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發展史中的致命粉塵:台灣石綿職業病可能在2020-2030年達到高峰​​​​​​​

工業發展史中的致命粉塵:台灣石綿職業病可能在2020-2030年達到高峰​​​​​​​
台南市區的石棉建築物,攝於2016年|Photo Credit: 社團法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雖已禁用大部分石綿產品,但石綿暴露仍是現在進行式,包括從國外進口的石綿建材或其他產品,以及無所不在卻未被標示與妥善處理的石綿瓦(板)與石綿廢棄物,使建築業、裝潢業、拆除業、廢棄物處理業勞工甚至社區居民,仍處於致癌粉塵的威脅中。

文:李俊賢、鄭雅文、蕭汎如、王榮德

台灣的石綿危機

台灣在1970年代至1980年代快速工業化,石綿工廠林立,廠區內外粉塵滿佈的情景十分常見。台灣也曾是世界拆船王國,船體與鍋爐管線包覆著大量石綿保溫材料,是拆船工人石綿粉塵的主要暴露源。根據過去台灣的石綿消耗量與疾病潛伏期作推估,石綿疾病個案預期將日益增加。本土醫學病例報告與近年來的流行病學研究,也反映著如此趨勢。

開採、輸入與使用

台灣石綿礦的開採始於日治時期,礦場位於花蓮豐田地區。1940年代,由於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加拿大展開禁運,迫使日本在境內積極採礦,以製造軍事設備不可或缺的石綿材料。戰後,花蓮豐田地區的採礦仍持續進行,但產量有限。

1960年代台灣進入工業化與都市化的快速發展,石綿原料的需求大增。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簡稱USGS)出版的《礦產年報》(Minerals Yearbook)、台灣財政部關務署統計資料庫與經濟部國貿局進出口貨物資料,可發現台灣石綿消耗量(生產+進口─出口)在1980年代中期達高峰,每年消耗量大多超過三萬噸(圖3-1)。

圖3-1
圖3-1台灣的石綿消耗量(噸)趨勢變化:1948-2014年
資料來源: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 Asbestos Statistics and Information)、財政部關務署統計資料庫查詢系統、國際貿易局查詢系統,本表由作者整理製作。

根據時任國防醫學院的劉紹興教授所作的文獻回顧,石綿水泥業是台灣此時期石綿使用量最大的產業,使用量占全國石綿消耗量的九成,所生產的石綿建材具有防火、耐熱、輕便、價格便宜等特質。這個時期建造的建築物可見大量的石綿浪板、石綿夾板、石綿水管等製品。其他如保溫隔熱材料、煞車皮、墊片、石綿布等,也是常見的石綿製品。

在1988年,全台總共有三十三家登記有案的石綿工廠,包括石綿水泥廠二十一家、石綿耐磨材料廠十家、石綿紡織廠一家,以及石綿絕緣材料廠一家;而以公司名義登記卻未登記為工廠的石綿工廠可能更多。當時實際訪視過多家石綿工廠的王榮德教授發現,這些工廠的安全衛生環境普遍不佳,不僅粉塵飛揚,廠區內外的石綿原料與廢棄物隨意堆放,也可能污染鄰近地區。台灣的石綿消耗量在1987年之後快速下降,主要因素是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人士的積極倡議,促使政府將石綿列為毒性化學物質,並逐步限制石綿的進口與使用。

台灣早期的石綿大都來自加拿大,其次為南非;2012年加拿大全面停產之後,台灣改向中國進口石綿原料,在2012-2014年間每年仍進口數百噸(表3-1)。

石棉原料進口量
Photo Credit: 社團法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

內政部在1981年制訂石綿粉塵濃度規範,將容許濃度的上限訂於二纖維/毫升(fiber/mL)。1982年,政府檢查機構首次對石綿作業場所進行調查,發現有高達75%的空氣樣本石綿暴露量高於該容許濃度。台大醫學院張火炎、王榮德、陳誠仁等人在1985-1988年前後針對三十三家登記立案的石綿工廠進行調查,也發現石綿暴露量超過容許濃度的狀況非常普遍,不少作業場所的石綿粉塵暴露甚至高達三至六纖維/毫升(fiber/mL)。

