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公義抗爭明知會輸,但良知會勝利」護民主槓中共,黎智英啥米攏嘸驚

「為公義抗爭明知會輸,但良知會勝利」護民主槓中共,黎智英啥米攏嘸驚
Photo Credit: 財訊雙週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黎智英的媒體經營術帶給台灣極大的衝擊,但最近看到他勇於挑戰中共政權、大力捐輸民主運動,不少人卻也被他追求自由的熱情與意志感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曾嬿卿

最近鮮少在台灣媒體曝光的黎智英,因為被香港廉政公署搜索而成為新聞人物。向來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他,再度與中共槓上。他在台一手創辦壹傳媒近來沉寂不少,甚至傳出易手的可能性。被打壓的黎智英究竟有什麼打算?

「當年我穿一條褲子來香港,什麼都沒有,我的一切都是香港給我的,我欠香港的!」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這樣對朋友述說,何以他對香港的民主運動這般執著。「香港民主是他這一生的崇高使命,是用生命投入的,目前對動畫事業,則是專業上投入的。」一位壹傳媒的主管觀察他的老闆現在最專注的兩件事,一個是對信仰的追求與堅持,一個是對事業趨勢的押注。

力挺民主的大聲公
寧可坐牢,也要佔中!

「為公義抗爭,雖然明知會輸,但良知會勝利。」8月28日,黎智英在香港的住所被香港廉政公署搜索調查,表面上是追查政治獻金有無涉及非法,實則針對黎涉入極深的「特首普選」與「佔領中環」兩案,警告恫嚇意味十足;黎智英在事後接受電台訪問時,說他決心上街遊行參加佔中,對於坐牢有了心理準備。

頂著大平頭、身著吊嘎褲,圓敦敦的身軀與被咬了一口的蘋果,總在人們腦海中連結在一起。人稱「肥佬黎」的黎智英,13年來在台灣媒體界掀起翻天覆地的改變,偷窺、情色、暴力,赤裸裸攤在眾人眼前,「狗仔文化」讓名人驚心、庶民瞠目、衛道者痛批;然而,隨著黎智英電腦被駭、住處被搜索,在香港捐助泛民主派的資料曝光,「民主鬥士」的光環,卻也奇異地環繞在黎智英的頭上了。

一個是屍體、裸體橫陳版面,讓台灣社會大嘆「乾淨新聞回不去了」的狗仔始作俑者黎智英;一個是為市井小民揭發大人物偽善面目、出一口氣的揭弊英雄黎智英;一個是完全用商業手法辦媒體,看數字、求績效,敢花大錢聘人,也會不留情面砍人的黎智英;一個是大力捐輸香港民主運動,篤信自由民主價值,批判中共毫不手軟的黎智英;一個是辦媒體呈現最底層粗俗人性需求的黎智英,一個是每天讀著既抽象又難懂的英文書的黎智英……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黎智英?

黎智英自承,自己當年在美國紐約做成衣生意,因為認識一位猶太裔的律師,接觸到了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這本書,其後花了10餘年遍讀其著作,奠定了他對自由的熱情,對民主的信仰,也讓他矢志追求香港的民主。

黎智英相信人生而自由,他既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更篤信《聖經》說的,人不只為麵包而活,除麵包外,他活著就是為了追求自由。生意上黎智英有他非常商人非常現實的一面,但對於民主的追求,他冒著被抄家的風險,拿那麼多錢支持民主運動,外人很難理解。但他在政治上敢與權勢者站在對立面,在辦媒體上也如此挑戰權威。誠然,以他12歲偷渡到澳門當成衣童工的背景,如果不力抗傳統、打破窠臼,如何能從身上僅有1元的少年,創造出日後的佐丹奴王國與媒體帝國?

