綿消耗量在1987年之後快速下降,主要因素是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人士的積極倡議,促使政府將石綿列為毒性化學物質,並逐步限制石綿的進口與使用。

台灣早期的石綿大都來自加拿大,其次為南非;2012年加拿大全面停產之後,台灣改向中國進口石綿原料,在2012-2014年間每年仍進口數百噸(表3-1)。

石棉原料進口量
Photo Credit: 社團法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

內政部在1981年制訂石綿粉塵濃度規範,將容許濃度的上限訂於二纖維/毫升(fiber/mL)。1982年,政府檢查機構首次對石綿作業場所進行調查,發現有高達75%的空氣樣本石綿暴露量高於該容許濃度。台大醫學院張火炎、王榮德、陳誠仁等人在1985-1988年前後針對三十三家登記立案的石綿工廠進行調查,也發現石綿暴露量超過容許濃度的狀況非常普遍,不少作業場所的石綿粉塵暴露甚至高達三至六纖維/毫升(fiber/mL)。

勞委會(現改制為勞動部)遲至1988年才委託工業衛生學者輔導水泥產品製造業,試圖以局部排氣、濕式作業等工程改善措施,降低作業環境的石綿暴露,但該輔導方案的實際成效與普及性如何,缺乏正式的評估報告。

石棉工廠分布
Photo Credit: 環保署
1980年代台灣389間石綿工廠地理分布。

除了石綿製造業之外,拆船解體業也是石綿粉塵的重污染產業。台灣在1969年到1988年期間,由於政府產業經濟政策的鼓勵,成為世界拆船王國,全世界的廢棄油輪船艦有65%被運送來台灣處理,拆解後的廢鋼廢鐵成為煉鋼原料,包覆船體隔板設備的石綿保溫材質,則由工人拆除蒐集成堆,轉賣給國內冷凍設備業者。

拆船工作不僅容易發生切割、爆炸、掉落等職業災害,拆船工作現場也常有各種有毒物質,如石綿粉塵、多氯聯苯、金屬燻煙等等。值得注意的是,台灣曾自日本與歐美工業先進國家輸入大量的二手機械與鍋爐設備,附著其上的隔熱材質,也是主要的石綿暴露來源(參見第四章,合成纖維製造廠管理人員阿明訪談紀錄)。

台灣至2017年未全面禁用石綿,石綿原料仍用於煞車來令片的製造。根據《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石綿可使用於研究、試驗與教育等用途,至今仍有不少中小學實驗教室尚在使用石綿心網,石綿粉末掉落桌面但師生均不以為意。某大專院校實驗室甚至被發現有大量散裝的石綿綿絮,實驗室師生在毫無警覺及防護措施的狀況下以鑷子夾取,拿來作為鍋爐設備的均熱物質。

台灣老舊建築物、水管及其配件、鍋爐設備,仍處處可見石綿材質。當老舊建築與設備有破損或在修護拆除過程時,石綿粉塵就會逸散飛揚,成為工作者與周遭居民的暴露來源。偏鄉地區更時常可見石綿廢棄物隨意棄置,成為環境污染問題。

石綿浪板
Photo Credit: 社團法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
台北市區老舊建築的石綿浪板,攝於2016年。

國際間,部分國家包括中國及俄羅斯,仍持續大量開採石綿並製作成矽酸鈣板、水泥板等建材。台灣政府對於可能含石綿的進口建材與其他進口產品,仍缺乏有效監控與管理措施。自國外進口的建材很可能成為石綿暴露源。

臨床病例層出不窮

在1990至2015年間,台灣醫學研究者針對石綿疾病發表的臨床病例報告至少有十六篇,我們按論文發表時間,整理於表3-2。這些病例報告的總病例數達三十五人,包括石綿肺症或胸膜斑患者六位,惡性間皮瘤患者二十九位。考量應有更多未被發表於醫學期刊或未被正確診斷的石綿疾病患者,這些病例報告僅呈現台灣石綿疾病問題的一小部分。

石棉疾病臨床案例報告
Photo Credit: 社團法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

從這些病例報告可發現,患者發病年齡介於三十九至七十八歲間;大多數患者為男性,僅有三名女性;大多數患者有明確的石綿職業暴露史,初次暴露於石綿粉塵至發病的疾病潛伏期大都在數十年以上。患者的石綿暴露來源多元,其中有多人曾從事造船與拆船業,另有多人曾從事鍋爐管線保溫作業或石綿產品製造業。以下依石綿暴露作業的類型,扼要介紹這些患者的工作史與石綿疾病類型。

  • 造船與拆船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