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薪族卒業:專訪收藏家宮津大輔

工薪族卒業:專訪收藏家宮津大輔
Photo Credit:Yosuke Takeda攝/台北日動畫廊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像把錢存進撲滿的孩子,他一心將裝滿零錢的小豬打破,只為了買心儀的糖果。那時候,宮津大輔未曾認為自己是收藏家,他笑著說:「但當我有了一個之後,我就想要在得到另一個,轉眼間23年就過去了。」

我非常高興,如果說,身為「工薪族」的存在,讓普通的人、領著死薪水的人有希望,成為收藏家。

-宮津大輔

「收藏家」根據牛津字典的定義,指的是一個人在專業上,或是作為興趣的,「特定」收藏某些東西,因此並不是擁有很多東西,就能被稱為收藏家。日前,由知名音樂人姚謙監製、徐浩軒執導的紀錄片《一個人的收藏》,部分地勾勒出藝術產業的循環,透過訪問藝術家、收藏家、畫廊、拍賣等,讓大眾得已了解這個充滿神祕色彩的產業;其中一個紀錄對象,即是有工薪族收藏家(Salary Man Collector)之稱的宮津大輔。

宮津大輔這個名字對愛好藝術的台灣觀眾不陌生,台北當代藝術館在2011年時,曾在「癮行者」展覽中,完整展示過宮津大輔的收藏,他為展覽帶來52組各國藝術家,共61件作品,其中不乏如今高知名度的草間彌生奈良美智等藝術家。若稍稍了解這兩位藝術家作品在市場上的價格,就會讓人疑惑,為什麼宮津大輔這樣一位上班族,甫從服務30年的軟體銀行退休的他,如何用固定的薪水,建構起他的收藏世界呢?

Dream_House_outterview
Photo Credit: Yosuke Takeda攝/ ©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 Courtesy of Gallery Koyanagi
法國藝術家多明妮可的作品《Moment Dream House》安設在宮津大輔自宅外牆,讓他的生活真正地「住在藝術裡」。

和藝術一起生活

頭髮向後梳起的宮津先生,俐落地走進台北日動畫廊(訪問所在地),初次見面就給人一股朝氣,當他談起喜歡的藝術家,那充滿愛意的眼神、溫柔的吐露,彷若將藝術收藏視為一生最愛,每件收藏品,都是他和藝術家在交易之外建立的情誼。宮津大輔最著名的收藏之一,莫過於法國藝術家多明妮可.貢札雷斯-佛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的作品《Moment Dream House》,他購入後將之在自宅展示(住宅外牆),讓生活被藝術所環繞。這個理想聽起來浪漫至極,我們不難想像一位上班族所面對的現實,雕塑和繪畫作品所需的擺放空間和成本,並非大多人負擔得起,他靠著日本長期的低利率、長時間的分期還款期限,才得以實現「住在藝術裡」的夢想。

宮津先生的第一件收藏,是草間彌生1953年的小型繪畫作品,他說:「當我唸大學的時候,她是我的偶像,但是我不知道要如何獲得作品,我的家庭,包含我父母,都離收藏非常遠。當時資訊不發達,我甚至不知道掛在美術館牆上的畫是不能購買的,打電話給7個美術館,只有兩個說得出草間合作的畫廊。」

這件作品是在1994年購入,23年前草間彌生的作品並不如現在逼近天價,但對於一個固定薪水的上班族來說可不容易,「我的夏季獎金,再加上冬季獎金,等了一整年才付完錢。」就像把錢存進撲滿的孩子,他一心將裝滿零錢的小豬打破,只為了買心儀的糖果。那時候,宮津大輔未曾認為自己是收藏家,他笑著說:「但當我有了一個之後,我就想要在得到另一個,轉眼間23年就過去了。」

宮津大輔的收藏方針不以投資為目的,已有聲望和地位的藝術家不在他的搜羅雷達中,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年輕的藝術家不好賣,「大的收藏家不會想要,」他說:「我想要證明這些(年輕藝術家的作品)更重要,他們是重要而且完美的。」像是楊福東蔡國強早年的作品都是他的收藏,十多年過去,初出道的年輕藝術家也在當代藝術領域佔有一席之地。除了繪畫之外,他也收藏錄像、裝置等形式的作品,他說:「深怕沒人知道他們作品的影響力,加上我總是在尋找新的東西。」當然宮津先生也承認,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錄像的多版本,比起繪畫的取得成本相對的低。

moca-WuChangJung_MingWong
Photo Credit: ©Wu Chang Jung & Ming Wong. Courtesy of Vitamin Creative Space, Project Fulfill Art Space
宮津大輔所收藏的藝術家不乏亞洲地區的年輕藝術家作品,圖為台北當代藝術當代藝術館「癮行者-宮津大輔收藏展」中,台灣藝術家吳長蓉的作品,以及畫面盡頭新加坡藝術家黃漢明的錄像作品。