勞委會(現改制為勞動部)遲至1988年才委託工業衛生學者輔導水泥產品製造業,試圖以局部排氣、濕式作業等工程改善措施,降低作業環境的石綿暴露,但該輔導方案的實際成效與普及性如何,缺乏正式的評估報告。

石棉工廠分布
Photo Credit: 環保署
1980年代台灣389間石綿工廠地理分布。

除了石綿製造業之外,拆船解體業也是石綿粉塵的重污染產業。台灣在1969年到1988年期間,由於政府產業經濟政策的鼓勵,成為世界拆船王國,全世界的廢棄油輪船艦有65%被運送來台灣處理,拆解後的廢鋼廢鐵成為煉鋼原料,包覆船體隔板設備的石綿保溫材質,則由工人拆除蒐集成堆,轉賣給國內冷凍設備業者。

拆船工作不僅容易發生切割、爆炸、掉落等職業災害,拆船工作現場也常有各種有毒物質,如石綿粉塵、多氯聯苯、金屬燻煙等等。值得注意的是,台灣曾自日本與歐美工業先進國家輸入大量的二手機械與鍋爐設備,附著其上的隔熱材質,也是主要的石綿暴露來源(參見第四章,合成纖維製造廠管理人員阿明訪談紀錄)。

台灣至2017年未全面禁用石綿,石綿原料仍用於煞車來令片的製造。根據《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石綿可使用於研究、試驗與教育等用途,至今仍有不少中小學實驗教室尚在使用石綿心網,石綿粉末掉落桌面但師生均不以為意。某大專院校實驗室甚至被發現有大量散裝的石綿綿絮,實驗室師生在毫無警覺及防護措施的狀況下以鑷子夾取,拿來作為鍋爐設備的均熱物質。

台灣老舊建築物、水管及其配件、鍋爐設備,仍處處可見石綿材質。當老舊建築與設備有破損或在修護拆除過程時,石綿粉塵就會逸散飛揚,成為工作者與周遭居民的暴露來源。偏鄉地區更時常可見石綿廢棄物隨意棄置,成為環境污染問題。

石綿浪板
Photo Credit: 社團法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
台北市區老舊建築的石綿浪板,攝於2016年。

國際間,部分國家包括中國及俄羅斯,仍持續大量開採石綿並製作成矽酸鈣板、水泥板等建材。台灣政府對於可能含石綿的進口建材與其他進口產品,仍缺乏有效監控與管理措施。自國外進口的建材很可能成為石綿暴露源。

臨床病例層出不窮

在1990至2015年間,台灣醫學研究者針對石綿疾病發表的臨床病例報告至少有十六篇,我們按論文發表時間,整理於表3-2。這些病例報告的總病例數達三十五人,包括石綿肺症或胸膜斑患者六位,惡性間皮瘤患者二十九位。考量應有更多未被發表於醫學期刊或未被正確診斷的石綿疾病患者,這些病例報告僅呈現台灣石綿疾病問題的一小部分。

石棉疾病臨床案例報告
Photo Credit: 社團法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

從這些病例報告可發現,患者發病年齡介於三十九至七十八歲間;大多數患者為男性,僅有三名女性;大多數患者有明確的石綿職業暴露史,初次暴露於石綿粉塵至發病的疾病潛伏期大都在數十年以上。患者的石綿暴露來源多元,其中有多人曾從事造船與拆船業,另有多人曾從事鍋爐管線保溫作業或石綿產品製造業。以下依石綿暴露作業的類型,扼要介紹這些患者的工作史與石綿疾病類型。