黎智英做事的專注力,最令員工折服,他認為一次專心做好一件事極為重要,因此對那些自認聰明、同時搞東搞西的人,並不信任。他不應酬,認為家庭是最高價值,30多歲的他曾因忙於工作,失去第一段婚姻,他帶著小孩跪求妻子回頭的事蹟,宛如戲劇,從此他便把家人擺第一位。他自認是知識分子多於生意人,酷愛閱讀,參加了讀書俱樂部,平常看到他總是一本英文書在手,永遠在挑戰困難的知識;看好行動裝置,如今他手上拿的已改成電子書了。

挑戰媒體禁忌的獨行俠
當年看好台灣,大舉押注

2000年,民進黨的陳水扁當選總統,大大激勵了黎智英,決心要來台灣辦媒體,他相信有自由民主的地方,就有商機;2001年,他來台辦《壹週刊》、2003年辦《蘋果日報》,帶進他在香港成功的跟蹤、偷窺、爆料「狗仔文化」,自此,這些羶色腥元素,就讓台灣再也「回不去了」。

員工看他,肯定他是個有魅力、有想法的人,對趨勢的掌握尤其獨到;他也有瘋狂的一面,「反映在辦媒體,對體制、對公共價值、對道德標準都勇於突破,他敢挑戰禁忌,離經叛道,不設框框,」員工表示,能認同這種想法的人進入壹傳媒,其實空間無限寬廣,既無廣告上的壓力,也沒有「老闆的好友名單」不能得罪,更無政治立場的限制,當然,情色血腥尺度更是不斷挑戰社會忍受度。

壹傳媒多次被婦女團體、官方機構點名批評,但他仍繼續挑戰禁忌,黎智英之前接受本刊訪問時表示:「對整個社會而言,我們把黑暗的部分暴露出來,怎麼會是壞事?……說壹傳媒做了什麼,我可以接受,但是有一點一定要正視的,就是壹傳媒真的改變了這裡的傳媒風氣、生態,以前你們的傳媒很權威的,目中沒有讀者的,現在可以這樣做嗎?就是因為他們還這樣做,所以給了我們很大的市場呀!」

黎智英總是看到機會。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他更加盛讚台灣的民主制度,他說:「陳水扁這麼爛,但台灣社會卻不亂,政府愈爛,愈看到民主的好處。」他看好台灣將更加開放,原本打算向余家買下《中國時報》,不料被旺旺蔡衍明半路攔截;而原本賭上人生最後一戰而辦的電視台,沒想到卻是他陷入泥淖的開始。

黎智英先是找了金溥聰擔任《壹電視》總裁,被認為是為了確保電視執照能順利通過,以及有利於記者赴大陸採訪,因而找了個最大咖的「門神」,雙方卻在諸如動新聞等經營理念上出現扞格,而分道揚鑣;燒了60億元,卻卡在無法在有線電視系統上架播出,被戲稱每天燒掉一輛賓士車(300萬多元)。

體悟到台灣環境對他不友善,他原本想像三通帶來的開放也沒出現,黯然之餘,黎智英決定賣掉壹傳媒,175億元原本可落袋為安,沒想到殺出蔡衍明是幕後出資者的訊息,終至交易破局。

Photo Credit: 財訊雙週刊

何去何從的壹傳媒?
台灣事業傳出易手消息

黎智英雖然仍會勤於利用手機跟主管討論事情、提意見說想法,但近年卻很少來台灣,以前黎智英坐鎮台灣時,進了公司也是默默走進辦公室,既不跟人寒暄、也不理會他人,逕自坐下看書;這2年,看書的身影更少見了,一方面據說他太太不喜歡陽明山住所,另方面他也對台灣封閉的環境失望。

黎智英認為台灣是個自我封閉的社會,例如學運期間,蘋果挺學運的立場鮮明,不單是年輕市場考量,衝撞體制、勇於表達意見,原本就是蘋果骨子裡的性格,但黎卻對學運的主張不以為然,以他極端自由主義的理念,認為台灣人缺乏挑戰市場開放的勇氣。