除了對新奇的事物感到興趣,與藝術家交往是宮津大輔與一般以投資為目標的收藏家大不相同之處。他表示,許多日本或是國際的年經藝術家,來到東京常常沒有足夠的錢找地方住,他就會邀請他們到家裡來,讓他們有地方歇息,有食物吃。這些扶持藝術家的作法,在藝術家成名之後,自然而然宮津先生就成了展覽開幕的座上賓,他更看重與藝術家的實際交流,「這是很美的,」他說道。

對宮津大輔而言,與藝術家、策展人、畫廊主之間的溝通是他所珍視的,「和藝術家的溝通,比得到藝術作品還來得重要,所以我鼓起勇氣和年輕藝術家對話、跟我的偶像對話,我們可以交換意見,這也是當代藝術中最吸引人的地方,讓我可以了解他們的概念。」身為一位工薪族的收藏家,他的收藏過程就是一種大膽的冒險,他強調能夠收藏藝術品,除了奠基於自己對藝術的熱切愛好,更重要的是:「想要讓大家知道當代藝術是給每一個人的。」

告別工薪族

2017年3月,宮津大輔正式從職員卒業,告別30年的上班族生涯,如今他得已投入所愛的藝術事業,除了繼續收藏之外,也在橫濱美術大學教書,推廣當代藝術。今年夏天,他就和日本老牌畫廊日動畫廊的當代藝術空間,進行首次轉任教職後的合作,客座策劃展覽「我愛你…我並不愛你-一段圍繞藝術的愛之旅」。該展以法國歌手賽日.甘絲柏(Serge Gainsbourg)和珍.柏金(Jane Birkin)的同名對唱曲〈Je t’amie〉為靈感,珍.柏金慵懶、低聲呢喃、氣音式的唱腔,把男女間的情慾糾葛表現得淋漓盡致,就如同藝術收藏家熱情的起伏不定,像是戀愛中的單戀者,想要的作品卻不能如願入手,但又因充滿愛意而不感到怨恨。這些意念正是宮津大輔長年靠著微薄薪水收購藝術品的心情寫照。

20170628_018S
Photo Credit: Kei Okano攝/台北日動畫廊提供
宮津大輔在東京日動畫廊所策劃的展覽現場。

看似從「收藏家」進展為「策展人」的身分參與展覽,宮津大輔卻不認為自己是策展人,只是以收藏家的觀點來策劃展覽。他也批評,近年日本社會對於「策展」一詞有越來越灌水、濫用的情況,他厲色地說:「選擇化妝品也可以是策展人,我對此反對,也對當代如何定義策展人這個身份感到懷疑。」對他來說,策劃展覽的靈感,來自於他平日收藏的過程與經驗,「買到好的作品是最重要的,就跟展覽策展人想要展示好作品的想法是一樣的,雖然目的不同有些矛盾。」

他深知收藏家與策展人有著微妙差異,收藏家展現的是對市場的了解和品味,在策劃展覽時,他仔細研究畫廊的歷史,讓波蘭畫家Moïse Kisling喜多川歌麿荒木經惟的作品放在布簾後,創造隱密和情慾高漲的氛圍;在外部白盒子空間佐以當代藝術;而目前正在進行的展覽「遠行的你」中的泰國藝術家Tawan Wattuya作品也在他的展覽當中,創造出不同的層次,讓大家陷入「愛與不愛」的矛盾裡。展覽對他而言,既是與藝術家、藝術品的關係延展,同時也是與收藏家友伴的交流機會,他興奮地解釋這兩種身分時說:「在開展前夕,我的藏家朋友已經收藏了展覽最主要的作品,我很開心。」

宮津先生爽朗、直接的態度,讓人深感他對藝術的真誠。訪問中他打趣地調侃自己對藝術的專注程度,宮津大輔來過台灣很多次,但卻一次也沒去到淡水、北投等觀光勝地;甚至參加台北藝術博覽會時,也沒機會到訪隔壁的101大樓,上到頂樓鳥瞰城市。關於藝術收藏,他為我們分享道:「如果這是一件很棒的作品,相信你自己,而不是旁人說有多重要、聲望有多好,即使是小小的作品,那也是沒有關係的,只要是你覺得重要。因為10年過後,作品依然帶給你靈感,儘管作品沒有改變,但我們(收藏家們)會逐漸成長、看見改變,相信我。」

展覽資訊

名稱:遠行的你
時間:2017/07/01-09/16
地點:台北日動畫廊(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57號3樓之二)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