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的角色不應是「討讚」

記者的角色不應是「討讚」
HypnoArt,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眾多人人都能投稿的平台出現,其中稿件質素參差之餘,也模糊了讀者的視線,長篇大論的剖析不再引人注目。

最近是醫管局(按:指香港醫管局)和《蘋果日報》結下樑子還是甚麼呢,報導中接二連三地數落公立醫院,就連跟著指引處方抗生素,都可以是醫療失誤。記者媒體的專業,彷彿愈來愈模糊於誇張失實的標題當中。

最近躲在家中翻看舊電影《龍紋身的女孩》,當中男主角Mikael因為試圖揭露瑞典富豪洗黑錢而惹上官非。在旁邊心不在焉陪我看的男友到電影中段突然不解,「男主角為甚麼要查案,他是警察嗎?」可不,他是某份獨立雜誌的記者,只為了公眾知情權而竭力追查真相。此系列原著《Millennium》三部曲的作者原也是記者,更因調查涉及敏感資料,為了保障自己和伴侶的隱私而避免成婚,其一生可說是Mikael的真實版。

筆者一向看新聞,只見香港的記者,鮮有握緊第四權的力量而揭露社會不公,反而大多以標題吸睛,對八卦事深入鑽研,卻甚少發掘新議題。我認為原因有幾個︰

第一,有怎樣的讀者,就有怎樣的報導。搞媒體是一門生意,自然需求決定供應。看到稍長的文章,大拇指輕輕一掃,再打一句too long didn't read,再深入的分析沒有受眾也是徒然。既然大家都只追求Facebook post裏文章選段的搧風點火,或者報導附圖的吸睛文句;花費資源尋根究抵,在商業角度絕不合理。

第二,網媒的興起。從前,就算紙媒有左右紅藍綠之分,它們總算是大家獲取時事資訊之選。當媒體搬到「有圖有真相」掛帥的網路,眾多人人都能投稿的平台出現,其中稿件質素參差之餘,也模糊了讀者的視線。長篇大論的剖析不再引人注目,反之,我們都想在最短時間概覽海量資訊,專注力、attention span都比以往短。

最近看陳曉蕾的一篇訪問(註),裏面一句很得我共鳴「拒絕討讚」。我自己作為網民,當然深知「討讚」的伎倆。但到自己寫文章,卻要儘量避免為了寫出吸睛的soundbite,好讓網媒編輯能節錄於Facebook帖文內(《立場》編輯辛苦您了),而犧牲文章的論證、解析。我想,記者也應該要抱著不為「討讚」的態度撰稿,才能真正為公眾知情權發聲。

香港的記者,終有一天能夠真正做到用筆桿為民請命嗎?

註︰【專訪】珍惜記者 拒絕呃LIKE — 陳曉蕾這樣辦媒體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