去年,《壹電視》終於以14億元出售給年代的練台生,只留下平面媒體,當時黎智英曾表明他不賣平面媒體了;然而,黎智英想賣出台灣壹傳媒的訊息始終沒斷過。對讓他起家、茁壯的香港,黎智英當然有很深的感情,香港蘋果幾已成了僅剩敢對北京開炮的媒體,有人就形容香港的《蘋果日報》宛如台灣的《自由時報》般立場鮮明,黎智英曾對香港的電台說,無論買家出多少錢,他都不賣報刊,除非虧本虧到撐不住才會結束營運;但對台灣,黎智英既無淵源,在商言商,更無人情罣礙。據了解,只要價錢好,黎智英並不排斥出售台灣壹傳媒。

據說最近有台灣的企業集團被詢問有無買壹傳媒的興趣,但由於台灣對黨政軍、金融機構經營媒體有諸多限制,台灣有能力買媒體的大企業,很難不被這些條款卡住,且如今到底還有誰對花大錢辦報刊有興趣,都不無疑問。

看好手機時代
全力投注動畫新聞製作

現階段,對黎智英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把平面媒體轉型到網路,因此他把全副精力放在動畫新聞。他認為,未來最重要的傳播媒體是手機等行動裝置,將帶來超乎想像的變化,甚至改變傳播史。他認為,平面媒體可能不出5年就被淘汰,而電視的前景也堪慮,行動裝置時代來臨,更是影像取代文字的時代,畢竟誰會在手機上看過長的文字?然而,新聞要有畫面卻未必有影片,這便是動畫新聞的重要,技術精良的影像製作, 成了未來新聞決勝關鍵。

動新聞製作由於投資龐大、暫難回收,他索性花了2000萬美元從壹傳媒買回股份,成為他私人事業。

黎智英看到行動媒體的商機與傳統媒體的沒落,是有其理由的,去年(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壹傳媒整體營收約32.7億港元,較前一年度衰退2億港元,其中包括賣出台灣壹電視與動畫公司,香港《爽報》停刊。總結來說,台灣《蘋果日報》獲利約5億新台幣,《爽報》也有盈餘,台灣《壹週刊》今年已開始出現虧損,香港部分則受到廣告下滑一成多拖累;但因為出售賠錢事業止血,壹傳媒總算結束3年虧損,獲利2.48億港元。

值得讓黎智英開心的,是他看好的網路業務有極大的成長,壹傳媒的數碼業務包括新聞電子化、手機遊戲、網路廣告等,目前已有3.64億港元的收益,雖仍虧損1770萬港元,但大幅成長131.7%,獲利之日不遠,尤其這項收入香港占8成5,一旦台灣拉高占比,後勢的確看好。

如果網路能做起來,將會有一套全新的商業模式,這也許是「螞蟻搬象」的機會,可以不必受制於大企業抽廣告的壓力,因此黎智英對報份往下掉並沒有太過憂慮,他唯一希望的是,讓報紙存活久一點,有足夠的財力支撐將接續上來的行動閱讀。去年,香港壹傳媒的網路瀏覽人次已達每日3000萬以上,台灣已有1600萬人次,而這個數字仍以極快速度刷新中。

黎智英是一個商人,一個不斷挑戰昨日之我的商人;他鄙視虛偽、不愛交際,卻熱愛家庭與美食。他擁有財富,享受財富,四處遊覽飽嘗美食,卻常常與積累財富必要的政治正確過不去。黎智英的媒體經營術帶給台灣極大的衝擊,正面有之,負面有之,但最近看到他勇於挑戰中共政權、大力捐輸民主運動,不少人卻也被他追求自由的熱情與意志感動,雖然他不在乎外界喜歡他或討厭他,黎智英對台灣的影響力,卻已超乎想像。

本文獲財訊雙週刊授權刊登,原文選自財訊雙週刊459期
原標題:啥米攏嘸驚 黎智英 護民主槓中共、炒八卦拚是非,他的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