  • 造船與拆船業

在這三十五位罹病患者中,有六位與造船或船上作業有關,另有一人曾從事拆船工作。台北榮總陳育民等人於1990年發表的論文,應屬台灣第一例石綿肺症病例報告,患者為六十九歲男性,曾於國軍某造船廠從事玻璃切割工作十年,離職五年後出現咳嗽、呼吸窘迫等症狀,就醫檢查發現肺部有纖維化現象,痰液與病理切片中檢出石綿小體,診斷為石綿肺症。該研究團隊於1994年發表另一篇論文,該研究分析台北榮總從1979至1992年間的惡性間皮瘤確診病例共十五名,其中有一人為船員。

其他患者包括:劉紹興等人於1996年報告的四十五歲男性石綿肺症個案,從十七歲起於某造船廠擔任電焊工,石綿暴露長達二十六年(1968-1994年);高雄榮總護理師彭佳玲發表的護理報告,患者為六十一歲男性,曾於高雄某造船廠從事船體蒸氣管線組裝工作達二十九年,退休多年後因咳嗽、呼吸困難就醫,確診為惡性肋膜間皮瘤;吳庭輝等人報告的六十八歲男性個案,診斷為多發性惡性胸膜間皮瘤,曾於造船廠從事安裝管路、切割、點焊、配管工作,工作中有明顯石綿粉塵暴露;李羽仁等人報告的七十二歲女性,罹患惡性胸膜間皮瘤,曾在造船廠工作長達三十年,工作中有明顯的石綿暴露。高醫黃勇誠等人報告的病例有一人為六十二歲女性,罹患惡性胸膜間皮瘤,曾擔任碼頭雜工、拆船業鋼板切割工、板模雜工、車床工、餐廳洗碗工等工作。

  • 鍋爐管線的保溫工程

這些臨床病例報告中有五人為糖廠退休員工,退休多年後發現有胸膜斑病症,醫師詢問後,發現他們過去負責糖廠鍋爐的維修工作,工作中曾使用石綿,製作鍋爐的保溫材料。另一人為七十二歲男性個案,診斷有胸膜斑,該個案以外包商身分承攬某煉油廠的蒸氣管線保溫工程,時間長達四十年;大約在1967-1976年間,經常使用大量石綿,以水、土混合攪拌,製成保溫隔熱材料塗抹包覆於蒸氣鐵管外,在絞碎石綿原礦過程中,常有大量粉塵暴露。

  • 石綿防火布與墊片製造業

邱昭華等人報告的五十六歲石綿肺症患者,曾於石綿加工廠擔任石綿布料剪裁工,醫師在支氣管沖洗液中,檢出大量石綿小體。Tsou等人報告一名五十八歲罹患惡性胸膜間皮瘤的男性病例,曾在某瓷器工廠工作長達三十年,從事石綿壁板與墊片的製造工作,經常暴露於細微的石綿粉塵。羅佑珍等人報告的六十六歲男性病例,罹患惡性胸膜間皮瘤,過去曾於某真空映像管廠擔任作業員長達三十年,工作時為了阻隔高熱,而長時間穿戴石綿隔熱衣。

  • 其他石綿暴露作業

楊孝友報告一名七十八歲女性病患,診斷有胸膜斑,她在十六歲時(推估在1930年代後期),曾於花蓮某石綿礦場擔任揀石工,工作時必須從壓碎的石綿礦石中,挑出石綿纖維,工作時間大約一年[12]。吳立偉等人報告一名三十九歲男性病患,確診為惡性胸膜間皮瘤,從事木工裝潢工作二十餘年,長期接觸防火建材,工作中常暴露於大量粉塵。

  • 石綿暴露不明

部分個案的石綿暴露史並不明確,包括:一名確診為惡性腹膜間皮瘤六十四歲榮民;十五名於1979至1992年間於台北榮總醫院診斷為惡性間皮瘤的男性病患,其中包含船員、台鐵員工、空軍維修員;一名罹患惡性睪丸鞘膜間皮瘤的六十七歲男性個案,以及一名罹患惡性睪丸間皮瘤的七十六歲男性漁民。

