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143年的烏坵燈塔,有位「末代燈塔守」為它奉獻42載青春

走過143年的烏坵燈塔,有位「末代燈塔守」為它奉獻42載青春
Photo Credit: 金門縣政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烏坵鄉高、蔡兩家守護烏坵燈塔近130年,其中「末代燈塔守」高金振在1959年到2001年看守燈塔,連同他的父親高瑞翁的45年,父子兩人守護著烏坵燈塔87年。加上祖父高珍和外祖父蔡土球的燈塔歲月,高家與蔡家兩家各三代壯丁,畢生都奉獻給烏坵燈塔。

遠在金門縣烏坵鄉的燈塔,距今已有143年的歷史。烏坵燈塔在1951年停止運作,但始終留在烏坵人的心中,尤其是歷代擔任燈塔守護者的「燈塔守」,對這座燈塔更是有深刻的情感,末代燈塔守高金振在2001年退休後,烏坵燈塔走入歷史。

在高金振之女高丹華等文史工作者的努力下,熄燈66年後的2017年7月23日,烏坵燈塔重新點亮海面,並展開成為國定古蹟的申請之路。

交通部航港局新聞稿,位處戰地幾經烽火淬鍊的烏坵嶼燈塔,7月23日在烏坵守備大隊「雄壯、威武、嚴肅、剛直……」的答數聲中,重新恢復萬丈光芒,在這歷史性的一刻象徵浴火重生,重新照亮台海中的孤島,撼動在地鄉親心中無限悸動。

為慶祝烏坵嶼燈塔復燈,交通部航港局辦理簡單而隆重的儀式,邀請各官員及烏坵文史工作室高丹華女士等蒞臨會場共襄盛舉,並舉辦烏坵嶼燈塔揭牌儀式,在啟動象徵燈塔轉動按鈕,與曾經服役本地前線戰士,一起見證烏坵嶼燈塔復燈啟用。

金門縣政府介紹,烏坵燈塔建於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由正工程師韓得善(David Marr Henderson)規劃設計並與副工程師哈爾定(John Ropinald)監造,為往來福州、廈門之間的船隻導航。

當時建築構材由上海取得,並精準的算出建築的材料及構件量。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佔領烏坵島(1943-1945年),並住於塔內,但燈塔守衛照常點燈,日軍投降前,美軍戰機攻擊日軍船隻及燈塔,燈塔因此受損,塔頂被轟擊,造成燈具損毀及塔身降低,後日軍撤離烏坵時又再度砲擊燈塔。

1945年,英人修復燈塔。

1948年,國共內戰,燈塔再度受損,因燈塔毀損待修理,燈塔駐守員暫離金,至台灣工作,直至燈塔修復後才又下一階段的值勤工作(原為石油燈,此時改為五等電燈)。

1951年,燈塔因戰略需求,停止點燈,但燈塔的油漆及保養仍持續進行。1970年代後,燈塔開始由軍方修建,將原有的石造圍牆以水泥材料加固,並提高高度,並於內沿牆邊興築房舍,將地下坑道連接到燈塔。1975年,軍方借用燈塔,經海關核可後,卸下水晶燈。

2006年,烏坵燈塔變成金門縣的縣定古蹟。

「我們的勳章在燈塔上」,烏坵燈塔國定古蹟之路

(中央社)以烏坵鄉民高丹華等人組成的烏坵文史工作室,去年12月向文化部提報烏坵燈塔指定為國定古蹟。文化部文資局副局長邱建發7月1日率員到烏坵現勘並開會,同行的還有文資局古蹟歷史建物審議會議專案小組成員建築學者劉銓芝和曾逸仁。

高丹華在會中表示,對日抗戰時期,戴笠帶領的東南訓練班部屬曾在烏坵擊潰日軍;現住高雄的當年老兵汪修慎就說「我們的勳章在烏坵燈塔上」。

會中決議,由於烏坵燈塔欠缺完整調查研究資料,為了方便古蹟修復再利用與相關設施列冊建檔,交通部航港局已委託楊仁江建築師事務所提送「烏坵燈塔、彭佳嶼燈塔、目斗嶼燈塔修復再利用利計畫及規劃設計」案,向文資局申請2017年度經費補助,等這項計畫完成後,再召開專案小組會議討論是否指定為國定古蹟,以及指定為國定古蹟的定著土地範圍、古蹟本體範圍、指定理由。

不過,高丹華不滿文資局以楊仁江研究報告來「拉長戰線」;但文資局認為,延後指定國定古蹟並不會減損烏坵燈塔的價值,且比較周延。文資局預估烏坵燈塔調查研究報告年底完成,專案小組最快明年初開會討論指定為國定古蹟案。

MultiMedia_ImageResize_(1)
Photo Credit: 金門縣政府

用生命守護42載,高金振的「燈塔守」人生

一生守護烏坵燈塔的「末代燈塔守」高金振10年前過世,其次子高詠章說,爸爸曾說「燈要好好保管、將來可以使用」。燈塔在7月23日重新發光,高詠章感佩爸爸堅持守護,也更想念他。

烏坵鄉高、蔡兩家守護烏坵燈塔近130年,其中「末代燈塔守」高金振在1959年到2001年看守燈塔,連同他的父親高瑞翁的45年,父子兩人守護著烏坵燈塔87年;加上祖父高珍和外祖父蔡土球的燈塔歲月,高家與蔡家兩家各三代壯丁,畢生都奉獻給烏坵燈塔。

1954年因戰略需求,烏坵燈塔吹起熄燈號;但燈塔的油漆及保養工作持續進行。

高金振的次子高詠章今年48歲,他回憶說,從小學四年級到高中畢業,常跟著爸爸到燈塔工作,在他的印象裡,高金振是個十分盡責的燈塔守;高詠章說,爸爸十分在意自己的工作,深怕有所遺漏,只要一值班就會全身上緊發條,觀察遠方船隻,看風向、潮汐,像幾點幾分什麼方向有船隻等資料,都會完整記錄下來。

烏坵燈塔停燈後,燈具一直放在高詠章舅舅蔡清雲家裡。高詠章說,爸爸常帶著他們幾個兄弟姊妹去保養擦拭燈具,告訴他們,「燈要好好保管,將來可以使用」。高詠章說,燈具一直保持著堪用狀態,後來送回關務署海務處保管後,好像就下落不明了。

如今烏坵燈塔將再次發亮,高詠章佩服父親的高瞻遠矚,覺得很開心,「但也更想念爸爸」。

「小孩子都想到燈塔頂端瞧瞧,但因軍方管制,很難登塔。」高詠章說,他們只有纏著爸爸帶他們上去,他記得第一次上去時,有一點風;「爬到塔頂很緊張,也有一點害怕」。

高詠章說,爸爸會告訴他們慢慢來,抓著他們的褲頭,讓他們上去看一看,然後要他們趕快下來。

其實登塔頂的機會不多,高詠章去過一、兩次,感覺從塔頂往下望,視野非常遼闊。他說,父親會告訴他誰曾拜訪燈塔,而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爸爸提到一名同事的孩子在燈塔附近玩耍時,不小心摔死了,但也有傳說這個小朋友是下船時失足掉到海裡喪生。