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淡破碎美國夢:「工作貧窮族」的興起和難以翻身的底層兒童

黯淡破碎美國夢:「工作貧窮族」的興起和難以翻身的底層兒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很少有全職工作的勞工陷於貧窮,因美國經濟造就了充裕的中產階級工作機會,而且待遇頗佳與本質上具安全性。不過情況已經改變了。美國的窮人勤奮工作,有的時候做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工作。然而他們與他們的家庭仍然很貧窮。

文:羅伯・萊克(Robert B. Reich)

標準假定是「工作決定價值」——而且認證一個人的個人德行與社會責任——這個假定遭到混淆的原因是,全職工作的人大量增加卻仍然貧窮,同時增加的是一批為數相當少的人,完全不工作但是很富裕。當愈來愈多人全職工作,但賺的錢還不足以養活一家人,以及讓他們脫離貧窮,就很難堅定地相信人們只「值」他們賺的錢這樣的信念;而在所得光譜的另一端,有一群人擁有極多的財富——大部分是繼承來的——他們可以舒適地仰賴財富產生的所得,而不須付出太多努力。

直到最近,貧窮大半限於那些不工作的人——寡婦與兒童、年長者、殘障、重病,以及那些失去工作的人。公共安全網、私人慈善機構就是為了幫助他們而成立。過去很少有全職工作的勞工陷於貧窮,其中原因我曾經提過,因美國經濟造就了充裕的中產階級工作機會,而且待遇頗佳與本質上具安全性。

不過情況已經改變了。有些政客堅信以下的看法,例如,眾院議長博納(John Boehner)在二〇一四年說,窮人有「這種想法」,就是「我真的不必去工作,我真的不想做這個,我想我寧可閒坐著。」但現實是美國的窮人勤奮工作,通常每週超過四十個小時,有的時候做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工作。然而他們與他們的家庭仍然很貧窮。

美國工作貧窮族的成長有幾個原因:首先,底層人口的工資持續下降(經過通膨調整)。到二〇一三年,美國工作貧窮族已經膨脹到四千七百萬人,相當於每七名美國人中就有一名。所有美國勞工中有四分之一的待遇低於聯邦政府界定的貧窮線,也就是全職、全年工作的勞工待遇能養活四口之家的最低收入水平。

即使是在大衰退之後所謂的復甦,低工資的下降趨勢仍然持續。在二〇一〇年到二〇一三年之間,底層五分之一人口的平均所得下降八%,同時他們的平均財富下降二一%。根據樂施會美國分部(Oxfam America)的研究報告指出,在二〇一三年,美國食物銀行與其他食物救濟計畫的四千六百萬名使用者中,一半以上是有工作或是勞工家庭的成員。

值得懷疑的是,除了他們的待遇下降外,換句話說,所有這些勞動人口只「值」那麼少的工資。事實上,這種下降跟他們缺乏經濟與政治權力有很大的關係。執行長在低迷不振的經濟下,尋求利潤的方法是持續降低勞工成本,通常是透過將工作外包、以自動化機器取代,或是強迫勞工接受較低的工資。

這個過程已經迫使許多先前是中產階級的勞工,進入當地的服務業工作,而待遇低於他們過去一度擁有的工作。像是低薪資的零售與速食業,就占大衰退中工作機會損失的二二%。但是他們在衰退結束到二〇一三年之間,產生了新增工作機會中的四四%,上述根據「全國就業法專案」(National Employment Law Project)的研究報告指出。這些產業的雇主傾向惡毒地打擊工會,以及成功地對抗任何建構勞工組織的努力。

與此同時,聯邦最低工資的實質價值已經穩定地遭到通貨膨脹的侵蝕。國會(更準確地說,國會中的共和黨)已經選擇不提高最低工資來彌補這種下降。全國餐館協會與美國零售聯合會,加上支持他們的最大的連鎖速食業與零售業,已經遊說反對任何提高聯邦最低工資的計畫,這無異是允許聯邦最低工資遭到進一步的侵蝕。

到二〇一四年,勞工的實質價值(每小時七.二五美元),低於一九九六年被提高時的水準。當時身為勞工部長,我曾經領導政治對抗來提高最低工資。如果最低工資想要維持其一九六八年的價值,目前應該是每小時十.八六美元。理所當然,二〇一四年的美國經濟規模遠大於當年,生產力也遠高於當年。

儘管如此,有些人主張任何恢復最低工資實質價值的嘗試,將造成雇主開除最低級別的勞工,因為這些勞工不再「值」這個成本。

二〇一四年六月特地為共和黨最大捐獻者召開,地點位在加州達納點(Dana Point)奢華的聖雷吉斯君主海灘休閒飯店(St. Regis Monarch Beach Resort),由兩位科赫(Charles and David Koch)主持的一個討論會中,科赫集團經濟學家芬柯(Richard Fink)公開反對最低工資。「最低工資的最大危險,不是某些人的待遇事實上超過他們附加的價值,」他說。「而是因為最低工資將使五十萬人失去工作。」芬柯警告,這麼一大群幻想破滅與失業的人,將成為「集權主義、法西斯主義,主要的招募成員。」參加討論會的人,大概是在酒酣耳熱之際點頭同意,接著又回到他們桌上享用鵝肝。

這種提高最低工資(或是實質上恢復到一九六八年水準),將導致雇主減少雇用人數的迷思,是一種常見的修辭。完全除去最低工資,並且允許雇主根據員工的「價值」支付員工,將降低或甚至完全消除失業是這種說法的推論。前女性眾議員巴赫曼(Michele Bachmann)曾有一次這樣描述,如果廢除最低工資「我們可能完全消滅失業,因為我們將能在任何(的工資)水準提供工作機會。」理論上巴赫曼是正確的,但是她的論點是不相干的。一個經濟創造大量工資非常低的工作機會,不是什麼豐功偉業。畢竟,過去的奴隸制度就是一種充分就業體系。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