看不見的職業病

石綿相關疾病包括石綿肺症、惡性間皮瘤、肺癌、喉癌、卵巢癌等。由於疾病的潛伏期漫長,且診斷不易,我們不易掌握台灣石綿疾病的實際發生狀況與規模,但以過去石綿消耗量與疾病潛伏期長達三十到四十年的背景資訊做簡單推估,台灣的石綿相關疾病可能將在2020-2030年左右達到高峰。

美國華盛頓大學的「健康與計量評估研究機構」(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Metrics Evaluation)是全球「疾病負荷」(Burden of Disease)研究的重鎮。該研究機構依據各國過去的石綿消耗量以及實際惡性間皮瘤的發生狀況,推估潛在的石綿疾病案例數。世界衛生組織依據全球疾病負荷資料,推估全球在2004年一年間有十萬七千人死於石綿相關疾病(包括癌症、石綿肺症等),且趨勢將持續上升。

台灣雖已禁用大部分石綿產品,但石綿暴露仍是現在進行式,包括從國外進口的石綿建材或其他產品,以及無所不在卻未被標示與妥善處理的石綿瓦、石綿板與石綿廢棄物,使建築業、裝潢業、拆除業、廢棄物處理業勞工甚至社區居民,仍處於致癌粉塵的威脅中。對於過去曾暴露或目前仍可能暴露於石綿粉塵的工作者,政府並未有積極的職業健檢與石綿疾病通報機制。在職業病認定與補償方面,勞保局職業病給付資料顯示台灣「石綿肺症及其併發症」與「職業相關癌症」給付件數寥寥可數,在2010至2016年間,職業石綿肺症及其併發症的件數每年均不到五件(見第九章)。

政府對於石綿疾病的態度與因應方式,同樣反映在其他職業傷病問題上。如同其他落後國家,台灣長久以來低估職業病問題,職業病補償率遠低於先進國家;不只是職業石綿疾病被忽視,其他類型的職業病也被嚴重低估,造就了一個由勞動者單方面承擔職業傷病風險的不公平社會。

相關書摘 ▶日本「久保田震撼」:105人死於石綿相關疾病,集體求償控告國家失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致命粉塵:石綿疾病,工業發展史中的職業病風暴》,社團法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王榮德、李俊賢、林良榮、彭保羅、黃怡翎、鄭雅文、蕭汎如、戴國耀、鍾佩樺

1994年,法國東部四名高中教師遺孀挺身而起,控訴校方讓她們的丈夫暴露於校園裡的石綿粉塵而罹患罕見的惡性間皮瘤致死。此事件引起社會關注,法國政府因而通過石綿禁令,同時設立補償受害者的基金;2005年,日媒揭露知名機械品牌「久保田」的工廠,過去十年間有51名員工死於惡性間皮瘤,甚至連工廠附近的居民也有多人罹病。此事件引爆了人民的憤怒,隨即發展成全國性的石綿疾病求償運動,迄今,國家賠償訴訟仍在日本各地持續進行著。

過去幾十年來,石綿疾病風暴席捲全球,但在台灣,絕大多數人對相關疾病卻是毫無概念。石綿所造成的工業及環境污染,穿越時代、跨越區域,持續威脅著勞工與民眾的健康。本書分析國內外經驗,從石綿疾病的出現,追溯到工業發展,看見政治角力,將犧牲人民的健康視為經濟發展的「必要之惡」。當其他國家開始反省過去「罪行」並試圖提出補救之道時,台灣呢?

本書透過訪談罹病勞工,從他們身上看到國家的放任與政策的缺席,使得結構性的職業傷病問題轉而成為個人疾病問題。面對工業發展史上規模龐大的職業病風暴,作者除了指出制度的缺失,亦提出改革建議,作為後續行動的方向。

致命粉塵
Photo Credit: 社團法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